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五十九章 醋劲儿很大
  胳膊上瞬间冒出了鸡皮疙瘩,那人该不会是把她当傅殃了吧,眼里闪了闪,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的踩在了对方的脚背上。

  抬眼看到孙珊珊的脸上抽搐了一下,居然忍住了没有叫出来。

  宋九月险险的瞪了一眼傅殃,幸亏自己今天跟着来了,不然他非被别人占便宜不可。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他喜欢宋九月为他吃醋的样子,很可爱,像一只炸毛的猫咪。

  孙珊珊挨了这么一下,脚上总算是老实了,不过眼神却总是把傅殃看着,似乎傅殃就是一块肥肉,而她是饿了几天的狼。

  宋九月有意无意的把傅殃的身体挡在自己的身后,抬眼警告了一下孙珊珊,不过对方算是豁出去了,压根儿没有在意,继续勾引。

  等到饭局结束,宋九月的脸已经黑得跟煤球一样了,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不要脸的女人,当着自己男朋友的面还有人家女朋友的面,就敢明目张胆的勾引。

  “傅少,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  对面男人率先站了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宋九月有些同情他了,明明是一表人才,怎么就偏偏看上了孙珊珊这只花蝴蝶呢。

  直到临走前,她才深深的看了孙珊珊一眼,发现对方的吊带都已经拉到胸前了,里面的性感黑色内衣隐隐可见,牙齿咬了咬,不就是胸大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 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,她见鬼的伸手在孙珊珊的胸前摸了一把,发现手感还不错,应该是真的。

  孙珊珊愣了,对面的男人和高层也愣了,傅殃的脸僵了僵,将宋九月一把捞了过来,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。

  宋九月笑眯眯的看着满脸爆红的孙珊珊,被一个同性这么调戏,应该很难堪吧。

  孙珊珊确实是难堪的,明明在这之前,她恨不得把自己的衣服脱光,可是被宋九月来了这么一下,她只恨自己穿的不够多。

  宋九月这个禽兽……

  亦尚科技的总裁嘴角狠狠地抽了抽,看到一脸笑眯眯的宋九月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不过对方倒是开口了。

  “龚总,你可得好好看着你的女朋友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你带一片青青草原回来。”

  话说得这么明目张胆,不给孙珊珊一点儿的面子,宋九月丝毫不觉得有什么,对方要是有羞耻心的话,就不会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男人了。

  傅殃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,将宋九月拉了过来,一群高层瞬间远离了这里。

  不过盛腾的高层总算是见识到宋小姐的手段了,把老板看得真紧啊,不过看老板的样子,似乎还甘之如饴。

  宋九月和傅殃上了车,她就冷冷的哼了一声,离对方远了一些,静静的靠在另一边,恨不得自己是只壁虎,可以贴在车门上。

  傅殃挑挑眉,这个人是怎么了。

  “宋九月,你怎么了?”

  宋九月扭头看他,发现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,心里更是憋闷的慌,刚刚孙珊珊把衣领拉的那么低,他恐怖都看到了吧。

  “傅殃,你刚刚是不是都看到了?”

  “看到什么?”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起来,刚刚全程他都去关注宋九月吃醋的样子去了,哪里有心里去看别人。

  宋九月的心里闪过一丝火气,这个人竟然还问她看到什么!

  “就是那头奶牛!!!”

  傅殃的嘴角狠狠的一抽,想要捂住宋九月的嘴已经来不及了,前面传来墨一努力憋着的笑声。

  宋九月吼完这句,脸上也红了起来,开始羞羞答答的把傅殃看着,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。

  傅殃的眼角一抽,把人捞了过来,有些无奈的搂进怀里。

  “宋九月,我要是这么容易上钩,跟我有过纠缠的女人恐怕数不清了,可是到现在为止,我的身边不也就你一个么。”

  宋九月低着脑袋想了一会儿,发现还真是这样,脸上的阴沉立马飘散了,撒娇似的扑进了傅殃的怀里。

  “我就是讨厌她那么明目张胆的勾引你,把我当什么了,傅殃,下次这个孙珊珊再来,你别管了,让我去好好收拾她。”

  傅殃看到宋九月的张牙舞爪,突然有些好笑,伸出手掌揉了揉她的脑袋,一如既往的软萌,憋着笑“嗯”了一声,他倒是想知道这个人打算怎样收拾别人。

  现在的宋九月就像一头护食的豺狼,谁要是敢把傅殃这块肥肉叼走,她非得跟对方拼命不可。

  晚上回去的时候,她匆匆的拉着傅殃去了浴室。

  “傅殃,洗洗眼睛吧,今天那女人肯定把你的眼睛辣到了。”

  傅殃稍微一愣,反应过来后,微微弯身看着面前的人,脸上有些笑意,淡淡的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,伸出舌尖暧昧的舔了舔。

  宋九月的脸瞬间就红了……

  “以前怎么没发现,你的醋劲儿这么大。”

  傅殃虽然觉得好笑,但还是听对方的话,用水把眼睛洗了一遍,完了还很认真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现在够了么?老婆大人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头狂跳,努力按捺着自己的嘴角,可是嘴角根本不听她的使唤,缓缓的扬了上去。

  “嗯……勉强。”

  傅殃失笑,把人搂了过来,困在洗手台和他的手臂之间,轻轻的吻着,宋九月抬高脖子,回应对方,直到感觉自己被他放到了洗手台上,心里才惊了惊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傅殃不说话,静静的把人吻着,一只手箍着她的腰,缓缓的拉向了自己。

  “你扬着脖子太累。”

  他抽空说了这么一句,停下,指尖在她的脸上抚了抚,眼里闪过一丝温柔,鼻腔和胸腔,似乎都被她的气息充盈着。

  他喜欢她为他吃醋的样子,很可爱,像是猫咪收敛了利爪,软软的肉垫在他的心头挠了一下,很痒,很让人心动。

  “宋九月,除了你,其他女人在我的眼里都一样,以后别被这些事情弄得不开心,虽然你为我吃醋我很高兴,但是你要知道,我从始至终,身边都只有你,以前是,现在是,以后也是,她们要是来抢我,你赶走就好了,但一定要相信我,除了你,我不会被任何人迷倒的,明白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