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六十二章 谁让你穿这玩意儿的
  因为四周的豪车都可怜吧啦的蜷缩在角落,而那辆破自行车以大佬的姿态屹立在中间,骄傲的扬着头,不停地散发着强大的气场。

  宋九月直到去了顶楼,腿还在发抖,昨晚被傅殃翻来覆去的折腾,今天又狂蹬那么久的自行车,现在小腿肌肉一直在发抖。

  看到旁边悠然飘过的某只禽兽,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炸了般,伸出颤抖的手揪住了对方的衣袖。

  傅殃这才扭头看到颤颤巍巍扶着腿的人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然而脸上却一派坦然。

  “今早没有迟到,不扣你工资了。”

  我不想说这个……

  宋九月觉得自己再被这只禽兽折腾下去,一定会被榨干的。

  可是这种事情怎么开口,只能咬咬牙,直起身子,跟在了他的后面。

  坐在座位上时,她只想睡觉,所以直接趴到桌上,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  直到内线的声音响起,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一接听,果然是傅殃那只禽兽的声音,不过很温柔。

  “进来睡。”

  淡淡的三个字儿,宋九月一下子就醒了,难道刚刚傅殃出来过,不然怎么知道她在睡觉。

  她忘了傅殃装的那块黑色玻璃,连她每天玩了几次手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  起身走了进去,这个时候也不想跟对方客气了,毕竟他的办公室里,可是有一张超大的床,非常舒服,光是想想,她就已经有睡意了。

  所以直接飘了进去,也没有看坐在椅子上的傅殃,飘啊飘的,去了休息室,舒服的一躺,睡了过去。

  傅殃听到对方舒服的叹息声,眉头皱了皱,起身进了休息室,发现她连衣服都没有脱,鞋也是,完全是吊着半截腿在外面。

  叹了口气,看来昨晚自己真的太禽兽了,不然她也不会这么累,走过去蹲身,将她的鞋脱下,把房间里的温度调高了一些,才给她脱衣服。

  宋九月很配合,外套脱了后,直接一滚,滚进了里面的被窝里,连眼睛都没有睁一下。

  傅殃看到她这么舒服,发现自己也有了些睡意,将外套一脱,也躺了上去,什么工作不工作的,早就忘了。

  把人往怀里一搂,对方很自觉的在他的怀里寻了一个舒服的位置。

  傅殃搂着她睡了一个小时,突然想起待会儿还有一个会,马上轻手轻脚的起床,把被子给她好好盖上,然后自己将外套穿好,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,总算是清醒了一些。

  看来瞌睡是会传染的,宋九月果然是只猪……

  十分钟左右,高层们就收到消息,陆陆续续的来了总裁办公室,仔细的将最近的公司业绩报告给老板,然后乖巧的等着对方的训斥。

  这次的业绩明显比上个月少了一个百分点,因为张浩的离职,那个位置暂时没有补上,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提拔谁,毕竟职位较高,只能先观察一阵,不敢随便提拔人。

  但是出乎意外的,今天的老板似乎心情很好,时不时的“嗯”一声,表示自己听到了,然后就是高深莫测的坐在椅子上,似乎在思考人类起源的大事儿。

  比如宋小姐今天有没有乖乖吃饭,有没有好好休息……

  众人正八卦的起劲儿,瞥到一旁的休息室走出来一个人影,不是宋小姐又是谁。

  宋九月没有想到傅殃会在这里开会,所以出来的时候,连外套都没有穿,有些懵逼的看着各位高层,各位高层也有些懵逼的看着只穿了一件露脐短衣出来的人……

  “通通给我闭上眼睛!!”

  阴森森的一句话传来,高层们吓得脸上发抖,虎躯一震,乖乖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难怪啊,刚刚还说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在外面见到宋小姐,原来是躲老板的床上去了……

  耳旁只听到老板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
  “宋九月!!你个该死的!谁让你穿这玩意儿出来的!!”

  宋九月经他一提醒,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,短裤,露脐和露胳膊的上衣,嗯,和那天孙珊珊穿的没有区别。

  她记得自己没有脱衣服啊,真奇怪,怎么一觉醒来,衣服就不翼而飞了。

  还没有回答,就被傅殃一把捞了过去,接着天旋地转,被扔回了床上,看到脸上阴沉的傅殃,吞了吞口水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脱的衣服,傅殃,这真不是我的错。”

  傅殃的眉头皱得死紧,觉得自己早晚被这个女人气死不可,将一旁的外套丢给了对方,平息着心中的怒火。

  宋九月立马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,起身后,特意在傅殃的面前转了一圈儿。

  “这下可以了吧。”

  傅本来满肚子的火气,在看到对方这个样子后,差点儿失笑,将人抱进了怀里。

  “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,打不得,骂不得,还必须把你给捧着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,手缓缓的搂住了他的腰,闻到他身上清爽的味道,心里瞬间软了下去。

  两个人在这里柔情蜜意着,可把外面的一群高层给急坏了,这会到底还开不开啊……

  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又没人敢进去催,只能闭紧嘴巴,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休息室的方向。

  不一会儿,他们家老板总算是出来了,脸上也阴转晴了,坐在椅子上,意味深长的把他们看着。

  众人心里都有些虚,刚刚确实看到宋小姐穿那种衣服出来了,可是平心而论,那样的装束也没有什么吧,现在大街上的很多小姑娘,不都是那样穿的么。

  “老板……我们刚刚什么也没看见……”

  “对啊,老板,刚刚我们都瞎了……”

  高层们心虚的低头说道,不说还好,这么一说,傅殃心里好不容易熄灭的怒火又蹭蹭蹭的冒了上来。

  “滚出去。”

  淡淡的三个字儿,高层们如蒙大赦一般,纷纷起身。

  “是是是,这就滚,这就滚……”

  原谅他们吧,什么尊严,反正早就不要了,只要老板开心了,整个盛腾都开心,老板要是郁闷了,大家都跟着过苦日子。

  所以一定不能惹对方发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