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九十一章 男人都是猪儿虫变的
  傅殃本来以为这个人会在书房,所以回家后直接去了书房,但发现里面没有人,只能来了卧室。

  刚推开门,就听到里面清浅的呼吸声,脚步顿了顿,走到床前坐了下来,拍了拍对方的脸。

  宋九月在做梦和傅殃柔情蜜意的度着假,被人一巴掌给拍醒,睁开眼睛,幽幽的看着傅殃。

  她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还以为顶多就一个小时。

  “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  刚开口,她就被自己的声音给愣住了,因为声音很沙哑,完全不像是她发出来的。

  傅殃愣了一下后,眼里闪过一丝怒火,将人一把拽了起来,拿过外套给她穿着。

  “宋九月,你感冒了,多大的人了,连自己感冒都不知道,以为躺在床上就能好吗?!”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感冒了,被傅殃拉着直接下了楼,被按在了沙发上。

  傅殃去药箱里拿来感冒药,监督着她吃了下去。

  宋九月这次的感冒还挺严重的,嗓子沙哑的不成样子,一看就是重感冒。

  秋姨已经端了饭菜上来,看到这两个人,心里闪过一丝欣慰,现在的宋小姐和傅先生似乎越来越默契,越来越像一对小夫妻了,连她都有些羡慕,不知道这两人什么时候会有孩子,那样这个家你会更加热闹吧。

  宋九月吃了药,正想对傅殃说点什么,肚子却传来了叫声,声音很响,她的脸立马红了,看了傅殃一眼,发现对方憋着笑,恼怒的捶了一下他的肩膀。

  “我饿了。”

  傅殃把她抱到了椅子上,给吃饭的时候,给她夹了一些清淡的菜,因为感冒不能吃辛辣的东西。

  宋九月看到一旁的煎蛋,眼里闪过一丝亮光,马上将筷子伸了出去,把煎蛋夹在了自己的碗里,正打算下口,但没想到马上要到嘴的煎蛋,被人狠狠拦截。

  她扭头,看到煎蛋已经去了傅殃的嘴里,心里憋屈的要命。

  “傅殃!你……”

  “感冒不能吃鸡蛋。”

  傅殃缓缓的说着,将盘子里剩余的煎蛋都夹进了自己的碗里。

  宋九月平时就挺喜欢吃鸡蛋,所以秋姨每一次都会做这个菜,但没想到今晚全都去了傅殃的碗里。

  “傅殃,我就吃一口,吃一口没事的。”

  宋九月吞了吞口水,不知道傅殃是不是故意折磨她,吃的慢条斯理。

  宋九月有些气闷的想要放下筷子。但眼角余光发现傅殃的碗里还剩一块,嘴角勾了勾,猝不及防地将筷子伸了过去,夹住那一块煎蛋。

  只是夹到一半的时候,傅殃直接把她的手腕拽住,转了一个弯儿,直接进了他的嘴里。

  宋九月气得满脸通红,但现在已经没有煎蛋了,她再生气也没用,咬了咬牙。

  “网上说的果然没错,男人都是猪儿虫变的!”

  傅殃的手抖了抖,猪儿虫是什么虫?这女人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?

  叹了口气,将人一把搂了过来,指尖缓缓的把她的下巴抬高,眼里有些魅惑。

  “想吃煎蛋是吧?只是想尝个味儿是吧?”

  宋九月的眼角抽了抽,她已经看穿了这个男人的想法了,所以马上往后退去。

  但是傅殃已经眼疾手快的禁锢住了她,接着她的唇瓣便被人吻住了,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嘴里。

  傅殃只是贴在她的嘴唇上,没有深入,宋九月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,没想到吃饭的时候这个人还能调情。

  “知足了吧?”

  傅殃放开了人,拿过一旁的纸巾给她擦了擦嘴。

  “先忍一会儿,感冒好了再吃,听话,乖。”

  语气就像在哄一个小孩子,宋九月低头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心里有些甜,嘴唇到现在还在发麻,低头将剩下的饭菜吃完,然后赖在这个人的怀里,不想再动。

  傅殃将她搂着,拿过一旁的遥控器开了电视,正好是夏冰主演的电视剧。

  不黑不吹,夏冰的演技其实挺好的,不愧拿了那么多大奖的人。

  傅殃知道宋九月心里对夏冰有些膈应,打算换个频道,但是对方把他的手拦了下来。

  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”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所以你是想要对付夏冰吗?”

  宋九月勾了勾嘴角。

  “盛家的戏还没有看完,我不急,而且比起盛阑珊,夏冰高了不止一个档次,我相信未来的敌人也不是夏冰这种级别能够相比的,就像打怪升级,要先把小的怪物打败,积累经验,买更好的装备,然后去打大boss。”

  傅殃的指尖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。

  “你能这么想最好,我最怕的就是你好高骛远,夏冰确实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对付的,她的身后有夏家,夏家不是盛家能够相比的,现在的盛家失了大家族的那份气度,名声已经臭了,像是被蚂蚁蛀空的大楼,受不得任何的风吹了,想要对付起来并不困难,但是夏家从来没有出过错,在洛城的名声也很好,这一点你应该知道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光是夏冰那个人就已经很难对付了,夏冰虽然偶尔会情绪失控,但大多数时间都是理智的。

  那女人在不确定能击败对手的时候,不会轻易出手,给对方留下把柄,这是她最聪明的地方,所以在洛城的上流社会对她的评价很高。

  “我知道。我现在只关注盛家的事儿,至于夏冰,以后再说。”

  她这么说着,眼睛斜了一眼傅殃,曾经以为这个人喜欢夏冰,毕竟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,他难道就没有动过心?

  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,傅殃伸手在她的背上拍了拍。

  “只把夏冰当哥们儿,她也一直表现得大大咧咧的,小时候我们常常厮混在一起,包括沈白,哪里会知道她有这些情愫,当时她表白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失去了一个兄弟。”

  宋九月看着一本正经的傅殃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能把那么美丽的女人当兄弟,傅殃还真是厉害,不过沈白……

  似乎这几个人中,只有沈白还一直混迹花丛,谁也不知道他喜欢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