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是你一个人的宝宝
  她刚想说点什么,客厅的门铃就被人按响了,秋姨已经睡觉了,这个时候谁还会来?

  打开门一看,门外的似乎是什么店员,手里拿着一个小型的东西,看到她后,眼里亮了亮。

  “请问你是宋九月小姐吗?这是有位先生给你订的蛋糕,请你查收一下。”

  宋九月还以为是傅殃买的,嘴角勾了勾,在上面亲了自己的名字,把蛋糕接过,转身放到了茶几上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刚好从厨房出来,看到桌上的小蛋糕,很漂亮,以为是宋九月自己买的,眼里有些笑意,这个人今天都吃了那么多了,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吃下东西。

  宋九月把蛋糕切成了好几块,知道傅殃不吃这东西,自己坐在沙发上美滋滋的吃了起来。

  想着还是傅殃了解她,不管再多的东西,她都能吃下去,很多时候她也怀疑,自己的胃是不是无底洞,都不会填满一般。

  美丽的误会就这样产生了,傅殃以为这是宋九月自己买的,所以并没有阻止,而宋九月以为这是傅殃订的,吃的很欢快,所以笑到最后的人,其实还是红莲。

  过了一会儿,又有人按门铃,宋九月刚打开,眼前就出现了很大一束的蓝色妖姬,特别漂亮,和玫瑰的妖娆不同,这种花处处透着冷艳,神秘。

  傅殃挑挑眉,想着难道宋九月喜欢的不是玫瑰,而是这种东西,有些后悔刚刚没有把所有的花都买齐,把酒店都铺上,那样就能知道宋九月到底喜欢什么了。

  宋九月依旧签了名字,这束花很大,下面还有一张卡片,她看了才知道,原来有九十九朵,花的中间还有一个礼盒。

  傅殃怎么会送她这东西?很好奇的将礼盒打开,发现里面是一串手链儿,光是看着都觉得不便宜了,迎面扑来一股土豪的气息。

  旁边的傅殃这个时候总算是看出一些端倪,宋九月平时不会买这些东西的。

  眉头蹙了一下,将花拿了过来,蓝色妖姬的话语,相守是一种承诺,呵,还真是挺浪漫的,是哪个不怕死的男人,敢送花勾搭他的女人,简直活腻歪了。

  傅殃的心里气坏了,这可不就是在打他的脸吗?

  宋九月看到傅殃的神情,也发现一些不对劲儿了,抖着手将花放在了茶几上,坐得很乖巧,大概就是,我也不知道这是谁送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“很喜欢这个?”

  傅殃拿过了花,放在手里捏着,嗯,对方还挺用心的,这不是后天染色的蓝色妖姬,因为现在市面上的蓝色妖姬大多数都是染色的,但这个不是,这应该是最开始的时候就浇染培养出来的。

  嘴角勾了勾,将花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,发现垃圾桶太小,根本装不下,眉头皱了一下,伸出一只脚,使劲的踩了踩,蓝色妖姬总算是彻底的消失在他的面前。

  宋九月的心里抖了抖,为送花的人默哀。

  茶几上还有那串手链,傅殃的视线又瞄向了手链,拿过来打开一看,又是高端奢侈品,上一次拍卖会上他见过,价格在七千万左右,这个人为了讨好宋九月,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。

  宋九月全场没有开口,完全是把东西交给傅殃处置,以示自己的忠贞。

  傅殃很满意,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,乐呵呵的坐下。

  “宋九月,老实告诉我,你有没有在外面和别人眉来眼去?”

 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这似乎是上一次她问傅殃的问题,这个时候被人家还回来了,还真是风水轮流转。

  马上伸出三根手指朝天,脸上一本正经。

  “傅殃,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,我也不知道送花的是谁,还以为是你呢,都打算夸奖你了,你放心,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宝宝。”

  傅殃被对方严肃的脸色逗笑了,又听到“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宝宝”这句话,没有忍住低笑出声,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。

  “多大的人了,还说自己是宝宝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傅殃这么宠着她,可不就是把她宠成了一个啥也不会的智障宝宝么。

  傅殃拍了拍自己的旁边,示意宋九月坐过来,宋九月的眼睛弯成了月牙,知道这件事儿算是过了,起身坐到了他的旁边,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他一把抱住了。

  “宋九月,那条手链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宋九月知道这是傅殃在试探她的态度,这个时候哪里敢犹豫,马上开口。

  “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。”

  傅殃嘴角勾了勾,很满意她的态度,将手链拿过,揣进了自己的兜里,反正不管怎样,不会再让它出现在宋秋月的视线范围内了。

  而另一边,红莲压根儿不知道自己送的东西已经被傅殃劫持了,蓝色妖姬还被扔进了垃圾桶,甚至被那男人踩了几脚。

  不得不说,两个男人的心眼还真是一样的小,他打落了傅殃的孔明灯,傅殃踩碎他的蓝色妖姬,两人还真是半斤八两,谁也不肯让着谁。

  不过让红莲感到欣慰的大概就是,那个蛋糕被宋九月尝过了,虽然他并不知道,但多少算起来,他还是赢了傅殃的。

  但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那么贵的东西转手就进了傅殃的口袋,还真是憋屈。

  虽然这些钱对红莲来说压根不算什么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,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张卡,反正从来没有为这个东西愁过。

  和陈亦白回了家以后,心情很好的开了一瓶红酒,撑着下巴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。

  陈亦白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这个人说两句了,很郑重的坐到了他的对面。

  “红莲,我知道你喜欢九月,但作为她的哥哥,我还是希望她能够幸福,她和傅殃至少在我看来是很幸福的,傅殃也很宠她,你要是从中插一脚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红莲挑挑眉,不知怎的,看面前这个人似乎也看不顺眼了,据他所知,陈亦白和宋九月可不是亲生兄妹啊,既然不是亲生兄妹,发生一点什么也是情有可原的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