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二十三章 撞上人家的车了
  这么想着,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,瞬间激动了起来,这陈亦白也是个潜在的情敌呀。

  陈亦白一愣,不懂这个人怎么突然就激动了,嘴角抽了抽,还没反应过来,差点被一个杯子砸到了脑袋,险险躲开。

  “我说陈亦白,你和宋九月似乎不是亲兄妹吧?对她这么好,难道就没有什么企图吗?”

  红莲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陈亦白,陈亦白被对方这话问得有些懵逼,反应过来后,很想一拳砸到红莲的帅脸上。

  造谣什么不行,偏偏造谣他和九月,这男人估计是被傅殃给刺激到了吧,现在看谁都是情敌吧。

  叹了口气,算了,要和这个人沟通,还不得把自己气死。

  陈亦白很理智的冷静了一会儿,懒得再和这个人说话,起身直接上了楼。

  这在红莲看来,那就是做贼心虚了,冷哼了一声,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,觉得什么味道都没有。

  说起来,他比傅殃还先遇到宋九月吧,怎么宋九月就喜欢上那个人了呢,真是搞不懂。

  红莲大概不知道,爱情是不分什么先来后到的,所有的相遇都要给真爱让路,这个问题他也是到最后才懂的,不过那个时候一切都迟了。

  宋九月压根儿不知道那些东西是红莲送的,就算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,毕竟红莲在她的眼里是女孩子,女孩子怎么可能给女孩子送这些东西。

  第二天的时候,她依旧自己开车去公司,因为脑海里一直都在想昨晚上的花,活了大半辈子,好不容易也有了一朵烂桃花,居然不知道是谁,想想还真是憋屈。

  宋九月这么一走神儿,没有注意到前面停了一辆车,直接撞到了人家的屁股上,不过她的速度并不快,这么一撞,人没有出事。

  这周围并不是什么商业街,人流量很少,但这里是允许停车的,这事儿她还得负主要责任。

  她下车,看到前面已经有司机下车了,嘴角抽了抽,走到前面看到车牌,才知道人家这车还不便宜,这么一撞,十几万估计没了。

  车的窗子是紧闭的,她并不知道里面坐的是谁。

  司机显然很气愤,好端端的在旁边停个车,结果被后面的人突然撞上来,换谁不生气,可看人家还是个小姑娘,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  他只是个司机,这钱该不会让他出吧?他今天可是第一次上班。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,你看一下这大概要多少钱?”

  司机听到她这话,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只要不是自己赔就好了。

  第一天上班什么都还没有捞到,结果赔了十几万,换谁估计都得心肌梗塞吧,还好这姑娘虽然撞了他们,但态度还算可以。

  这么想着,去后面看了一下被撞的地方,发现有个地方已经陷进去了,嘴角抽了抽,这可不是喷漆就能解决的事。

  今天他开着车的时候,也有些小心翼翼的,因为知道这是贵车,普通人可能根本没有想过这个价格,不过他看了一眼那姑娘开的车,似乎也不便宜,知道她能承担得起,也就不再客气。

  不过这个时候,车门被人打开了,宋九月看到西装领带的男人,眉头皱了一下,总感觉这个人很熟悉,在哪里见过,可是她压根想不起来。

  盛珏却是认识这个人的,眼睛闪了闪,司机走了过来,态度很恭敬。

  “盛先生,如果要去修理店的话,可能得十万左右。”

  盛珏的视线在宋九月的脸上转了一圈,发现这个人从始至终都波澜不惊的,嘴角勾了勾。

  他可听说了,宋九月是从小地方出来的人,一个小地方来的人,现在听说这个数字,脸上居然什么表情都没有,看来傅殃把人调教的很成功啊。

  这么想着,眼里闪过了一丝玩味。

  “小姐,你撞了我的车,是不是应该陪我去一趟修理厂?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一下,不过人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也不过分,说到底她得负主要责任。

  这里是可停车路段,她没有注意撞上了别人,人家没有破口大骂,已经很有礼貌了,点点头,上了自己的车,意思很明显,她跟在他们的后面。

  盛珏上了车以后,指尖一直在座位上敲着,嘴角勾着笑意。

  上一次的画展他也在,当时宋九月已经初露锋芒了,他可不相信她是盛阑珊所说的那种女人,现在的宋九月比盛阑珊这些人高了可不止一个档次。

  半个小时以后,汽车在修理厂停了下来,司机将车开了进去。

  盛珏下车,在原地站着,宋九月也不好意思待在车里,跟着下去,里面在评估这一次的损失,这个司机确实没有骗她,大概也就在十万左右。

  “我会给你钱的,你可以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吗?或者我现在直接转账给你,能把你的电话号码说一下吗?”

  盛珏挑挑眉,低头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我可以理解成……你是想要我的电话号码么?”

  宋九月愣了一下,没有想到这个人会这么想,眉头微微的蹙着,虽然她承认这个人长的确实有几分味道。

  但他的那张脸庞,总带着一丝阴沉,整个人如同围绕着一层乌云一般,给人的感觉很不好,她可不希望自己和这种人有交集,摇摇头。

  “我直接给你支票吧。”

  盛珏勾唇,虽然上一次盛阑珊给他提议过,把宋九月抢过来,对傅殃会是一个极大的打击,但他看到面前这个女人,突然觉得当时的盛阑珊目光是多么的短浅。

 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轻易的就喜欢上另一个男人,至少在对待感情方面,她是忠贞不渝的。

  她不在乎权势,也不在乎金钱,或许因为这所有的一切,傅殃都有,那么这个人凭什么会喜欢别的男人。

  盛珏虽然不是个好人,但这点基本的认知还是有的,不过既然遇到了这个人,他总得调戏一下对方。

  “小姐,赔钱就免了,请我吃个饭吧。”

  宋九月愣了一下,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