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死也要拉一个垫背
  宋九月想到什么,心里有些震惊。

  “你说沈白有没有可能喜欢夏冰?”

  傅殃在她背上抚着的手停了下来,这他倒是没有想过,从成年以后,沈白就是游戏花丛的性子,对夏冰也一直都是朋友的姿态,应该不可能。

  “宋九月,你的脑洞还能再大一点吗?”

  宋九月听到傅殃这么说,嘴角撇了撇,女人的直觉嘛。

  “我最怕的就是沈白的花花公子形象只是装的,其实他是一个很深情的男人,傅殃,假如沈白真的喜欢夏冰,他会因为夏冰,来对付我吗?”

  傅殃的眼里深的深,很想告诉这个人,她想多了,沈白是不可能喜欢夏冰的,他们认识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发现一点儿苗头,对方不可能掩藏的那么好。

  但宋九月的问题他还是要回答的,只能拍了拍她的头。

  “不会,我了解沈白这个人,可能他会隐瞒一些事情,但他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,也不会伤害你,因为他知道我有多在乎你。”

  猝不及防的被人这么表白,宋九月的脸上有些羞红,一头扎进了傅殃的怀里。

  “真讨厌,你坏死了。”

  傅殃的身体僵了僵,很想把这个娇柔造作的女人丢出去。

  “傅殃,我会一辈子陪在你身边的。”

  宋九月突然压低着声音这么说道,喷出的气息洒在傅殃的脖子上,温热,暧昧。

  傅殃想要推开对方的手顿了顿,心里软了下来。

  “宋九月,你是不是又脑补出了什么?”

  宋九月摇摇头,并不是她脑补,而是这个男人真的很在乎她。

  “宋九月,你今天有点怪呀。”

  傅殃看这个人不说话,怕她又想到什么东西,把自己感动哭,所以他的手在对方的背上拍了拍。

  拍了几分钟以后,把人拉了出来,看到她的眼眶果然红了,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想笑,伸出指尖在她的脸上捏了捏,手感很好,软软的,像个包子。

  “我哪里怪了?”

  宋九月的声音闷闷的,她今天除了感冒,和往常一样好不好?这个人为什么会说她怪。

  傅殃的双手捧住了她的脸,视线在她的脸上打量了起来。

  “怪难看的。”

  这句话一出来,宋九月酝酿的感动情绪通通消散,很想掐死这个男人,可是掐死了他,谁来宠着自己。

  只能往前一扑,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,完了擦擦嘴,发现一口不够,又在对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。

  “你感冒了,今晚不想折腾你。”

  傅殃这么说着,把她抱了起来,上楼后直接把人放到了床上。

  “早点休息,你要再那么对我,我们可以做点儿其他的事儿,让你发发汗也好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抖,马上扯过被子把自己盖住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转身去书房处理文件,其实他的脸上也有些热,每次只要宋九月张牙舞爪的发火,他就忍不住心尖儿发麻。

  这个女人果然是来克他的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的时候,傅殃给她测了测体温,发现没有发烧,又叮嘱了几句,才去公司。

  宋九月无聊,只能一个人窝沙发里看电视,小日子过得挺惬意。

  她并不知道,盛阑珊已经决定把她拉下水了,毕竟盛阑珊早就怀疑这件事儿和她有关。

  而现在,盛珏刚刚从她的身上离开,她看着在一旁淡定穿衣的人,眼里闪了闪。

  “盛珏,我知道你有野心,但是说到底,你的心里还是自卑的,跟其他大家族的阔少爷比起来,你不过是一个,肮脏的私生子,爷爷承认了你又怎么样,其他人可不承认。你根本混不进洛城的圈子,特别是傅殃他们的圈子,他们高高在上,而你就像臭烘烘的淤泥一样。”

  盛珏穿衣服的手一顿,转身看着突然说了这么多话的女人,手掌缓缓的握成了拳头,大踏步的走了过去,狠狠的掐住了盛阑珊的下巴。

  “他们算什么?!早晚有一天,我会把他们踩在脚下!傅殃也好,沈白也罢,没有一个人会是我的对手!盛阑珊,你说你故意激怒我是为了什么,听说你很喜欢傅殃,不过人家似乎看不上你,就你这副被玩烂的身体,现在估计也配不上别人吧。”

  盛阑珊的眼眶红了红,虽然有些难堪,但这个男人说的是事实。

  一个人绝望的时候,胆子就会变大,这几天的折磨已经让她濒临绝望了,仿佛有了莫大的勇气一般,双眼直视着面前的男人。

  “我承认我配不上傅殃,只能配上你,两个肮脏不堪的人,刚好凑一对不是吗?傅殃那样的高远,如高岭之花,不是普通人能比得上的,盛珏,你再怎么装,骨子里也是卑贱的!”

  “闭嘴!!”

  盛珏狠狠的吼了一声,一个耳光疼扇在盛阑珊的脸上,心里闪过一丝快意,他喜欢这种凌辱别人的感觉。

  盛阑珊的嘴角勾了勾,伸出指尖擦了擦唇畔溢出的血,声音突然有些诱惑。

  “不过傅殃很喜欢宋九月这个女人,不是喜欢,甚至是爱,宋九月比他的命都重要,假如你能让这个女人属于你,盖上你的章,那就证明你比傅殃更有魅力,更厉害。”

  盛珏的眉头皱了起来,他不是意气用事的人,但这个女人的建议值得考虑,他一直都想做一件事儿,狠狠地打击傅殃这种阔家子弟。

  傅殃有权有势,这两种东西是他最不屑的,所以哪怕抢光他的权势,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,但如果抢了他心爱的女人呢,估计会发疯吧。

  这么想着,盛珏的心里有着一丝快意,狠狠地抓过盛阑珊的头发,看到她脸上红红的手指印,那种变态的快感更加强烈。

  “我真没有想到,女人对付女人的招数会这般可怕,盛阑珊,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,现在的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了两分。”

  盛阑珊的嘴角抽了抽,低头不再说话,尽管头发还被对方抓着,头皮似乎要被拉扯下来一般,但是她却感觉不到疼痛,只要能够把宋九月拉进沼泽,就算她死也值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