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零八章 形势对她不利
  宋九月说到这里,低头看了傅殃一眼,发现傅殃的眉头蹙了起来,知道对方恐怕是联想到了什么,暗地里摇摇头,不想这件事牵扯到他们的兄弟情上面。

  毕竟两人认识了这么多年,傅殃也曾经说过,沈白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,也许会保持沉默,但绝对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。

  “我和沈白刚交谈几句,房间里的灯就熄灭了,我脖子上一痛,晕了过去,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应该也知道了了。嗯……我猜接下来是灯亮以后,沈白看我倒在地上,以为我的身体出了状况,想要抱着我去医院,毕竟那个时候我的周围没有人,只有他。然后你们闯了进去,电视电影里都这样演的吗,捉奸在床什么的。不过我想明确的告诉大家,我和沈白是清白的,幸运嘉宾的事也确实是真的,可以把工作人员叫上来对质。”

  宋九月说着,视线往盛凌那边看了一眼,发现盛凌很自信,眉头蹙了起来。

  这个人该不会收买了所有的工作人员吧,如果真是那样,她根本不用再查什么了,这里的所有监控肯定也被对方破坏了。

  过一会儿,工作人员都上来了,不过很遗憾的是,没有人承认幸运嘉宾的事儿。

  钟清发现自己陷入了尴尬的局面,按照原来的剧本,根本没有宋九月质疑他画画水平的事儿。

  这个时候对方把工作人员找上来,麻烦大了,毕竟工作人员当时说的是钟老指定了两张票,两张票的持有人是这一次画展的幸运嘉宾。

  现在所有的工作人都否定这一情况,那宋九月肯定又要问他,到底有没有指定过两张票。

  钟清想的确实没有错,宋九月这个时候已经转头看向了他,眼里有些戏谑。

  “钟老,当时我听工作人员说,票似乎是由你亲自指定的,我想问一下,有没有这个事儿。”

  钟清的眼神无意间看了盛凌一眼,假如自己说有这个事儿,那么说明工作人员在说谎,只要稍微查一下,威逼利诱,盛家肯定会被拖下水。

  假如他说没有,要是宋九月又拿出证据,狠狠的打他的脸怎么办?

  钟清的心里焦躁得厉害,觉得自己今天就不该趟这趟浑水,早在盛凌找他之前就应该调查清楚宋九月,不然也不至于现在里外不是人。

  对尚上盛凌看过来的目光,知道今天这剧本还得继续演过去。

  “我并没有指定什么幸运嘉宾,宋小姐,我看你是在欺骗大家吧。”

  其实钟清心里并不想这么说,他很想把自己从这一次事件中撇出去。

  因为明眼人都已经看出来了,傅殃是站在宋九月那边的,傅老爷子也不反感宋九月。

  假如他公然针对宋九月,并且设下这个局的事儿被傅老爷子知道的话,他在洛城根本混不下去,再怎么的,那也是他孙子名义上的女人。

  “哦?是吗?钟老你确定没有指定幸运嘉宾?我希望你能摸着你的良心,再说一次。”

  宋九月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里闪过一丝凌厉,视线直直的射向了钟清的眼里。

  钟清浑身一震,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一般,喘不过气儿来,原来直到刚刚为止,他都小看了宋九月这个人。

  她的气势不比任何人差,只是故意遮掩了起来而已,而现在他所有的气势都对着他一个人。

  钟清的脸上瞬间有了汗水,连手心里也濡湿了起来,嘴唇抖了抖。

  “我确实没有指定过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暗色,看来这个人还是选择帮助盛家呀,这么想着,视线看了一旁的沈白。

  沈白这个时候也抬头,刚好对上她的,眉头蹙了一下,缓缓开口。

  “宋九月没有骗人,当时的工作人员也是这么告诉我的,说是这次的画展会出现两个幸运嘉宾,能够看到钟老转型的作品,而我就是其中一个。不过我看到那幅作品的时候,想法也和宋九月一样,那算什么作品,简直就是狗屎。”

  听到沈白的话,大家才知道原来刚刚宋九月真已经算客气了,心里抖了抖。

  知道这个人平时说话丝毫不顾忌,但没想到今天能把一个国画大师的画说成是狗屎,也真是胆大妄为。

  沈老爷子差点被气晕过去,很想让这个人住口,可是沈白又继续了。

  “工作人员否认这个事儿,我有权怀疑这是一个阴谋,针对我和宋九月的阴谋,目的是想拆散宋九月和傅殃,让傅家对宋九月有误会,让我和傅殃之间有误会,不得不说,还真是一石三鸟。”

  沈白的语气很嘲讽,看了盛阑珊一眼,假如他没有猜错,这件事肯定和盛阑珊脱不了关系。

  这个时候一旁坐着的傅雪雅也说话了。

  “今天是我和宋九月一起来的,确实听到工作人员说了幸运嘉宾的事,没想到现在却全盘否认,把我们当什么了?当猴耍吗?”

  说着傅雪雅站了起来,走到了其中一个工作人员面前,是个女人,大概三十岁左右。

  “这位大妈,我记得当时是你告诉宋九月,有幸运嘉宾这回事儿的吧?怎么这个时候否定起来了呢,是你失忆了,还是你在怀疑我们的智商?”

  女人脸色发白,看了钟清一眼,他们都是钟清手下的人,这个人既然下了命令让他们那样做,他们是下人,不得不从。

  但现在炮火似乎已经转移到了她的身上,她一个普通人,根本承担不起。

  傅雪雅很想采取其他的办法,让这个人说实话,但是宋九月阻止了她。

  “雪雅,你去坐着,这件事我来。”

  傅雪雅听到宋九月的话,眉头蹙了一下,现在连工作人员不承认这个事儿,钟清也不承认,这人还能怎么办?

  她和沈白说的话,在场的人是不会相信的,毕竟三个人的关系好,不能作为证人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,视线看向了这群人,准确的说是越过这群人,瞄准后面的一个小身影,眼里有些戏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