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零六章 现场比试
  “我倒是觉得九月丫头说的有道理,钟清这些年的画确实在倒退了,我唯一看得上的一幅,也是他多年以前的作品,好像是叫《空山雨景》,里面的超脱,灵气,隔着纸张都能感觉到,但是现在的作品明显的已经偏向于商业化了。”

  傅老爷子这么一番话,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,还以为这个人会一直沉默下去,没想到他会说这种话,是不是代表,他在帮着宋九月?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,就知道这个人坐不住,这些天她已经把这个人的性子摸了个透,而且傅殃也告诉过她,傅爷爷就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,刀子嘴豆腐心,又极力的护短。

  刚刚她怀疑在场所有人的眼光,这其中肯定也包括了傅爷爷,而傅爷爷自然不想承认自己眼光不好,肯定是要站出来说几句的。

  他的身份压根不怕任何人,谁要是敢对傅爷子发火,恐怕会被人用炸弹炸了老巢吧。

  这句话还真不是吹的,傅老爷子手下带过的人,几乎都是厅长以上的级别,现在的国家高层里还有很多都是他的手下呢,见到他都得规规矩矩地叫一声傅老,上至国家高层,下至部队队长。

  这么牛逼的身份谁敢得罪呀?比起那什么钟清,高了可不止一个档次。

  傅将生这么一开口,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,别说反驳了,大家根本不敢再说一句话。

  看傅老这意思,明显是在帮着宋九月啊,不是说傅老不同意宋九月和傅少在一起吗,怎么这个时候又站出来说话了?

  他们都以为他会一直沉默,直到这件事结束。

  钟清的脸上更加难堪,他敢怼宋九月,却不敢对这个人一句,要是伤了傅老爷的面子,怕是不能活着出洛城……

  这么想着,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,眼里闪过一丝猩红,他走到哪儿都是被人吹捧着,今天居然一而二,再而三的被人怀疑他的水平,宋九月居然还说他的水平和普通画家差不多,这个贱女人……

  坐在一旁的傅殃这个时候反倒是没有说话了,看宋九月这个意思是想自己解决,他也就懒得插手,沉默了下去。

  只是偶尔抬头看她一眼,想知道她打算怎样度过今天的难关。

  “钟老,连傅爷爷都这么说了,你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正确的认识一下,你这些年的作品,确实已经拿不出手了,今天的画展能够有人来,不过是因为你的名字罢了。”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还不忘了插刀,钟清只觉得自己胸口闷疼,被一个小辈这么侮辱,难堪又恼怒,气得浑身都在颤抖。

  “宋九月,你说我的水平和一般的画家差不多,我混了这么多年,有这么大的名气,可不都是吹嘘出来的,那么多人追捧我的东西,难道只是因为名气吗?今天我要告诉你,这是实力!”

  这么说着,马上让人展开了纸和笔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钟老这是要现场做画是吗?我觉得这样挺没意思的,要不这样,我让人去找一个人过来,你们两个去隔壁的房间画画,最后由傅爷爷将画带出来,让现场的人猜测一下,哪一幅才是您画的,要是猜出来了,那么我收回我刚刚的话,你的水平确实比一般的画师要高。”

  宋九月看了傅将生一眼,嘴角勾了起来。

  “傅爷爷,据我所知,你是爱画之人,你也说过钟老年轻时候的一幅作品深得你心,今天你愿意来当这个裁判吗?”

  傅将生的嘴角抽了抽,这个人明显是想把他拉下水,不过让钟清和一般的画家比试,他倒觉得挺有意思的。

  这么想着,点了点头。

  墨一马上让人去联系了人,大概二十分钟,一个小年轻就进来了,看到面前的状况,也知道自己可能是摊上大事儿了,但也没有怯场,拿过纸和笔,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。

  钟清已经在里面等着了,小年轻走进去后,将画纸铺在桌上,留在房间里的人也就只有傅将生和另外两个人,作画时间半小时,半小时以后,他们会把两个人的作品拿出去。

  钟清算是为自己争一口气,也为了显示自己的水平,看到对方找来的是一个这样的毛头小子,脸上顿时暴怒。

  这个宋九月难道就这么看不起他吗?凭他的名气,好歹也应该找一个可以和他并肩的人吧,这个毛头小子才画画几年,他随便画画也能碾压对方。

  这么想着,心里更加不屑,开始落笔画了起来,他画的是自己最拿手的山水画,今天就让这些人见识见识,什么是大师水平。

  钟清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,可是小年轻还没有动手,而是用画笔在纸上反复的比对,似乎在考虑该在哪个地方留白,该怎样确定自己画画的具体位置,光是这个动作,就做了大概三分钟左右。

  做完这些,他才满意的把笔沾了墨,开始画了起来,既然是山水画,那么是没有其它多余的色彩的,浓淡只能自己去调和,需要在画中表现出山水的层次感。

  时间到,傅将生上前收了两幅画,只一眼就已经看出高低了,但是瞥到钟清脸上的自信,心里叹了口气,这个人大概是位置站高了,没有再仔细琢磨过自己的绘画水平,到现在为止已经是一种盲目的自信了。

  抬手将两幅画拿了出去,房间里的人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  傅将生将画放在了桌上,转身坐在了沙发上,微眯着眼睛,又是一副大佬的姿态。

  钟清对旁边的毛头小子满眼不屑,能够和自己一起作画,也不知道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,回家偷着乐吧。

  宋九月走到两幅画面前,抬眼看了看在场的人,嘴角勾了一下。

  “钟老和这位不知名的画家已经将画画好了,那么在场的人现在就来猜一下,哪一幅画的价值更高,假如你们能够从两幅作品中把钟老的找出来,那么就算赢了,我宋九月愿意收回刚刚的话,并且亲自向钟老道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