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就坐等看戏吧
  沈白低头看着这个女人,很想知道她的脑子里是什么想的,他一次次的侮辱她,她还他还恬不知耻地靠上来,真是不知道这女人的脑袋构造。

  苏小小特意将自己的声音放开一些,因为沈白说过,他喜欢在床上放得开的女人,哪怕跟着他的时候是第一次,但她也表现的如同身经百战一样。

  这样卑微的喜欢,早已磨掉了她的尊严。

  沈白伸手,将她脸上汗湿的头发捋了捋,别到耳朵后面,嘴角有些嘲讽的勾了起来。

  “苏小小,你和我都是一样的人,都很贱。”

  沈白这么说着,加快了动作。

  苏小小的眼神看向天花板,知道这个人说的没错,她确实很贱……

  可有什么什么办法,他千般不好,万般辜负,依旧是她最爱的人。

  而另一边,傅殃已经拉着宋九月回家了,第一件事当然是发火,这女人怎么总是不让人省心,去看个画展还能牵扯出这么多东西。

  宋九月也有些理亏,或许是她的警惕不够,这么轻易的就中了别人的圈套。

  傅殃一副大佬的姿态坐在沙发上,满脸都写着我不高兴,快来哄我,但宋九月的脑回路显然和他不一样。

  她觉得傅殃的脸上写的是,我不高兴,你最好别在我的眼前瞎晃悠,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。

  宋九月在心里意淫出了这些意思,忍不住把屁股挪的远了一些,傅殃释放的冷气更加厉害,整个屋子里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度,凉飕飕的。

  宋九月蹙着眉头,很想问这个人,自己是不是又哪里把他招惹到了?显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。

  傅殃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突然觉得自己对这个人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能把人拉过来,抱在怀里。

  “你说说你是不是衰神附体,看个画展还能看出这么多事儿,要是爷爷今天没有去,你一个人根本掌控不了大局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,要是傅爷爷一开始没有坐在那里,大家族里的人肯定会拿她开刀的,嘴角勾了一下。

  “傅殃,我也不是故意的,谁会想到素未谋面的人会对付我呀,还是一个名气那么大的画家,不过说起来,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来对付我,并且赌上自己的前途,你让墨一去帮我查一下,这个钟清是不适合和盛凌认识,这次的事情,盛家一定脱不了干系。”

  墨一本来就在旁边,听到宋九月的话,点点头后,出了客厅。

  傅殃将她抱在怀里,颇有些恼怒的意味。

  “现在你在洛城所有的大家族面前都露了脸,以后做事记得多考虑考虑,宋九月你要是再让我这么不放心,下一次别想一个人出去!”

  宋九月心里一抖,这个人难道要关自己的禁闭,这么想着,脸上有了一些讨好,小手在他的胸膛上摸了摸,帮忙顺气儿。

  “别生气了,下次我一定注意。”

  说着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,有些羞羞答答的。

  傅殃的嘴角一抽,觉得现在的宋九月带了一丝流氓气息,叹了口气,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  “对不认识的人,一定要有戒心,这次就当教训,下次再这样,我可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宋九月连忙点点头,安静的窝在他的怀里,不再说话。

  盛家这次送了她这么一个大礼,她怎么可能不回敬对方,只要这次的事情和盛家有关,那么她一定让盛家的戏更加精彩。

  在傅殃的怀里趴了一会儿后,墨一就回来了,手里拿了一叠资料,将资料放在了茶几上。

  “宋小姐姐,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,钟清确实和盛凌认识,两个人是高中同学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伸手将资料拿了过来,翻开便看到他们的高中毕业照,嘴角勾了勾,看到上面对钟清的评价,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,怎么会喜欢这种人的作品?

  钟清和盛凌以前关系很好,如果盛凌找他策划这件事,他一定会同意的,这更加证明了她心里的猜测,将资料一丢,放在了茶几上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这么说着,低头沉思了起来,想着怎样激化盛家的矛盾。

  傅殃看她的样子,知道这个人又有坏主意了,拿过一旁秋姨递来的茶,缓缓地喝了一口。

  “这次的事情你又打算自己解决?需要我帮忙吗?”

  宋九月摇摇头,这次的事儿,还真轮不到傅殃出手,他们既然敢做,就等着她的回击。

  “不用,你等着看戏就行,这一次的瓜一定特别好吃,你就当个吃瓜群众就好了。”

  傅殃重新把她抱进了怀里,在她的头发上亲了一下,淡淡的说道。

  “我就怕这一次的瓜是毒瓜,你可别把自己搭进去了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。

  “我像是那么蠢的人吗?”

  傅殃没有回答,也挺想知道这个人打算怎么回击,她既然说了不需要自己动手,那自己就真的坐下看戏。

  宋九月还在这里想着怎么对付盛家,盛家那边却早就已经跳脚了,今天的事情策划的这么好,居然没有把宋九月拉下水,真是气闷。

  钟清因为这个,丢了在国内发展的机会,肯定会有怨言,不过说到底,盛凌是不怕钟清的。

  晚上的时候,他直接给钟清打了一个电话,承诺给对方一个亿,才算是抚平了他心里的愤怒。

  钟清经过这一次事情后,画一定不值钱,不会再像平常那样卖出高价,一个亿已经算很好了。

  他知道盛凌的为人,能够从他嘴里掏出这些钱,着实不容易。

  这么想着,也就答应了下来,省得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。

  盛凌挂了电话以后,冷笑了一声,看一下他的这个孙女,眼里有些失望。

  “阑珊,你太冲动了,因为你,盛家这次丢脸丢大了,傅殃泼你水,看似在找你麻烦,实则是在打我的脸,你要一直这么冲动,活该被宋九月踩在脚下。”

  盛凌重心长的叹了一口气,拍了拍旁边的沙发,示意盛阑珊坐下去,看来是要谈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