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一十四章 谋害亲人
  趁盛凌不注意的时候,将东西偷偷地藏进到了自己的袖子里。

  盛凌发现自己的身体垮得越来越厉害了,所以想再给盛珏打麻醉剂,让对方好好的为盛家卖命。

  所以接下来他说了很多事情,话里话外都把盛珏当未来的接班人看待。

  聊了一个小时以后,摆摆手,让盛珏离开了。

  盛珏的袖子里一直藏着那个小盒子,等到了自己的房间,才将盒子放到桌上。

  眉头皱了一下,轻轻的打开盒子,看到里面是一张纸,于是将它拿了起来,展开一看,脸上顿时变色了。

  上面详细地标注了年月日,也标注了签名人的姓名,这张纸已经具有法律效益了。

  也就是说一旦律师看到了这张纸,他盛珏就会立即被盛家赶出去,为盛家做了这么多,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。

  遗嘱上面已经说了盛家的财产百分之八十归于盛琅,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盛阑珊的,他盛珏压根儿就没有在遗嘱上面出现过。

  这盛凌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,一边麻痹自己,一边暗地里已经立好了遗嘱。

  盛珏的脸上有些嘲讽,假如自己今天没有见到这个,恐怕要不了两个月,只要盛凌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不了了,一定会把这张遗嘱拿出来,直接将他赶出盛家,身体里有些暴怒疯狂。

  盛凌不喜欢他,他一直都知道,但没有想到财产居然一分都不给他,多年前他那样对他们母女,没想到到现在,还是觉得他们是盛家的耻辱。

  最近要不是他帮忙打理公司,那几个项目绝对会亏好几个亿,老头子倒好,嘴上夸奖夸奖就完事儿了,暗地里还写了遗嘱,这个老不死的东西!

  他已经等不了两个月了,就这周之内,他一定要把对方弄死!想让他的孙子孙女得到财产,做梦吧!

  盛珏的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,刚好这个时候,方艾推开门走了进来,看到他手里捏着的东西,嘴角勾了一下,缓缓的走近,拿过看了起来,脸上有些嘲讽。

  “这还真是符合盛家人的作风,把你当苦力使呢,盛阑珊什么都不做,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盛家的财产,你做了这么多,到头来还是会遭人嫌弃,这份遗嘱应该是盛老爷子背着所有人悄悄立下的吧,没有想到会被你拿出来,真是可笑。”

  方艾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,宋九月这把火添的还真是好,牢牢的抓住了盛珏的心思,彻底激怒了这个人。

  盛珏将遗嘱抢了过来,挑着眉一点一点的撕碎,最后一洒,将方艾抱过。

  “那老头子以为我是傻子呢,这张遗嘱还好我发现得快。”

  方艾双手勾住他的脖子,脸上有些暧昧。

  “现在你已经发现了,打算怎么办?”

  盛珏将人一把压到了床上。

  “还能怎么办?那老头子估计马上就要真的立遗嘱了。”

  方艾的眼里闪过一丝暗色,那接下来她是不是能好好的看戏了?

  这么想着,更加卖力的讨好这个人……

 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盛凌一大早的就坐在沙发上咳嗽,刚好盛阑珊从外面走了进来,发现自家爷爷脸色苍白,看着似乎很不好,马上将家里的医生招了过来。

  方艾知道盛阑珊已经来了,就在房间里不出去,倒是盛珏下了楼,看到盛阑珊,嘴角勾了一下。

  “妹妹昨晚又去哪了?”

  盛阑珊压根不想搭理这个人,这个人不仅是盛家的耻辱,也是她的耻辱,他怎么还不去死呢……

  拳头握了起来,走到老爷子的旁边,伸手在他的胸膛顺着气儿。

  “爷爷,你的身体……”

  盛凌摆摆手。

  “最近总觉得头晕无力,也不知道怎么了,胸口一直发闷。”

  医生已经过来了,给盛凌检查了一番,余光暗地里看了盛珏,盛珏的嘴角勾了勾,点了一下头,医生心里马上就明白了,开始说话。

  “盛小姐,老爷病得很严重啊,最近你还是在家好好的照顾他吧,这是我开的药,对老爷的身体有好处,盛小姐姐,给。”

  医生将药放到了盛阑珊的面前,盛阑珊接过,发现爷爷的脸上更加苍白,马上按照医生的嘱咐,将药混合在一起,去厨房熬了出来,给他喂了下去。

  盛凌喝了药以后,脸上短暂的红润,不过三分钟,就开始疯狂的吐血。

  盛阑珊吓坏了。

  “爷爷!爷爷!你怎么啦?!”

  她不停的拍着对方的背,但是盛凌的脸上已经扭曲成了一团,眼里有些惊恐,颤抖的手一直指着盛阑珊,那手指看起来很僵硬,很可怕。

  盛阑珊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盛珏这个时候才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,身姿优雅,当过保姆递来的咖啡,淡淡的喝了一口,眼神有些戏谑的把盛阑珊看着。

  “妹妹,你给爷爷喂的是什么药啊?你该不会想害爷爷吧?”

  盛阑珊颤抖着唇瓣,看了盛珏一眼,又看了医生一眼,最后视线在盛家所有的佣人身上转了一圈,巨大的恐慌紧紧的抓住她的灵魂,她感觉整个身体在无限的下坠,坠到看不见的深渊。

  这盛家完全就在盛珏的掌控中,她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,也没有爷爷说话的余地,只是爷爷还不知道而已,嘴唇颤抖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  盛凌这个时候已经昏迷过去了,嘴角还带着血,手指握成爪状,有发硬的趋势,但还没有死,不过下半辈子可能要在床上度过了。

  盛珏挑挑眉,拿过手机放到了茶几上。

  “妹妹,我没有想到你这么恶毒,居然会对爷爷上手,你说洛城的其他家族要是知道了这件事,你还能不能在洛城呆下去?”

  盛珏的话隐隐的有威胁的意味,眼里满是势在必得。

  盛阑珊这个时候才知道,从自己刚刚踏入盛家开始,阴谋就已经展开了。

  “盛珏,你害爷爷的事儿,我会说出去的,你这个私生子真是恶毒肮脏,我要让大家都看清你的面孔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