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七十章 傅雪雅出事了
  盛阑珊在旁边真的快吐了,这个人太虚伪了,刚刚的眼神明明那么恐怖,现在来装什么大方,不过她也懒得说话,以后这个家少来就是了,反正她在外面有房子。

  过了一会儿,她看到管家在向她点头,应该是事情办好了,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家,拿着那个黑漆盒上车,脑海里开始思索起来。

  宋九月要把那个东西送给傅雪雅,自己只要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调换一下,事情应该变得很有趣儿吧。

  ……

  宋九月没有想到,自己只不过想送给傅雪雅一支口红,竟然能引来那么多的事情。

  回去的时候,她直接给傅雪雅打了个电话,本来是想让人给对方送过去的,不过傅雪雅显然很高兴,催促宋九月出去,她要亲自来拿。

  宋九月无奈,只能约在一个咖啡厅,自己则重新换上外套,打算去送口红。

  傅雪雅确实是很高兴的,不是因为价格,毕竟那样的价格在她看来不算什么,主要是宋九月第一次送给她东西,是不是代表,她还是挺喜欢自己的?

  以前宋九月来傅家的时候,她对她可没有好脸色,还以为那个人会记仇呢。

  这么一想,更加觉得哥的眼光好,找了这么一个女人。

  连忙换了衣服就出去了,不过她刚出门,一辆车就悄悄的跟在了她的后面,车上是一个陌生男人,视线紧紧的盯着傅雪雅。

  去了咖啡厅后,傅雪雅四处看了看,发现宋九月已经到了,眼里有些惊喜,但又怕对方笑话自己,只能暗暗的把惊喜压了下去。

  宋九月看到傅雪雅,招招手,其实她心里一点儿都不讨厌这个女孩子,相反还挺喜欢的,她虽然娇纵,但是有原则有底线,也有一颗很柔软的心。

  “嫂……宋九月,你怎么想起给我送礼物了?哼,别以为收买我,我就会在哥哥面前为你说话。”

  尽管心里已经乐开了花,但是女人嘛,总得矫情两句,不是说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么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拿过黑漆盒,放到了对方的面前,嘴角弯了弯。

  “傅殃那里,不需要你给我说好话,拿着吧。”

  傅雪雅一愣,想再推脱几句,但宋九月要是当了真,那可咋整,只能说着。

  “这怎么好意思呢。”

  一边却是伸出了手,扭扭捏捏的把黑漆盒拿了过来,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。

  宋九月的眼角抽了抽,看到傅雪雅脸上浮现的惊喜,叹了口气,这真是她见过最口是心非的女人。

  反正这次就是来送口红的,没事了,也就得走了,低头看到傅殃发来的短信,眼里温柔,起身。

  “我得走了,你哥哥在催我回家。”

  傅雪雅拿着黑漆盒的手顿了顿,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宋九月这是在赤裸裸的炫耀,虽然有哥哥那样的男人确实值得炫耀,但也不用这样,伤害她一只单身狗吧。

  但回神的时候,宋九月已经不见了,嘴角抽了抽,在原地坐了一会儿,将咖啡喝完,这才起身,打算回家,那黑漆盒已经被她放进了小包里。

  只是刚出店门,迎面就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,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抢过她的包就跑了。

  “抓小偷!!!”

  傅雪雅叫了一声,有些气愤的脱下高跟鞋,狠狠的砸向了在前面跑着的人,里面有宋九月刚送她的口红,怎么能这样被人抢去,她都还没用过呢。

  高跟鞋砸的很准,直直的砸向了男人的后脑勺,男人吃痛的停了下来,捂着脑袋。

  这时周围的人已经反应过来了,将小偷围了起来。

  傅雪雅的鞋已经丢了出去,这个时候光着脚走到了人群里,看到里面被围着的小偷,松了口气,拿过了自己的小包。

  打开一看,里面的东西没有少,就连那个黑漆盒都还在,也不打算追究,反正东西已经找回来了。

  但是警察已经赶过来了,马上将小偷抓了起来,押回了警察局,因为东西已经找回了,对方又是第一次作案,拘留了几天,也就放了。

  被当做小偷的男人嘴角勾了勾,来到上一次被抓住的地方,那里有一个垃圾桶,在垃圾桶的底部,他摸出了那个黑漆盒。

  至于傅雪雅带回去的,自然是那支加了料的东西,效果如何,以后就会知道了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自己送支口红还能出事儿,最近她还在想着,盛阑珊和夏冰,到底该先对付哪一个。

  夏冰心机太深,没有绝对的把握,不能轻易出手,所以最后她还是把目标定在了盛阑珊的身上,先对付这个,积累经验,然后再去会会夏冰,毕竟大boss都是要最后收拾的。

  不过不管对付谁,都需要一个契机,她还没等来这个契机,傅殃就被傅家召了回去,好像还挺急。

  傅殃也是去了老宅后,才发现他这个妹妹竟然变得这么憔悴,眼睑上大大的黑眼圈,嘴唇干裂,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儿。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傅雪雅正抱着头,最近疯狂的迷上了宋九月送给她的口红,可是现在,那支口红已经满足不了她了,她还想要更多,可是要什么,她根本不知道,只觉得身体里面很空虚,空虚的想哭。

  “哥,我也知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我想要一种吃了能让人很舒服的东西,可是爷爷说他没有,家里也没有,哥,我要崩溃了。”

  傅雪雅的声音带着哭腔,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变成这样,害怕,恐惧,好像整个身体都陷入了沼泽里面,下面张开的黑色巨口正在疯狂的吞噬着她。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皱,雪雅这样的表现,怎么和那些瘾君子一样,心里一个咯噔,马上唤了医生过来给对方检查。

  得出的结果让所有人吃惊,傅雪雅吸毒,并且还是海洛因,老爷子当场就发了火。

  “雪雅!!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!到底是怎么回事!!”

  傅家这样的家庭,对吸毒是零容忍,老一辈曾和毒枭抗争过,他们的子孙后代,怎么能吸毒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