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一十六章 秘密被傅殃知道
  盛家的这个变故,不一会儿整个洛城都知道了,特别是盛老爷子已经住院的消息,听说盛家的公司和老宅现在都是私生子打理。

  大家在开始的时候,还是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,但直到医院有人将盛老爷子住院的消息传了出来,众人才算彻底相信这个事。

  现在这个社会,对私生子并没有多少容忍度,特别还是洛城的这些大家族,那代表着一个耻辱。

  盛家居然由私生子来掌管,还真是让人唏嘘。

  宋九月是在隔天才知道这个消息的,嘴角勾了一下,盛家内部的这场戏,算是彻底地唱完了,盛珏接管了盛家,不知道接下来会做什么。

 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傅殃,毕竟傅殃说过,盛珏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,对方现在已经拥有了盛家,接下来是不是想再把自己的势力渗透到其他地方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有其他的动作,现在的盛家经不起折腾,盛珏他有野心,但也是个聪明的人。”

  傅殃这么说道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至少她不用再担心盛家会出招数对付她了,因为现在的盛阑珊根本不足为惧,离开了盛家小姐这个身份,盛阑珊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,眉毛挑了挑。

  “上一次画展,他们合伙来对付自己,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。”

  “好了,别想这些有的没的。”

  傅殃拍了拍她的头,这个人提到画展,他有件事儿倒是忘记做了,起身拿过一旁的外套,放在手肘间。

  “你要去哪?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皱了一下,看了看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,不知道这个人要去干什么,今天似乎也不加班吧。

  “有点儿事,待会儿就回来,你乖乖在家呆着。”

  傅殃说着就出了门,上车后,拿过手机给沈白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沈白看到傅殃的来电显示,知道那天的事儿必须给这个人一个交代了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放下手头的事,直接就去了两个人经常见面的天台。

  那个地方最开始的时候是他的地盘,是他最早收购的一家酒店,算得上是洛城最高的建筑了。

  顶层是他特意为自己留下的地方,视野很好,几乎可以把洛城所有的景色尽收眼底,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,他就习惯去那个地方,哪怕是发会儿呆也好。

  后来傅殃偶尔找到了那里,那里也就成了两个人的秘密。

  沈白到了的时候,傅殃还没有到。

  他将买来的一听啤酒放在了脚边,按了墙上的一个按钮,墙面缓缓的向上升起,露出一层透明的玻璃,摩天大厦和霓虹灯,瞬间映入眼帘。

  他拉开一罐啤酒,喝了一口后,嘴里有些苦涩,大概知道傅殃会问什么问题了。

  这个时候他居然有些胆怯,就好像自己千方百计想要隐藏的秘密,突然被曝光在阳光下,多少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傅殃到的时候,沈白的脚边已经有很多空罐了,他的眉头蹙了一下,缓缓地走过去。

  “你来了。”

  沈白头也不回,将手中的空罐儿丢在脚边,双手搭在栏杆上,眼里有些沉寂,静静的看着外面的景色,两个人还是第一次这么沉默。

  傅殃的眉头越蹙越紧,本来他是不怎么确定的,但看到这个人的表情,现在是完全确定了。

  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  沈白低笑了一声,眼尾懒懒的向上扬起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大概很多年了吧。”

  傅殃的瞳孔一缩,该说这个人掩藏得好,还是说自己太过粗心大意,连这个都没有发觉。

  “夏冰知道吗?”

  沈白点点头,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,手指拿出一根递给了旁边的傅殃,低头点燃后,吸了一口,熟练的吐着烟圈。

  阜阳将烟拿过,心里突然有些愤怒,捏断后,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  “所以这就是你帮忙夏冰陷害宋九月的理由?”

  这个地方因为沈白吸烟的缘故,有些烟雾飘渺的,连他的眉眼也看不真切,不知道他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。

  他不说话,或者是无话可说,因为他当时确实是保持沉默了,他明明知道自己保持沉默会给宋九月带去怎样的麻烦,可他还是那么做了。

  人性还真是个十分恐怖的东西呢。

  “你该庆幸你最后还是为宋九月说了几句话,沈白,我以为不管怎样,你都不会做伤害宋九月的事儿,可现在看来,我似乎错了。”

  傅殃的声音有些嘲讽,不久前他还对宋九月说过,沈白不会伤害她,最多只会保持沉默,可那天的沉默,已经伤害到宋九月了,如果爷爷当时不在现场,宋九月肯定会吃亏的。

  对伤害宋九月的人,他没有那么大方的去原谅。

  沈白弯身从地上拿了两罐新的啤酒,一罐递给了傅殃。

  “算是道歉,下不为例。”

  傅殃冷哼一声,伸手把啤酒接过,两个人碰杯,扭头把外面看着。

  傅殃很想告诉沈白,夏冰已经变了,或者是说本性暴露了,这种性格的她,不值得沈白这么多年的喜欢。

  但有些感情藏得越深,证明越是深沉。

  沈白的眼眶突然有些红,有些事情别人是理解不了的,有些委屈也只能自己受着。

  接下来两个人都不说话,这件事儿算是翻页了,沈白知道傅殃的性子。

  宋九月是他捧在心尖上的人,他不会允许别人接二连三的陷害的,这一次他能原谅自己,大概是两个人相识这么多年,他了解自己的性子。

  地下的空罐越堆越多,傅殃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看到外面完全暗下来的天空,眉头蹙了一下,突然想到宋九月还在家里等着,拿过一旁的外套,转身下楼。

  只有沈白一个人还呆在这个地方,看到垃圾桶里的那根烟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将脚边的空罐都丢了进去。

  傅殃下楼后,抬头看了一眼这个酒店,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很多年以前,大家还是小屁孩儿的时候,夏冰就说过,喜欢很高的房子,希望长大后,能把洛城最高的酒店买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