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九十五章 他在我上面
  “爷爷并没有逼你,你也不要这么逼自己,人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成长的,乖,慢慢来。”

  原来这个人知道她心里的想法,宋九月的脸上顿了顿,如果不是自己浑身是汗,她恐怕已经扑进他的怀里撒娇了,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
  “我知道,但我就是希望能很快得到大家的认可,人不都是逼出来的吗?我相信你当初肯定也这样逼过自己。”

  傅殃把她拉了起来。

  “说过很多次了,我是我,你是你。”

  宋九月梗着脖子。

  “凭什么你是你,我是我,我们之间不分彼此,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还是我的。”

  傅殃觉得好笑,将人拉出了训练室。

  “我这个人都是你的,更何况是我的东西。”

  宋九月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

  “你明白就好。”

  她出了训练室后,直接去了楼上洗澡,下来的时候穿了睡衣,发现傅殃没有在客厅,听到外面传来小黑的声音,知道那个男人恐怕又去逗小黑了。

  有些无奈,傅殃只要碰到小黑,马上就变成了一个孩子,转身推开花园的门,刚踏出去,就看到傅殃手里正拿着球,一直逗着小黑,完全是把小黑当狗耍。

  傅殃把球丢远,小黑马上蹦哒着腿儿跑过去,用嘴叼回来,这样乐此不疲。

  宋九月就坐在一旁的摇椅上,撑着脑袋眼里带着笑意的看着这一幕。

  “小黑,继续。”

  傅殃这么说着,将手中的球用力一扔,没想到力气太大,球直接挂到了别墅的墙上,因为墙上有一个微微突出来的东西,大概七米高的位置……

  小黑懵逼了,在墙下转了一圈儿,想要跳上去,但太高了,根本够不着。

  傅殃也懵逼了,听到宋九月不道德的笑声,眼角抽了抽。

  “墨一,把梯子拿过来。”

  不远处的墨一点点头,也觉得有些好笑,但为了老板的面子,还是憋住了。

  拿过梯子后,傅殃将外套和手机给了身边还咧着嘴的宋九月,缓缓的爬上了梯子,打算去将球取下来。

  但是上到一半,他的手机就响了。

  宋九月一看,发现是傅爷爷打来的,眉毛挑了挑。

  “傅殃,你的手机响了,是傅爷爷打来的。”

  傅殃的手已经要够着那个球了,听到宋九月这么说,还以为老爷子有什么事儿,马上回道。

  “你帮我接一下。”

  宋九月心里发抖,老爷子打的电话,她怎么敢随便接,但又怕是什么急事儿,只能按了接听键。

  “小殃……”

  傅将生刚把这两个字儿吐出去,听到里面传来的女声,眉头皱了一下,拿过手机一看,发现是他家孙子的电话号码,应该没有打错。

  “傅爷爷,我是宋九月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里面没有声音,马上主动说话。

  傅将生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别扭的,但上一次既然承诺了对方,不会再阻拦她和小殃的事情,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“小殃呢,他在哪?”

  宋九月看了看还在梯子上面的傅殃,嘴巴一快。

  “他在我上面呢。”

  傅将生的老脸闪过一丝红色,这个女人真是……这种话居然随随便便的就说了出来,还有小殃,现在可还没有到睡觉的时间,两个人居然就没脸没皮的……

  哼,真是过分!

  要是宋九月知道这个人心里的想法,肯定会苦笑一声,真是脑补太多了,不过她自己的话也挺让人误会的。

  “你们两个人还是节制一点吧,虽然年轻人体质好,但也不能经常这样折腾。”

  他作为一个老人家,居然跟小辈说这样的话,觉得有些羞耻,对方还是一个女孩子,更加羞耻。

  坐在傅将生旁边的傅雪雅脸上顿了顿,爷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该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?如果真的是的话,那哥和宋九月真是太猛了。

  忍不住悄悄的竖起耳朵,想听爷爷还想对那两个人说什么,他也觉得那两人有些过分了,时刻都在虐狗,根本不给单身狗一条活路,有句话怎么说的,可以不爱,请别伤害。

  但傅将生也只是说了那句,就挂了电话,有些气闷地将手机扔在了一旁,看着自己的乖乖孙女儿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“以后你可不能学他们两个,你哥真是太丢我的脸了,堂堂男子汉,现在整天只知道儿女情长。”

  傅雪雅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

  “爷爷,你说的很对,你放心,我的脸皮没有哥那么厚。”

  宋九月也是在傅老爷子说了那些话以后,反应了过来,想要解释两句,但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,她的嘴角抽了抽,不得不说,其实傅爷爷也蛮不正经的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把球取下来了,看到宋九月脸上的古怪,想问问对方发生了什么,但宋九月直接将手机扔进了他的怀里。

  “看看你干的好事!”。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一下,他就上去拿个球而已,怎么就干好事了?

  小黑在一旁打了个滚儿,把球放在脚边踢了踢,甩着尾巴踢了很远,转头看了看它家主人,发现它家主人还在为了一个女人神伤,发出了一声低吼。

  真是太过分了,没有宋九月以前,他们一人一豹相依为命,有了宋九月以后,它就被打入冷宫了。

  然而傅殃现在可不管小黑怎么想的,盯着宋九月远去的背影,一直在想她又发什么神经。

  女人心,还真是海底针。

  小黑这个时候已经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上来,围着傅殃转了一个圈,很想告诉它家主人。

  那个女人不要你了,你低头看看我呀,可爱的小黑一直都在原地等你。

  傅殃看到围着自己转圈儿的小黑,瞬间误解了对方的意思,还以为这头豹是在嘲笑自己,嘴角抽了抽,蹲下身摸着它的脑袋。

  “宋九月,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,现在都敢随便对我甩脸子了。”

  傅殃这么说着,在小黑的脸上捏了捏,完全是把小黑当成宋九月泄愤来了。

  小黑的脸被他捏得变了形,委屈吧啦的叫了一声,傅殃的心里闪过一丝畅快,强行拖着小黑的尾巴进了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