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车不能乱上
  宋九月压根没有想过,这个人今天把自己叫出来是因为这个事儿,不过对方要出专辑了,挺为她感到高兴的。

  “宋九月,你不再考虑一下吗?”

  江影还是有些不死心,宋九月可以说是最完美的人选了,她总不能让自己的歌毁在MV上吧。

  但宋九月很坚定的摇了摇头。

  既然对方不答应,江影也就没有再提这个话题了,两个人这么久没见面,接着说了一些其他的,然后起身上了外面停着的车,车是宋九月开来的,自然是她继续当司机。

  而江影没有选择坐在副驾驶上,反而是去了后面。

  宋九月油门一踩,将车开了出去,路过香烟店的时候,江影拍了拍她的背。

  “停一下。”

  宋九月扭头看过去,发现那个香烟店,知道这个人恐怕是要去买烟,把车缓缓地停在了街道旁。

  江影打开车门走了下去,她也是刚刚才发现自己的包里已经没有烟了,这个时候看到香烟店,自然是要买一些的。

  宋九月趴在方向盘上等着这个人,也没有往后看,听到由远而近的高跟鞋的声音,又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,还以为是江影回来了,马上重新启动了汽车。

  而江影拿着一包软中华走出香烟店,看到外面空空荡荡的,有些懵逼了,拿出手机打了宋九月的电话。

  对方该不会是把她丢在这儿,然后自己走了吧?

  宋九月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电话号码,眼睛闪过一丝惊讶,这个人不就坐在自己的车里吗,为什么还要给她打电话。

  嘴角抽了抽,按了接听键,她还没有说话,江影的声音就传了过来。

  “我说宋九月,你把车开去哪儿了?我都在这里等好一会儿了。”

  宋九月心里一惊,马上踩了刹车,回头的时候,看到后面坐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儿,女孩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,手指握成爪状,把座位都抓发出了划痕。

  轻咬着牙,脸上是一片潮红,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,不过这个样子,显然不正常。

  “我说姑娘,车可不能乱上啊。”

  那个女孩,暂且用女孩来形容吧,眼神迷茫的看着她,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嘴唇也一直紧咬着。

  “有人给我下了药,麻烦把我带去你那儿,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 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她那里不是随便能带人进去的呀,傅殃肯定会发飙的,可是想了想其他的地方,

  亦白哥有女朋友,不可能把这个人放到那儿去,送去医院吧,又得在那儿陪着她,因为这小姑娘明显的被人下了药,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呆在那里。

  短暂的思考了一分钟后,她还是决定把这个人先带回别墅再说,所以又启动了汽车。

  车停了以后,她让墨把人弄进了客厅,翻出医药箱,找出药给对方喂,然后等着她清醒。

  江影在原地等了一会儿,知道宋九月这个没良心的恐怕是自己走了,只能拿出手机给自家儿子打了一个电话,对方是秒接的。

  “你老爸呢?我发位置信息过来,赶快来接我,十分钟以内必须到,不然今晚就等着跪搓衣板吧。”

  江孽将手机放在耳边,听到对方说了这句话以后,抬眼看了看正在追电视剧的自家老爸,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。

  将手机挂在了脖子上,踩着滑板就向那个位置冲去,手上还不忘了拿一个,为了他家老爸,他今天算是豁出去了。

  江影在原地等了一会儿,没有等来汽车,反而是把自家儿子给等来了,看到他踩着滑板,头上带了一个小小的头盔,嘴角抽了抽,这孩子该不会是来接她回家的吧?

  “真是蠢女人。”

  江孽嫌弃的这么说了一句,将手里的滑板扔到了地上。

  “我的御驾,现在给你用了。”

  这可能是个假儿子吧,江影这么想着。

  “你爸呢?”

  “他说这么点儿距离你可以自己走回去,男人不能太将就女人了。”

  江影心里有火,好你个盛琅啊,这才多久,翅膀就硬了。

  不过滑板这东西她还真不会,只能将滑板拿在了手上,牵着江孽的手,走了回去。

  江孽的嘴角勾了勾,其实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,以前的每年生日,他都期盼这个人能够到,那是他一年中最快乐的一天,其他日子他是见不到这个人的。

  不管她怎么冷落他,他依旧像条可怜的小狗一样,期盼着她的到来。

  为了争取到和江影独处的机会,江孽毫不犹豫的把自家老爸给卖了,卖的好不愧疚。

  江影回到家以后,看到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盛琅,脑门儿上似乎都在冒烟一样,大踏步的走了过去,直接拎住了对方的耳朵。

  盛琅感觉到耳朵上一疼,抬眼看到这个气匆匆的女人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  而江孽悠悠地坐在一旁,拿过游戏机,开始玩游戏。

  当着江孽的面,这么被人揪着耳朵,盛琅觉得自家儿子肯定对自己失望了,至少也该拿出一点男子气概来,但是对上江影的那双眼睛,他的脸上瞬间带了一丝讨好。

  “江影,都是我的错。”

  旁边江孽拿游戏机的手抖了抖,这个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就开始认错,这也太丢脸了。

  江影的脸色瞬间好看了一些,手上放开了对方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别整天给孩子灌输一些不好的思想,盛琅,你要是敢把我的孩子养歪了,我可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盛琅连忙递上一杯茶。

  “怎么会呢?有我们这样的父母,他绝对会是一枚绝世大暖男。”

 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坑了他,反正这么多年悟出了一个道理,不能和女人争论,她们能把以前积累的怨气通通爆发出来,数落你好几天,所以最好的办法,还是马上认错。

  江影的脸色已经完全阴转晴了,没有再计较刚刚的事儿。

  而另一边,宋九月带回家的那个女孩已经醒了,看到面前的一切,整个人都有些懵,她记得自己意识不清醒的时候跑了出来,上了一辆车,但具体是谁的车,根本不清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