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零四章 我家的宝贝也是宝贝
  “对呀,今天可是钟老的画展,你这样做,未免太不尊重人了,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!我们洛城不欢迎你这样的人,劝你还是离开这里吧。”

  宋九月听到对方的这些话,差一点笑了,洛城这么大的城市,难道属于你们这些大家族吗,未免有些太看得起自己了。

  不过这些话她没有说出口,这个时候要是说出口了,只会给自己树立更多敌人。

  她的脑袋低垂着,没有再随意的说话,她说的每一句话,这些人都能曲解意思,所以最好还是保持沉默。

  可是他们两个人当事人沉默,岂不就是默认了这件事?大家的目光更加不屑。

  这个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已经凝固不动了,在场的人把宋九月看着,想知道对方打算怎样收场。

  宋九月越是这个时候,就越是冷静,这件事怎么想都不对,刚开始的时候她根本毫无防备,抽中那个所谓的幸运嘉宾,也只是觉得自己真的幸运而已。

  现在看来,这一切似乎都是一个局,等着她钻进去,而这个局的布置者,无非是盛家罢了。

  还有沈白的沉默,这事让她很意外的,情况对她很不利,如果连沈白也不说实话,那么无论她说什么,在场的人都不会相信。

  傅雪雅在一旁急得手心都开始冒汗了,她算是看出来了,盛阑珊这个贱女人在针对她的嫂子,夏冰姐也在针对,在场的所有人都在针对她家嫂子,哥怎么还不来?

  正这么想着,大门被人一下子推开,傅殃的身影就那样出现在口,在傅雪雅看来,完全和天神没什么区别。

  沉闷的空气突然松了一下,宋九月看到这个人,眼睛闪了闪,没有想到他这个时候会过来。

  傅殃看到里面的场景,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,双手插在裤兜里,缓缓地走了进来,视线在宋九月的脖子处顿了一下。

  眉头一皱,脚步加快了一些,走到对方的身边,伸手摸了摸她的脖子,果然湿了一块,就连她的头发也是。

  心里瞬间恼怒了起来,这个人的感冒才好,现在又被泼水,要是发烧了怎么办?!

  这么想着,整个人阴沉了下去,强大的气场立即溢满了这个空间,有胆子小的人,已经有些双腿发软了,没有想到傅少发火会这么可怕。

  傅殃的眼里有些疯狂,他捧在手心里的人,什么时候轮到这些人来教训了?!

  “谁泼的?”

  这句话是在问宋九月,也是在问在场的所有人。

  他的视线在大家的身上都转了一圈,最后回到了宋九月的身上,有些怜惜的拿出手帕,在她的头上擦了擦,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  “你才离开我多久,这么快又被别人欺负,宋九月,你是猪脑子吗?都不知道反抗?别人要是泼你就泼回去,有我在,你怕什么?”

  傅殃这么说着,把她头上的茶水擦干净,心里有些疼,这该死的女人,总是出状况,还说什么成长,成长个屁,既然成长了,为什么还要这么忍气吞声的?!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起来,看到男人恼怒的神色,视线越过他,看向了不远处的盛阑珊,手指缓缓的抬了起来,指向了对方。

  “傅殃,就是她泼的我。”

  盛阑珊的心里抖了抖,没想到宋九月会这么毫不犹豫的就把她指出去,在场的人有很多都是傅殃的长辈,傅殃不可能对着所有人发火。

 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忍耐一些吗,为什么和她想象的不一样。

  傅殃坐在宋九月的旁边,眼神看向盛阑珊,懒得说多余的废话,直接示意了后面跟来的墨一。

  墨一点点头,表示接受到了老板的命令,转身出了房间,去准备东西。

  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他,这个时候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傅殃吸引了。

  傅殃在宋九月的旁边坐着,没有说话,房间里又一次沉默了下去。

  大家相互看了看,傅殃既然坐在了宋九月的旁边,代表他是支持宋九月的吧?

  也就是说,宋九月在勾着傅殃的同时,还勾搭上了沈白?

  这么想着,心里更加不屑。

  五分钟后,房间的门被墨一推开,他的手里提着一个桶,桶里面是水,水中还有冰块,看着都觉得冷。

  傅殃看到他进来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既然盛小姐都这么不客气了,那我们又何必跟她客气?墨一给我泼回去。”

  傅殃这句话刚说完,一旁的盛凌就急了,傅殃要是当着他的面把阑珊给泼了,岂不是打他的脸?

  这么想着马上跳了出来。

  “傅家小子,这件事是阑珊做的不好,回去我会好好惩罚她的,看在我的面子上,还是别泼水了吧,小孩子之间,有个误会什么的很正常嘛,阑珊是性情中人,控制不住脾气,待会回去我就好好的教训她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有些嘲讽,性情中人?这四个字是用来形容盛阑珊?这盛老爷子莫不是瞎了吧。

  傅殃拿过宋九月的手,放在自己的手心里。

  “盛爷爷,看在你的面子上不泼水,我倒是想问问你,刚刚你怎么没有看在我的面子上,让盛阑珊别泼茶呢,你家的宝贝是宝贝疙瘩,难道我家的就不是了吗?”

  说完这句话,他就沉默了下去,墨一这个时候似乎得到了命令一般,将水朝着盛阑珊狠狠的泼了上去。

  盛阑珊被冷的一个哆嗦,现在已经是秋天了,大家都开始穿外套了,被平常温度的水泼了都会冷的发抖,更何况是这种特意加了冰块的水。

  她整个人都在哆嗦,脸上很难看,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,咬牙没有让自己发出声音,脸上通红。

  盛凌的脸上很不好看,没有想到傅殃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,算起来他可是他的长辈,这样未免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,可是旁边傅老还在坐着,他要是端出长辈的姿态,岂不是贻笑大方了,只能把这口气忍下去。

  傅殃看到盛阑珊发抖的样子,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,接过墨一递来的毛毯,裹在宋九月的身上,这个时候才开始问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