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六十章 宋小姐是豺狼
  宋九月的脸上微红,抬手勾住了对方的脖子,很郑重的点点头,眼神认真的看进了他的眼里。

  他的眼里如黑洞一般,紧紧的纠缠着她的视线,整颗心都在狂跳着,似乎要从嗓子眼蹦出来。

  “乖女孩。”

  傅殃揉了揉她脑袋,将人搂进怀里,一双手瞬间不老实了起来,宋九月推了推人,发现对方的手已经快碰到害羞的部位了,懊恼的捶了捶他的肩膀。

  “去……去床上吧……”

  傅殃轻笑一声,把人抱了起来,出了浴室后,放在了床上,低头就吻了上去。

  宋九月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很认真的回应,房间里瞬间就暧昧了起来,像是浓的化不开的糖,甜腻腻的。

  宋九月不知云里雾里,直到一切结束,才感觉这具身体是自己的,心尖发颤,紧接着被人狠狠的搂进了怀里,耳旁是傅殃炽热的呼吸。

  “傅殃?”

  她轻轻的叫了一声,发现对方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她的背上抚着,嘴角弯了弯,马上窝进了他的怀里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温柔,把怀里的人搂得紧了一些,声音还有些沙哑。

  “睡吧,宋九月,你的肩膀疼不疼?”

  他刚刚忘了,她肩膀上的伤还没有脱疤,现在不敢再折腾了。

  “不疼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甜了一下,把他的手拉了过来,张嘴就咬了上去。

  傅殃没有出声,似乎感觉不到疼一样。

  宋九月正想问对方怎么不叫疼,因为她刚刚可是用了一点儿力气,可还没有问出口,就感觉到背上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,再然后是两个,心尖酥麻,浑身一激灵。

  “惩罚。”

  傅殃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这么一句,带着几分醉人的味道,宋九月瞬间安静了,转了个身,把脸贴在了他的胸口处。

  傅殃无奈,只能拉过被子,把两个人都盖了起来,怀里的一团静静的窝着,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。

  他的心里柔软,也睡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本来宋九月这几天的心情是很好的,可是直到看见在盛腾大楼底下出现的孙珊珊,她觉得自己有些忍不了了,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羞耻心?

  孙珊珊能够被评为校花,长相和身材自然是不差的,这个时候又穿了一件红色抹胸的紧身短款上衣,搭配了一条白色短裤,大波浪头发高高的挽了上去,露出修长的脖子,往下是修长白皙的大腿。

  她都不冷的么……

  现在可是已经秋天了啊。

  傅殃从她旁边路过,目不斜视,对方只是搔首弄姿了一会儿,可能也碍于傅殃的身份,没有主动扒上去。

  宋九月满眼戏谑的看着这个人,一次不成来两次,两次不成来三次,果然是不要脸啊,这脸皮都能拿去挡子弹了吧。

  孙珊珊显然没有把宋九月放在眼里,今天好不容易把男朋友支开,自己来这里碰碰运气,没想到傅少连正眼都不给她一个,真是憋屈。

  “孙珊珊,你想男人想疯了吧?”

  宋九月看到对方修长的大腿在风中冷得瑟瑟发抖,抽了抽嘴角,辣眼睛啊,这女人,和她计较真的显得自己太low了,就是一个自信心爆棚的神经病。

  孙珊珊懒得搭理宋九月,等她把傅少勾引过来了,再把这个人赶出去,岂不美哉。

  宋九月看到对方脸上浮现的诡异笑容,脸上一黑,这就是个傻子。

  也不想再管她了,抬脚就进了盛腾大楼,想到什么,嘴角勾了勾,看到一旁拿相机的工作人员,在对方的耳旁轻轻说了几句。

  工作人员立马拿了相机出去,不一会儿,孙珊珊的上半身的照片就落到她的手里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,要是再不阻止这个女人,恐怕以后她会天天出现在盛腾大楼了,那怎么行。

  她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,所以直接去了盛腾的其他几个部门,打印了那种小小的广告,就是街边电线杆上贴着的那种小广告,反正不是什么正经的东西就是了。

  孙珊珊不是缺男人么,她现在就让男人主动上门。

  “宋小姐,这里应该写什么啊。”

  盛腾的员工已经把孙珊珊的照片弄上去了,可是旁边总得打几行字来介绍一下吧。

  宋九月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想到什么,眼睛一亮。

  “寂寞美女等哥哥陪,电话183****5214。”

  员工的手抖了抖,有些怀疑人生的看了宋九月一眼,这宋小姐该不会是傻子吧。

  宋九月眉头蹙了蹙,难道这个标题不够吸引人?蹙眉又开始想了起来。

  “难道写家里老公不行,重金求子?”

  员工手上又抖了抖,将“重金求子”几个字印了上去,打印出来后,宋九月很满意的看着几大叠小广告,粗粗一看就有几千张,嘴角勾了勾。

  晚上月黑风高,正是干坏事的最好时机。

  她直接让人把东西贴到了城市的每个电线杆上,甚至是招聘的墙上,反正哪里人多去哪里,争取去人民最需要的地方。

  几个人忙活了大半夜,总算是把那些小广告贴出去了,凑在一起默默抽烟,看着天空感叹了一句。

  “以后惹谁都不要惹宋小姐啊,太损了,有些心疼老板,是不是在家天天被压迫啊。”

  “山下的女人是老虎,宋小姐是豺狼。”

  几人感叹完人生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了。

  而他们嘴中压迫老板的宋小姐,此时正被他们的老板压在身下,泪眼朦胧的求饶。

  这叫什么,一物降一物,如果宋九月已经进化成豺狼了,那么傅殃就是猎人,管你豺狼老虎的,反正被他抓住了,就得狠狠的吃下去。

  宋九月求饶了半天没用,只能嘤嘤嘤的咬着唇瓣,手上的的粉粉拳一直砸向傅殃。

  “别动。”

  傅殃捏住她的手,声音沙哑着说了这么一句,放在嘴边亲了亲,眼里温柔。

  “快好了。”

  宋九月再也不相信这个人了,因为两个小时以前,他也是这么说的,挣扎着想要爬下床,可是她那点儿力气在傅殃的眼里,就跟痒痒挠一样,没有丝毫威慑可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