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宋九月的生日
  周围有路人这么劝着,宋九月怀疑这些人的脑袋里装的是不是猪脑子。

  看了看面前把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几个人,眉头轻轻的蹙了一下,男人们瞥到她脸上可怜的表情,有些得意,他们已经用这个办法拿了好几个人单身女性的钱了。

  女孩子脸皮薄,不敢和他们争论,又加上周围人的数落,只想尽快的拿钱了事,面前这个应该也是一样。

  几人相互看了看,又打算过去拉宋九月,宋九月正打算拿出手机报警,虽然她的包里有枪,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也不好将枪掏出来,毕竟在Z国,枪支这种东西是禁用的。

  她躲过了他们的手,拳头紧了紧,她发誓,这是第一次有打男人的冲动,正想拿出手机报警,旁边却冲出来一个人,一拳将向她走来的人击倒在地上。

  宋九月没有想到这个变故,周围的人更是没有想到,仔细一看,打人的还是个火辣的姑娘。

  宋九月脸上发愣的看着两三拳就把几个男人撂倒在地上的红莲,心里抖了抖。

  红莲气坏了,这群男人居然当着他的面欺负宋九月,真是该死。

  几人被打得鼻青脸肿,本来以为是哪个高手,眯着肿胀的眼睛,这个时候才发现,原来是一个漂亮的姑娘,心里又羞又怒。

  红莲懒得管他们的想法,抬头看了宋九月一眼,发现对方眼里震惊,嘴角勾了勾,抢过红毛男人手上的袋子,走到她的身边,将袋子递给了她。

  “红莲,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  宋九月接过袋子以后,这么问了一声,心里还是挺惊讶的,早就知道红莲的身手不错,但没想到会这么棒。

 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,那几个男人就全都倒在地上了,再怎么说红莲也是个女人,这小小的露一手,普通人已经望尘莫及了。

  “刚好路过。”

 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这个地方,周围的人这才反应过来,看了看还在原地躺着的几个非主流青年,心里抖了抖。

  刚刚那个女人出招的时候,他们可都没有看清啊,只听到“啪啪”的声音,再一看,人竟然都倒在了地上,那女人该不会是拳击冠军吧?长得那么高,大家心里这么腹诽着。

  红莲就走在上宋九月的旁边,偶尔低头看她一眼,发现这人在他的身边显得很娇小,眼里闪过一丝温柔。

  “宋九月,以后出门还是带保镖吧,要是今天那群人是人贩子,周围又没有人帮你,你可就被人拉走了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假如那群人敢拉她,她一定挥手打翻在场所有人的手机,他们想走都走不掉。

  红莲看了一眼不远处停着的车,感受到车里投过来的视线,伸手摸了摸宋九月的脑袋。

  “我走了。”

  宋九月还没有反应过来,红莲就已经迈着大长腿离开了这个地方,她这才看到在一边等着的车,难道刚刚红莲是从车上下来的?

  提着箱子在原地看了一会儿,直到那辆车彻底消失在视线,她才缓缓的向着公司走了去。

  刚到顶层,就发现站在她位置旁边的傅殃,宋九月一愣,马上踏着小碎步跑上去,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。

  傅殃看到她,脸上瞬间阴转晴。

  “你去哪儿呢?”

  宋九月将袋子放在了自己的桌上,总感觉傅殃有很多话要说。

  “今晚咱们不回家吃饭了,我们两个去外面吃。”

  宋九月很想问对方,怎么突然要在外面吃饭了,可看傅殃的样子,神神秘秘的,似乎并不打算透露什么,她也就懒得再管,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。

  到了下班的时候,傅殃很准时地从办公室里出来,将她的手拉着,两个人一起下了楼。

  直到进了酒店,宋九月看到满世界的玫瑰花,心里才颤抖了一下。

  周围有很多花瓶,花瓶里都是大红色的玫瑰花,花瓣上还带着露珠,看来都是新摘下的。

  她刚想转头问傅殃,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过刚刚转过身子,就被对方吻住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最后还被他推在墙上,腰被禁锢着,动不得分毫,她似乎是被人壁咚了。

  傅殃亲够本了,才停下,指尖擦了擦她的唇瓣,眼里有些笑意。

  “宋九月,你是不是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?”

  宋九月的脑海里开始飞快地思索起来,发现今天还真是自己的生日,不过她是真的忘了,毕竟以前她从来没有过什么生日,傅殃是怎么知道的?

  傅殃将她的手拉着,两个人去了楼上的一个包间,他拿过桌上的一束玫瑰,放到了宋九月的怀里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一下,看到屋里的装饰,很漂亮,大概就是那种情侣包间,处处透着温馨和浪漫。

  桌上已经摆了小吃,并不是什么牛排之类的,毕竟她以前就告诉过傅殃,比起西方人的那些玩意儿,她更喜欢吃国内的食物,所以桌上摆的,几乎都是冰激凌之类的小甜食。

  宋九月想跳起来,狠狠的在他的脸上亲一口,抱着玫瑰花坐下,拿过勺子先给傅殃喂了一口,自己才吃了起来。

  桌上的都是小吃,没有辣的,大概这样的场合,不适合吃辣的食物吧,满满的一桌子,要么是水果沙拉,要么是袖珍的素丸子,光是看着,就很有食欲。

  宋九月将怀里的玫瑰花放到了一旁,隔着巨大的落地窗看过去,发现外面的整个天空都被点亮了,五颜六色的烟花闪了起来,隐隐的形成了一个“九”字。

  她捏着勺子的手顿了顿,看了对面的傅殃一夜,发现这个男人要是浪漫起来,自己还真是抗拒不了分毫。

  傅殃静静的撑着下巴,看到宋九月嘴里鼓鼓的,吃完这个,又向另一个盘子进攻。

  有些好笑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,也是鼓鼓的,她的嘴里还塞着食物,像只金鱼一样,两旁都鼓了起来,被他这么一捏,脸上瞬间起了两道红痕。

  傅殃挑挑眉,停住了在她脸上作乱的手,安静的推了自己面前的东西给她,就怕把这个人给饿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