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七十六章 守株待兔
  不一会儿后,郭林就回来了,手里拿着那张照片,还给了宋九月。

  “身份已经查出来了,这个男人叫谢成,也没有犯过什么大错,不过做过不少偷鸡摸狗的事情,这次是他第一次被警察抓住。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突然发现,其实拿到这个小偷的资料,并没有什么用,还是不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,只能找一个认识谢成的人,这件事才能解决。

  不过既然资料到手了,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到了谢后就出了警察局。

  这洛城看不惯她的,除了夏冰就是盛阑珊,也许暗地里还隐藏着其他的人,但是这两个目前是最明显的,看来只能从她们的身上下手了。

  宋九月让傅雪雅先回去,自己走回了别墅,开始仔细思索了起来,假如这件事儿是盛阑珊做的,那么要找一个很熟悉盛阑珊的人,这个人一定知道盛阑珊周围有什么人,知道谢成是不是她的手下,最熟悉盛阑珊的,恐怕是江影吧。

  江影这么多年以来,一直想要对盛阑珊下手,一直在监视对方,肯定知道她的周围有什么人。

  宋九月想到这里,心里高兴了几分,马上将照片传给了江影,她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,只能静静的等着结果。

  十分钟以后,江影发来了信息,不出她所料,那个男人真的是盛阑珊的手下,嘴角勾了勾,看来想要抓到谢成,只能先了解一下盛阑珊的行踪了。

  给墨一打了招呼,让他把盛阑珊最近的行程安排都发了过来。如果谢成真的是她的手下,也一定是见不得光的那种,也就是说盛阑珊很少将他们带到人前,看来只能守株待兔了。

  ……

  盛阑珊这几天一直很高兴,一想到能够破坏宋九月和傅家的关系,整个人就像要飘起来一样,这个方法可以说是天衣无缝,而且她已经派人把监控给破坏了,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。

  她在想着现在要不要给谢成一点钱,让他远离洛城,再也不要回来,但盛阑珊对自己太自信了,相信这次的事情没有什么破绽,而谢成又能帮她做很多事儿,干嘛要把人遣送走。

  盛阑珊一直在等着消息,那只口红里面加了海洛因,只要傅雪雅用了,那就一定会染上毒瘾,如果发现的晚,以后就是个瘾君子,想到这里,她竟然有几分高兴。

  傅雪雅那种傻白甜,凭什么生在傅家,而且能够天天见到傅殃,最关键的是,傅雪雅一直都不待见她,偏偏对夏冰好得不得了,简直是瞎了眼。

  盛阑珊想到这儿,心里都是火气,这次能够让傅雪雅染上毒瘾也好,早点把她送去戒毒所,自己心里也畅快。

  看到一旁的谢成,心里终究是有些不放心,因为宋九月已经变了,不再是以前那个好欺负的宋九月了,还是要多加小心。

  “你最近还是不要出去了,小心沾染上什么麻烦,不然我也救不了你。”

  谢成点点头,他跟在盛阑珊身边的日子不长,但是为对方做了很多事儿,而且都是见不得人的事儿,对方肯定不会轻易抛下他,而他因为钱,也不会轻易的离开盛阑珊,两者算是互惠互利。

  盛阑珊身边的小助理方艾,他以前见过,现在见不着了,对方恐怕是已经永远闭上眼睛了。

  盛阑珊就是这样,恶毒,下手狠,但给出的工资那么高,没有几个人愿意离开她,在洛城这样的地方,想要落脚并不容易。

  谢成就像盛阑珊说的那样,这几天没有离开过别墅,就一直在里面做事,不过后来实在憋不住了,还是决定出去转转。

  刚从店里买完香烟出来,他就发现了一旁紧盯着自己的几个人,心里一个咯噔,转身就跑,但没有跑出多远,就被几人抓住,拖到了小巷子里,一个麻袋就套在了头顶。

  “妈的!你们是谁?!知道我是谁吗?!还不放了我!!”

  可对方根本不听他的话,将人套上麻袋以后,上了一旁的黑色汽车。

  汽车缓缓的启动,在另一个地方停了下来,有人上来把麻袋搬了下去,直接扔在了地上。

  谢成疼的嗷了一嗓子,对方完全是把他当东西了,咬了咬牙齿,别让他知道这些人是谁,等他出去了再来算账。

  麻袋打开,他看到站在面前的女人,眼里闪过一丝震惊,跟在盛阑珊身边这么久,他当然认识宋九月,没有想到这次她会把自己抓过来,心里抖了抖。

  因为才做过坏事,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,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因为口红的事情,如果是的话,那就证明他们的事败露了,盛阑珊一定不会放过他的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在一旁的椅子上缓缓的坐了下来,指尖轻轻地敲着桌子,声音有些戏谑。

  “谢成是吧?知道我这次为什么请你来吗?不过我想你应该清楚了。”

  谢成梗着脖子,一副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不会回答的姿态,毕竟是男人,要硬气。

  宋九月在他看来毫无杀伤力,只要自己打死不说,对方肯定没有办法。

  宋九月的眉毛挑了挑,看出了这个男人的想法,眼神示意了旁边的几个人。

  谢成的脸上苍白,看到缓缓靠近的几个男人,撑着身体向后退去,他不知道宋九月要干什么,但是看这几个男人的样子,干的一定不是好事儿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既然这个人不说,她只能用其他的方法让他开口了。

  “呐,谢成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这次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盛阑珊主使的,只要你说实话,我就会放了你,但如果你一个字不说,接下来就不要再开口求饶了,因为我不会听的。”

  谢成本来就是个贪生怕死的人,看到宋九月这么坚定,眼里闪过挣扎,但是就这么让对方知道了真相,心里又很不服气,他凭什么要怕这个人啊?

  宋九月懒得再废话,她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,手挥了挥,示意这些人动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