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零七章 别转移话题
  宋九月这么说着,眼神在周围人的身上转了一圈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刚开始还挺抽搐的,最后还是上前,仔细的辨认两幅画。

  两幅都是山水画,一幅中有宁静淡泊的味道,另一幅却充斥着对权力欲望的向往,很奇怪,明明两幅画上什么字都没有,但是他们却看出了画画人的心境。

  钟老这样的大师应该早就看破名利了才对,众人这么想着,纷纷将手指向了其中的一幅。

  旁边的钟清脸色越来越苍白,额头上已经溢出了汗水,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面子,低头咳嗽了一声。

  大家根本领会不到他的意思,还以为钟老这是同意他们的看法,眼神纷纷看向了宋九月,看来这个人是要道歉了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,扭头看了钟清一眼,发现对方的脸上通红,还有一丝羞恼,应该是被气的吧。

  现在事实就摆在面前,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好辩驳的,嘴角勾了一下,身子缓缓地转向了傅将生所在的位置。

  “傅爷爷,你能不能告诉大家,哪一幅才是钟老画的。”

  傅将生根本懒得开口,示意了自己旁边的管家一下,管家上前将钟清的画挑了出来。

  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,这赌局宋九月要是赢了,那可是在打他们所有人的脸,现场沉默了下去,倒是夏冰的脸上深沉了起来。

  一直都知道宋九月在成长,却没想到对方成长的这么快,眼里闪了闪,现在的局势已经明显地偏向宋九月了。

  在场的人也不好再说什么,否则会更加难堪。

  宋九月没有再咄咄逼人,毕竟知道得罪了这么多人,自己以后也不好过。

  “我找的这个人,只是在校大学生,钟老在成年人的世界浸淫了这么多年,心里早就已经失去那份心性了,画里画外都充斥着对利益金钱的追求,所以我说他的画已经退步,这是事实。”

  钟清的脸上一阵难堪,这个时候输得彻彻底底,要是再反驳宋九月,只会让人觉得他输不起,死不悔改,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厉害,嘴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  宋九月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针对他,她肯定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和自己有关了,这么想着,有些后悔帮盛凌了。

  但事已至此,还有什么办法,他只能端着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,看了在场的人。

  “各位,今天过后我就闭关,好好钻研这些东西,最近几年确实是急功近利了一些,抱歉。”

  人家钟老已经承认了,谁还能再指责什么,谁没有犯过错呢,这么想着,都不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。

  宋九月知道,这一次的事情肯定和钟清有关,她这样做,只是为了敲山震虎,如果盛家和钟清认识,在以后的一些事情上,这个人肯定还会帮着盛家来对付自己,今天她选择这么小小的回敬一下,就是想让钟清明白,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

  这样的话,这个人下一次肯定会仔细斟酌,不会像今天这样,毫不犹豫的剩帮着盛家来对付自己。

  “呵呵,宋九月,你别转移话题,钟老的水平怎样那是他自己的事儿,你可别忘了我们刚刚为什么谴责你,你一边勾搭傅殃,一边又去勾引沈白,水性杨花,不要脸!”

  盛阑珊这个时候已经气坏了,本来以为这个事情会磨一磨宋九月的锐气,没想到反倒是把他们的锐气都给磨没了,好一个宋九月啊。

  她这么想着,差点把一口牙齿给咬碎了,从来都不知道,原来宋九月居然这么厉害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,挥了挥手。

  “在场的很多人都是我的长辈,我刚刚说的话若是有得罪的地方,还望见谅,比起那种背后议论别人的小人,我觉得这样大大方方说出来更好,我怀疑钟老的水平,那是因为我自己深有感触,所以我得把我的观点讲出来,你们认同我的观点,那是你们的事情,你们不认同,我就来证明我的观点,并不是针对在场的每一个人。”

  宋九月并没有理会盛阑珊的话,而是把刚刚的事情解释一遍,若是因此得罪了洛城的其他大家族,恐怕会给傅殃带来麻烦,在没有足够的能力之前,这层遮羞布还是不要揭开为好。

  大家族毕竟是大家族,这份度量还是有的,之前他们一直都只关注钟老的名气,对画尽管有疑问,但从来没有提出来,就怕一不小心贻笑大方,成为洛城的笑柄。

  宋九月的这番话,算是给了大家一个台阶,对她的印象好了两分,至少她敢于质疑。

  周围的人缓缓的坐了下来,语气柔和了一些。

  “宋九月,这件事情我们承认你是对的,但今天的事儿,你还是得给我们一个交代,这是盛老的画展,就算他的水平退步了,名气至少还在,画展是高雅的地方,你们偷偷约会,搂搂抱抱,已经让这个地方变得低俗了。”

  大家族里有人这么说了一句,剩余的人赞同的点点头,并不是他们针对这个人,毕竟他们和宋九月并不熟悉,也没有什么恩怨

  但今天这个事情,说到底还是影响了他大家参观画展的心情,不管怎样,这个人都应该说明原因的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看到在场的人都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气度,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  其实刚刚的一切她都只是在赌,洛城的大家族中,她对盛家是最不屑的,但其他大家族,多少还没有歪的太厉害,知错能改的度量还是有的,所以她才敢去质疑钟清。

  眼神看向旁边的沈白,发现对方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,心里有了自己的想法,叹了一口气。

  不管怎样,这个人没有造谣他和自己确实是在里面约会的事儿,就已经很不错了,人性都是自私的,何况是为了自己的爱人。

  “回到刚刚的话题,我站在那个屏幕前,看到画后,正打算出房间,听到隔壁有动静,撩开了帘子,发现对面是沈白,大家也都知道,沈白和傅殃是好朋友,我们自然打了个招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