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二十一章 把他们的幸福打下来
  两人都抬头看着还在天上飘着的孔明灯,没有说话,十指相扣,这种甜蜜的氛围,光是看着就已经很让人扎眼睛了。

  “亏得今天某人还急匆匆的下去英雄救美,结果人家转眼就和男人在这里卿卿我我,红莲,心里好不好受?是不是针扎一般疼。”

  自从看出他对宋九月的那点儿情愫以后,旁边的男人就一直嘲讽他,似乎只有他难受了,他的心里才会好过一般。

  红莲不说话,一双眼睛静静的把不远处的两人盯着,心里又酸又苦,似乎苦胆已经破了,溢了水出来,整颗心脏都是苦的。

  湛抱着怀里的猫,将背缓缓的靠在椅背上,很乐意见到这一幕,只要是能让他这个弟弟崩溃的事情,他都愿意见到。

  红莲拿出一根烟,本来想要在这里点燃的,但想到什么,又将它放了回去,眯着眼睛不说话。

  “开车。”

  湛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,心里有些嘲讽,当初为了一个女人背叛他,就应该想到现在这个结局。

  女人啊,又虚伪又造作,虽然宋九月是有那么一点儿特别,可是那又怎样,女人的劣根性在那里,再怎么改变也抹杀不了这个事实。

  汽车缓缓的启动,离开了大概一百米左右。

  “莲,陪我去吃饭。”

  湛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,眼里深沉,这个人似乎从来没有陪自己吃过饭吧。

  红莲依旧沉默,看到外面的蛋糕店,眼里亮了亮。

  “停车。”

  司机听话的想要停下,但是另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又传进了他的耳朵。

  “不许停。”

  司机左右为难,他可是知道这两个人的关系啊,现在一个要停,一个不许停,这不是在为难他么。

  红莲的眼里闪过一丝怒火,扭头看着一旁的人,很想将这个人丢出去,这车是他叫来的,这人出来似乎没有开车吧。

  湛挑挑挑眉,指尖在红莲的脸上摸了一下,嗯,很滑,他这个弟弟的皮肤,果然跟女人一样呢。

  红莲差点儿吐了,一脚踢在了司机的椅子上,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的。

  “我说停车!你耳聋了是吗?!”

  司机心脏一抖,立马将车停了下来。

  红莲打开车,将车门关的震天响,往回走,去刚刚那家蛋糕店,今天是宋九月的生日,他肯定要送她生日礼物的。

  湛看着他的背影,嘴角勾了勾,看来是认真了啊,认真的喜欢一个人,这样都还不放弃,不知道是傻,还是用情至深。

  “别等他了,他喜欢玩浪漫就随他去。”

  司机捏着方向盘的手紧张的出了汗,下次他再也不出来了,每一次都是这样,夹在两个人的中间,像是夹心饼干一样,难受的要命。

  红莲去蛋糕店里买了一个小巧的蛋糕,让这里的店员直接送去傅殃的地方,再三嘱咐,那个地方外人轻易进去不了,不过可以找门口的保安帮忙。

  店员答应后,他才松了一口气,出了店门,看到那辆车已经开走了,嘴唇抿了抿,抬头看了一眼天上,不知道为什么,他一眼就看到了还飘着的那盏孔明灯,心里烦躁极了。

  感觉那像是宋九月和傅殃的幸福,高高在上的在天上嘲笑他。

  宋九月,对不起了。

  红莲这么想着,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,大概十分钟,陈亦白就开着车过来了,看到面前的人,嘴角抽了抽。

  红莲很自然的上车,现在是一身男装打扮。

  “你让我带那玩意过来干嘛,你今晚该不会要去刺杀谁吧。”

  红莲不说话,上车从座位上拿出一把长枪,这个射程很远,至少把那盏孔明灯打下来不是问题。

  “开车,往右拐。”

  陈亦白很想对他说,能不能把枪放下再说话,但是这个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他心肝颤抖的将方向盘转了转,当看到天上的孔明灯时,嘴角抽了抽。

  红莲的枪法很准,只一枪就把那东西打下来了,因为宋九月在上面写了大字,哪怕距离有些选,但孔明灯是亮着的,映衬的整个纸面特别清晰,所以他还是隐隐能够分辨出哪个是宋九月和傅殃的。

  陈亦白扭头看到天上掉下来的一盏孔明灯,脸上抖了抖,这红莲到底他妈的是要干什么,折腾这么久,就为了把一盏破灯从天上打下来?

  红莲打开车门,走到掉地上的孔明灯面前,因为落下来的原因,纸已经被烧穿了,只留下一个“傅”字,冷哼了一声,将灯架子提了起来,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面。

  心里有种变态的快感,抢了宋九月还想幸福,这男人简直是在做梦。

  陈亦白看到那个“傅”字,似乎什么都明白了,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惹谁都行,就是不能惹这种小心眼的男人,心眼小起来啊,也就像针孔那么大。

  要不是因为孔明灯是宋九月放的,红莲恐怕还要朝那灯上吐口水,这样才能消散他心里的郁气。

  “你这样有意思么,我说红莲,你虽然平时穿着女装,但可是实实在在的爷们啊,怎么这种小肚鸡肠的行为也做上了,和那些勾心斗角的女人有什么区别。”

  “你懂个屁!我打下来的是宋九月和傅殃的幸福,扎我的眼睛,活该。”

  陈亦白的嘴角抽了抽,看到红莲上车,突然觉得自己对这男人似乎是有了新的认识。

  反正只要他开心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哪怕在别人的眼里那很不可理喻,但只要他想,就做不成的。

  红莲上了车以后,将手中的枪一抛,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,一想到自己将宋九月和傅殃的幸福打了下来,畅快的要命。

  两个人去别处秀恩爱不好么,非要出来扎他的眼睛,不是活该是什么。

  傅殃要是知道自己的孔明灯被红莲打下来了,估计会提枪上阵的和他对决不可,可是现在他已经和宋九月去回家了,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儿。

  不然他非得让红莲知道,一个男人的心眼,还能比针孔小。

  宋九月今晚一直都带着笑容,偶尔抬头看着傅殃,眼里盛满了星星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