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零九章 陷入两难的局面
  “刚刚的一切你应该都看到了吧,这个时候还不让出来吗?”

  宋九月的声音刚落,大家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,发现那里站着一个白白净净,长得有些乖巧的姑娘,很好看,大概二十岁左右。

  苏小小摸了摸头,没有想到大家会看她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上次我可是帮了你的,现在该你帮我了。”

  苏小小的嘴角抽了抽,就知道这个人肯定看到自己了,叹了口气,缓缓地站了出来。

  沈白看到苏小小,眼角狠狠的抽了一下,这人能不能让他消停一天。

  宋九月确实早就发现苏小小了,大概在什么时候呢?就是她撩开帘子看到沈白的时候,她同样看到了躲在不远处的盆栽后面的苏小小,对方手里拿着手机,似乎是在跟踪沈白。

  她打算开口,把对方叫出来,但是灯一下就灭了,再然后她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假如苏小小一直在录沈白的视频,那么沈白进入房间的全部过程,她应该都知道才对,只要视频的内容和自己讲的内容一样,那就证明她说的话是真的。

  苏小小本来就打算出来给宋九月作证,没有想到她会主动找自己出来,立马交出了手机,将视频点开,拿在手里,抬高面对在场的人。

  “那个……我是沈白的粉丝,今天跟踪他过来,一直在录视频,看到他进那个房间,还有他把帘子撩开,对面出现宋九月,哎……反正你们看视频就知道了。”

  苏小小将视频打开,大家的视线都向屏幕上移了去,屏幕很小,但在场的人眼神都不错。

  视频的最开始是苏小小猥猥琐琐的跟在沈白的后面。

  沈白拿了票,和工作人员在那里交流,隐隐的传出了几个字,好像是幸运嘉宾,钟老什么的。

  苏小小的嘴里还在碎碎念。

  “为什么他能得到幸运嘉宾的票,听说这一次有两个,我倒要进去看看,另一个是谁。”

  画面一转,是沈白进入房间,不过看他的样子,显然是看不上墙上那些画的,他似乎听到了什么,缓缓地靠近那层帘子,用手将帘子撩开,对面出现了宋九月,两人交谈了两句,言语之间并没有什么暧昧。

  突然整个视频一阵漆黑,灯再亮的时候,看到的画面就是宋九月倒在了地上,而沈白犹豫了一会儿后,过去将她抱了起来。

  视频的最后是大家闯进房间,看到了沈白抱着宋九月。

  视频播完以后,苏小小将手机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。

  宋九月这个时候才挑了挑眉。

  “大家看到了,视频就是这样,和我刚刚对大家讲的话几乎没有出入,大家都知道沈白是傅殃的朋友,而我是和傅殃纠缠在一起的女人,沈白看到我倒在地上,肯定会把我送去医院,这是人之常情,只是这个时候你们刚好进来,我和他便有些说不清了,不过这个视频已经足够说明我和沈白之间的清白,约会什么的根本不存在,我们都是为了去看那幅画,至于工作人员为什么要说谎,钟老为什么要说谎?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现场的人,没有再怀疑宋九月,毕竟视频在那摆着。

  沈白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,看了在场的人一眼。

  “我记得刚进入房间的时候,第一个问题是钟老问的,问我们是不是在约会,先入为主,大家的想法立即被带偏了,那么我想问钟老一句,沈家是不是得罪了你什么?所以你要这样来陷害我们。”

  钟清的脸上发白,他是大师没错,但跟洛城真正的大家族比起来,还是有差距的,这个时候被沈白逼问着,居然答不上来,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消失了。

  宋九月轻笑了一声,视线也看向了钟清。

  “我也很好奇,钟老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为什么要和工作人员串通好口供,抹去幸运嘉宾的事儿。”

  所有的人都把钟清看着,虽然这个人是大师,但证据就摆在眼前,他确实是陷害了沈白和宋九月,肯定得拿出一个说法来,不然有违大师的原则。

  钟清的视线看了一眼盛凌,发现对方到这个时候还不站出来,知道这个人恐怕是想把自己推出去了,可他要是将盛凌拉下水,在洛城的一切就完了。

  据他所知,盛家现在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,但是那又怎样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

  他要是公然与盛家作对,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,盛凌这个人他还不了解么,招数是最多的,也是最没有道德底线的一个。

  假如今天把他拉下水,改天指不定怎么对付他呢。

  这么一想,发现他把自己亲手推进的一个火坑,到现在已经爬不起来了,今天的所有事情只能他一人承担,嘴唇抖了抖,心里愤恨不堪。

  本来想着这一次的画展结束,把画拍卖,自己再去国外逍遥几年,没有想到会栽在这,还是栽在自己的老同学手里,人心叵测。

  看了宋九月一眼,对这个人也有了两份恨意,咄咄逼人,小人行为。

  “我无话可说。”

  钟清淡淡的说了这么几个字,就不再说话,看样子是决定自己背这个锅了。

  宋九月挑挑眉,一句无话可说就能抹杀今天的事么?真是笑话。

  “钟老怕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吧,如今在洛城这些大家族面前,你不仅有失大师的作画水平,就连做人都不会了,以后恐怕很难在洛城立足。”

  宋九月说完这一句话,视线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,发现他们都没有为钟清辩驳一句。

  眉毛挑了挑,墙倒众人推,钟清今天的事情摆在这里,他以后的画谁还敢去买,一个小人作的画挂在家里,有辱这些大家族的风范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我相信钟老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付我,不过现在他愿意一个人背下这口锅,我还是挺敬佩的,想要陷害我的人,我心里有数,不过今天这事儿到此为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