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野心如豺狼
  宋九月想要推拒已经来不及,有些生无可恋的被人吃干抹净,完了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,嘴角抽了抽,有些幽幽的叹了一口气。

  信谁也别信男人那张破嘴。

  “你要是再叹一下气,我们还能再折腾两次。”

  黑暗中,传来傅殃这么悠然的话,带了点点儿威胁的意味。

  宋九月吓得一个激灵,马上窝进了对方的怀里,装死不说话。

  傅殃发出一声轻笑,将人搂的紧了一些,美滋滋的睡了过去。

  直到第二天醒来,网上依旧是盛家私生子的事情,本来该是丑闻的东西,但是现在盛家老爷子如此高调的把对方接进屋,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  这时的方艾,已经醒过来了,看到白茫茫的天花板,以为自己到了阴曹地府,淡淡的扯了一下嘴角,打算闭上眼睛继续睡过去。

  “醒了就别睡了。”

  旁边传来这么一个冷淡的声音,她扭头,看到一脸阴沉坐在床头的人,眉头皱了皱,这是谁?她的脑海里似乎并没有这个人的印象。

  喉咙很干,自己挣扎着起床,拿过一旁的杯子喝了起来,一杯水下肚后,觉得嗓子好受了一些,这才看向了一旁的人。

  他救了自己?

  “嗯。”

  似乎是看穿了她的想法,盛珏淡淡的说了一声,眼神有些深邃的看着这个人,这是能让盛家那座千里之堤毁于一旦的小蚂蚁,一定不能让她出什么事。

  方艾经历了这么一出,已经变得聪明了起来,淡淡的扯了扯嘴角,这个男人看着与盛少爷长的有七八分像,不会是盛家的什么亲戚吧。

  盛家现在成了她最厌恶的家族,里面的人,还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。

  “把身体养好,然后我们再一起对付盛家。”

  男人说了这么一句话,眼神里闪着奇异的光。

  方艾没有想到这个人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嘴唇抿了抿,什么叫对付盛家,难道这个人不是盛家人么。

  “盛家是我的,我要把它夺回来,盛家的少爷只有一个。”

  方艾不是傻子,联想到这张和盛少爷相像的脸,立马惊呼了起来,这个人是……盛家的私生子?

  那种豪门大家,最怕的不就是什么私生子的传闻么,为什么这个人看着,过得还挺好的。

  盛珏起身,拉开了房间里的窗帘,外面的阳光洒进来,斑驳了一地。

  方艾总算觉得自己心里的阴霾散了一些,抬头冷静的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你既然救了我,肯定是有条件的,说吧,你想让我干什么?”

  盛珏的眼里深了深,这次被盛老爷子带回去,亲自承认了身份,但是在外界看来,他依旧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,和那些阔家子弟,还是有区别的,只有把盛家的大权捏在自己的手中,那群人才不敢置喙半句。

  对方沉默,方艾愣了愣,正想开口说点儿什么,这个男人却说话了。

  “你跟在盛阑珊的身边那么久,应该熟悉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吧。”

  这倒是,方艾点点头,她帮着盛阑珊做了那么多事情,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,既然这个男人要对付盛家,她帮一把又怎么样。

  “我不仅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,还知道她做了什么事,盛家上上下下都把她捧着,就连老爷子也喜欢的不得了,你要是想对付盛家,她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,你可以先抓住她的把柄,威胁她,这样盛阑珊一定不敢反抗,她最在乎的,就是她的名声了。”

  方艾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,脸上莫名的有些兴奋,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,结果被盛家的死对头给救了,都是报应!

  盛阑珊,你死定了!

  盛珏的眉头蹙了起来,虽然不排除这个人公报私仇,但是她说的确实是一个好办法,嘴角勾了勾,招呼了旁边的人,在对方的耳朵旁边低语了几句。

  方艾的拳头一直紧紧的捏着,怎么说呢,一种兴奋,想要看到盛阑珊被踩在脚下的兴奋,眼里闪了闪,抬眼就对上了那个男人的眼神,身体瑟缩了一下。

  “你好好休息。”

  盛珏说完这句,拿过一旁的外套出了医院,上了医院楼下停着的车,整个人都很阴沉。

  “盛家老爷子让你今晚回去吃个饭。”

  前面司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,语气里有些担忧,老爷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,丝毫没有豪门大家的风范,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。

  盛珏却不害怕这个,在他看来,盛家早晚会落到他的手上,那老头也蹦哒不了多久。

  还有洛城的其他家族,他都会一一击垮,特别是傅家,他曾经见过傅殃一面,如高岭之花,步步生莲,身上的矜贵越发的让他自行惭秽。

  他是盛家的私生子,肮脏如蛆虫,只能在阴暗的地方苟且偷生着,可傅殃那样高贵的少爷,从小就含着金汤匙出生,不知道落魄为何物,也不知道被人用厌恶的眼光盯着是什么感觉。

  凭什么他们注定高贵,而自己卑贱如泥,早晚有一天,他会把那些阔家子弟,一个个的都踩在脚下,让他们动弹不得。

  想到这里,嘴角勾了勾,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把盛家的大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那个一直叫嚣着的老不死的东西,改天就让他下地狱。

  这么一想,心情好了一些,让司机把车往盛家老宅开去。

  洛城来了这么一个人物,傅殃不可能不知道,只不过盛琅都不在乎对方,他又干嘛要去管盛家怎么样,他现在只想哄着宋九月给他生孩子。

  可宋九月在这方面可以用坚强不屈来形容了,最后直接下了死令,再提生孩子的事情,就去睡沙发。

  被这么一威胁,傅殃总算是消停了,最近也没什么事儿,又加上宋九月肩膀上的伤刚好,他上一次不是允诺了她买口红的事吗,所以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  “快吃,吃了去给你买口红。”

  宋九月眼睛一亮,买口红似乎是男朋友的职责所在啊,不过放到傅殃的身上,她怎么觉得好笑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