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七十一章 佣人告状
  傅雪雅的脑袋里缥缈恍惚,眼前已经开始出现幻觉,但是吸毒那两个字,还是狠狠的敲在了她的心上,她猛然惊醒,脸色苍白。

  吸毒……

  她怎么可能吸毒……

  “爷爷,我怎么可能吸毒,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。”

  傅将生还是挺了解自己的孙女的,知道她不会去干那种事情,但是吸毒有多么恐怖,他可是知道的。

  傅家处在洛城的顶端,盯上他们的人自然很多,暗中的敌人不知道藏了多少,所以无论做什么,都要时刻小心。

  雪雅不可能主动去吸毒,毕竟傅家的祖训摆在那里,那一定是别人让她染上毒瘾了。

  毒品是魔鬼,沾染了就会缠绕一辈子,心性不坚定的人,只会越来越沉沦。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有些不安。

  “雪雅,想想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东西,或者仔细想一下,这种糟糕的感觉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。”

  傅将生又开了口,脸上一直隐忍着暴怒,到底是谁在害他的孙女,要是被他查出来,一定不会放过对方。

  傅雪雅的眉头皱了皱,双手使劲儿的抱着脑袋,接触过什么东西,似乎并没有,至于出现这种感觉,是在口红出现以后,这种感觉便悄悄的出现了。

  可宋九月不可能害她,她相信她,当初在酒店的时候,还是宋九月赶来救的她,要是她恨自己的话,只要晚去酒店一些,她就会被那禽兽强了,毕竟当时那男人的裤子都脱了。

  她还记得自己的惶恐和害怕,是宋九月把她从黑暗中拉出来的,爷爷本来就对她印象不好,要是自己再把这个事情抖出去,恐怕情况会更加糟糕吧。

  看了自家哥哥一眼,欲言又止。

  “爷爷,我现在精神很不好,不过你不用担心,只要我不再接触那个东西就好了,我知道毒品的可怕之处,不会去沾的,估计也才沾染几天吧,我在家里关一阵子就好了,现在头有些疼,我上楼去睡一觉。”

  说着,她看向了傅殃。

  傅殃眉头一皱,这个妹妹显然是有话对他说的,但是现在他还不能动,不然爷爷一定会发现什么。

  傅雪雅上楼后,傅将生的脸一下就严肃了起来。

  “小殃,这次别人能伤害雪雅,下一次就能伤害傅家的其他人,一定要把人揪出来,绝对不能放过对方。”

  “爷爷,你放心吧,雪雅的事情交给我就是了。”

  傅将生点点头,这两个孙子还是挺让他放心的,叹了口气,一定不能让雪雅再继续沾染那个东西了,不然想要停止就麻烦了,毒品这东西,并没有戒掉这个说法,只有中断。

  傅殃找了个借口上楼,敲了敲傅雪雅的房间,对方悄悄的开了一个缝儿,看到是他后,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雪雅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  傅殃知道,这个妹妹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他暗示,肯定是知道一些东西。

  傅雪雅转身从化妆台上拿来那支口红,眉头蹙了起来。

  “哥,我不舒服的感觉就是从用了这支口红后开始的,而这支口红是宋九月送给我的,你应该也清楚,宋九月她不可能害我,所以是有人要挑拨她和傅家之间的关系,爷爷本来就已经对她不满了,要是这个事情爆出来,你们之间恐怕更加坎坷。”

  傅雪雅将口红交到了傅殃的手上,眼里都是信任,这次要不是发现的快,且没有毒品来源,恐怕她早已经成为瘾君子了,怎么有脸面对傅家的列祖列宗。

  傅殃的眼里深了深,想过很多种可能,但万万没有想到那东西竟然是藏在口红里。

  口红是他和宋九月一起买的,自然知道那个人当时是抱了怎样的心思。

  将口红放进了自己的裤兜里,脸上阴沉。

  “这件事不要告诉爷爷,你既然相信宋九月,就该知道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心,我会好好调查。”

  傅雪雅对自己的两个哥哥有种莫名的崇拜,看到对方这么承诺,眼里亮了亮。

  “哥,你妹妹这次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你一定要为我讨回公道,抓出幕后黑手,将对方狠狠的打一顿,再暴晒鞭尸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,刚想再说点儿什么,房间门却一下子被人推开,傅老爷子就那样出现在门口,脸上有着暴怒。

  旁边是垂着头的佣人,双手紧紧的绞着袖子。

  傅殃的瞳孔一缩,知道事情恐怕是瞒不住了。

  “好啊你们两个,现在知道合起伙来骗我了,假如不是她来通知我,恐怕今天就要被你们糊弄过去了!管家!去把宋九月给我找来!今天我要好好审问她!”

  傅将生气的脸上发红,一想到自己的孙子孙女为了一个外人隐瞒自己,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儿,那个宋九月,收买人心的本事倒是挺强的,还真是没有想到啊。

  他说完这句,气冲冲的转身下楼,女佣人低着头跟在他的旁边,现在要是待在少爷和小姐的旁边,她估计会被两个人撕了吃吧。

  傅雪雅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担忧的看了傅殃一眼。

  傅殃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一副哥哥对付妹妹的样子,语气也温柔了一些。

  “你已经做的很好了,不干你的事,下一次遇到这种事情,始终记得,宋九月是你的嫂子,不会伤害你的,我也没有想到有人会在外面偷听,还去告诉了爷爷。”

  傅雪雅“嗯”了一声,心里还是挺不是滋味儿的,那个女佣人,看来得趁着爷爷不在,把她赶走了,那种势力小人,留在家干什么。

  傅殃和傅雪雅一起下了楼,管家已经去接宋九月了。

  傅将生的脸上隐忍着暴怒,看到傅殃,一个茶杯就摔在了他的脚边。

  “宋九月害我那次,你说她是无辜的,现在她又把手伸向了雪雅,你还觉得她是无辜的吗?!这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无辜,小殃,你要是再帮着她,别怪我不念情分!还有你,雪雅,别被你哥洗脑了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