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以后这个家你做主
  不一会汽车就在别墅门前停下,三下车后,进了的客厅,在沙发上缓缓的坐了下来。

  傅雪雅掩藏了脸上的激动,拿过茶几上的水果咬了一口,视线看向了宋九月,不知道这个人想问自己什么,只能先沉默。

  宋九月的脑海里一直都在思考,这件事儿到底是谁在背后推动,而且对方知道她送了傅雪雅口红。

  秋姨看到三个人进来,去厨房泡了茶水,这个时候已经端了上来,在每人面前都放了一杯,然后安静退下了。

  傅殃不说话,他想知道宋九月要怎样处理这件事情。

  宋九月心里其实挺憋屈的,你不去找麻烦,麻烦找上你,看来暗中盯上她的人还是挺多的,叹了口气,视线看向了傅雪雅。

  “雪雅,你仔细回忆一下,口红有可能在什么地方被别人调包,我记得那天在咖啡厅里和你见过面以后,你应该就回去了,为什么会被别人调包呢?”

  傅雪雅听到宋九月提到咖啡厅这三个字,眉头皱了皱,那天将口红带回家以后,她就再也没有拿出来过,如果真的要被调包的话,只有那个小偷了。

  因为口红从始至终离开她身边的机会,就只有是被小偷拿走的那一会儿,但是小偷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?还是说小偷是被别人收买了,故意偷她的东西转移视线,然后悄悄的把调包的口红放了进去。

  想到这里,傅雪雅的心里似乎一下就明朗了,眼里有些阴沉,她不允许别人这样来对付她。

  从小在傅家,她就没有受过什么委屈,现在不知不觉的居然染上毒瘾,心里真是憋屈的慌。

  不过幸好发现的及时,并不是很严重,只要在家待一段时间,不出去,不再接触那个东西,应该就没事儿了。

  “那天我从你手中拿过口红以后,刚出咖啡厅,就被一个小偷抢走了包,如果口红真的要被人调包的话,只有在在那个时候,因为除了那个时间,口红都在我的身上,甚至是在傅家老宅,没有人能够进去调包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看到对方说的这么信誓旦旦,心里马上有了计较。

  但是现在天已经很黑了,再去调查不可能,只有等到明天到来。

  把傅雪雅安排在了楼上的客房,一直不说话的傅殃直接把她拉进了卧室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一直这么相信自己,很想问对方,但是他相信自己不正说明了他爱自己吗?嘴角勾了勾,奖励般的在傅殃的脸上亲了一下,心里有些甜蜜。

  “你这么相信我,就不怕我出手对付傅家人吗?傅殃,我真不明白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,似乎从一开始你就对我这么好了,我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宇宙啊。”

  傅殃将人一把抱了过来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眼里有些温柔。

  “看在我这么相信你的份上,今晚有没有什么奖励?比如早点生个孩子什么的。”

  又来了……

  最近傅殃可能是被盛琅给刺激到了,一直念叨着孩子的事情,看老爷子的意思,虽然态度有些松动,但还没有到承认她的地步。

  宋九月其实有些懂老爷子的意思,老爷子觉得她配不上傅殃,毕竟傅殃这么优秀,而洛城其他大家族的小姐也同样优秀,她一个小地方来的人凭什么站在傅殃的身边。

  老爷子把今晚的事情交给她去调查,何尝不是给了她一个机会,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,她有预感,只要这件事能够圆满解决,老爷子一定不会再插手她和傅殃的事儿,当然也不会同意她进入傅家,除非后来她能够成长到一定的地步,得到老爷子的青睐。

  现在她有些相信了,老爷子做的一切,真的是为了傅殃好,如果傅殃的身边是一个懦弱无能的女人,那么以后要面对的危险会更大,这个女人会成为他的软肋,会处处的威胁到他的生命。

  如果说以前她对老爷子还有一点怨气,那么到了这个时候,所有的怨气都已经消散了,换个角度思考,如果她是老爷子,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同意他和傅殃的事情。

  有些感叹的窝进了傅殃的怀里,双手搂住他的腰,状似承诺一般,缓缓的开口。

  “傅殃,你放心,我一定会成长起来的,我会让傅爷爷知道,我才是最适合站在你身边的人,什么夏冰,什么盛阑珊,都是浮云,她们都只是你人生中的过客,而我才是陪你走到最后的人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,他很喜欢宋九月的这份自信,像是一块被灰尘掩盖了的珍珠,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散发它的光芒,很耀眼,很吸引人。

  他庆幸自己是最先发现这颗珍珠的人,比其他的人都多了一丝机会,陪在她的身边,将人搂得紧了一些。

  “我相信你,宋九月,我一直都相信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软的一塌糊涂,从来没有想象过,自己的人生中真的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人,他改变你的想法,成为你的意外,像个骑士一般,守护着她。

  傅殃低头看到这个女人的眼眶又红了,眼角抽了抽,在他的面前,她似乎依旧是那只大白兔,软萌软萌的,很可爱,很容易感动,叹了口气。

  宋九月觉得有些委屈,她并不是故意要眼眶红的,可是每每听到这个男人的话,她都忍不住,好像自己的所有柔情和懦弱,都被她用心的装了起来,只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展现,撒娇似地扑进了他的怀里,脑袋在他的胸口蹭了蹭。

  “不管在外面怎么霸道,在你的面前,我依然是最初的宋九月,你可要让着我。”

  傅殃有些哭笑不得,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撒娇了,但是有什么办法呢?他就喜欢这样宠着她。

  “不仅让着你,以后这个家里你做主行了吧,啰嗦,快去洗澡。”

  宋九月“嗯”了一声,转身向着浴室走去,而傅殃拿过一旁的烟盒,抽出一根烟,去了阳台,他怕自己再留在那里,会忍不住对着宋九月深情告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