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可爱
  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  傅殃淡淡的说道,起身,看来是打算去现场了。

  高层们雄赳赳气昂昂地跟在后面,项目还没开始,他们却如斗胜的公鸡一般。

  本来以为老板会拒绝的,毕竟这个人的性子,他们一直捉摸不透,没想到对方这么轻易的就同意了,大家顿时如打了一场胜仗,如果屁股后面有条尾巴的话,他们的尾巴估计已经翘上天了。

  你能想象一群老狐狸翘着尾巴招摇过市的场景吗?反正盛腾的高层,也就比傅殃少修炼了几百年,出去对付其他人完全绰绰有余。

  双方约定的是下午三点,两边都是踩点到的,这是盛腾第一次以天宇集团掌管人的身份站在傅殃的面前,看到这个男人刀刻般的脸庞和深邃的眼睛,眼里一深。

  盛阑珊说的没错,在这个人的面前,他真的自行惭秽,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私生子,也知道没有人愿意承认他的身份。

  他的小学,初中,几乎都是在谩骂中过来的,后来性子越来越阴沉,做事越来越狠辣,也就没有人再敢骂他了。

  “傅总,久仰大名。”

  他伸出手放在傅殃的面前,看到那个男人也伸出了手,嘴唇抿了抿,很奇怪的一种感觉,当两个人的手相握的时候,他的眼里变得更加幽深黑暗。

  傅殃收回手,淡淡地坐在一旁,嘴角微勾的看着对方。

  他之所以会继续这个项目,就是想看看盛珏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刚刚的第一眼他就知道,这个男人的心里无比自卑,但和宋九月的那种自卑不一样,宋九月的自卑让人心疼,让人想要保护。

  但这个男人在一次次的自卑中,已经失去了人性,对权势有着极大的渴望,根本不值得同情。

  看来盛琅离开盛家是个很正确的选择,毕竟对方也从来没有要接管盛家的打算。

  “盛总,关于这一次的项目,合同上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,如果不介意的话,你可以先把这份合同看一下。”

  盛腾的一个高层拿出合同,推了过去。

  盛珏接了过来,翻了几页后,对盛腾这个公司有了新的见解,里面随随便便一个员工的战斗力,都可以用爆表来形容了,而且看这个高层的意思,这份合同似乎是他做的,心里已经惊涛骇浪了起来。

  如果这个合同让他来做,他不可能做得这么好,挑不出一丝错,眼睛闪过一丝深沉,这是傅殃教出来的人,傅殃本人还没有出手,看来何止是深不可测……

  垂在桌下的手掌缓缓握成了拳头,青筋暴起,没想到只是一个照面,他就已经输得溃不成军,曾经还想着,把这个男人狠狠地踩在脚下,但现在看来,都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。

  静静的把合同看完,他已经平静了,眼神看向了傅殃,发现那个男人从始至终都云淡风轻的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长得这么好看的同性。

  在他的面前,他甚至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,可远观不可亵渎,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吧,傅殃他不愧是洛城大家子弟中地位最高的一个。

  “盛总,如果合同没有问题,我们现在就可以正式签署了。”

  盛珏点点头,把合同推给了傅殃,意思是对方先签。

  傅殃挑挑眉,拿过一旁的钢笔,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将钢笔和合同推给了盛珏。

  这一次项目签署,本来他可以不用来的,但听对面说盛珏会亲自来,他要是不来的话,只会让这个人的心里更加阴暗。

  盛珏签好了名,起身和傅殃再一次握了手,脸上已经平静了下来。

  “合作愉快。”

  傅殃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带着高层离开了这个地方,而盛珏看着桌上的那份合同和钢笔,眼睛闪了闪,将合同和钢笔拿在手上,缓缓握紧。

  天宇的高层们都有些纳闷儿,从这个人第一天接管公司,他们就知道对方是有手段的,但很少看到他像现在这样,失魂落魄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盛珏淡淡的说了一声,下楼上了车,将文件扔在了一旁,而那只钢笔从始至终都被他握在手里。

  另一边,傅殃将头靠在了椅背上,还在思索刚刚盛珏的眼神,对方的眼神很不对劲儿,难道是想对付自己?

  不过想想又不可能,他连盛家都还没有拿下,估计暂时没有心思做其他的,嘴角勾了勾,他倒是挺想和那个人过招的。

  回了别墅以后,发现客厅里没有宋九月的影子,眉头蹙了一下,去了楼上卧室,对方依旧不在,叹了口气,拿出手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电话里,宋九月的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,只是一直在喘气。

  “你在训练室?”

  傅殃疑惑的问了这么一句,脚上已经拐了一个弯儿,向着训练室走去。

  宋九月“嗯”了一声,将手机放下,知道那个人会来找自己,刚抬头,训练室的门就被人打开了。

  “怎么不好好休息几天?”

  “吃了药后好多了,运动一下应该好的更快。”

  傅殃挑挑眉,拿过一旁干净的帕子,走到她的身边,将帕子盖到了她的头上。

  “擦擦汗。”

  宋九月的嘴角弯了弯,现在浑身上下湿哒哒的,她也不好意思扑进他的怀里,只能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,脸上的汗大颗大颗的砸到地上。

  傅殃看着这样的宋九月,心里有些软了一下,缓缓的蹲在了她的面前。

  宋九月抬眼,不知道这个人要干什么,正打算说话,对方就把她抱住了。

  “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可爱。”

  傅殃笑着说了这么一句,嗓音一直在颤抖。

  宋九月的脸上一红,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说,她现在浑身都是汗,和傅殃身上的西装还真是不搭,只能把人推开。

  傅殃知道这个人是羞恼了,嘴角的弧度弯得更大,捧着她的脸,缓缓地亲了上去。

  宋九月心头一跳,依旧不能习惯这个人的偷袭,不过反应过来后,也就任由他了。

  傅殃亲够了,把盖在她头上的帕子拿了下来,一点一点的给她擦着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