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傅少也会失眠
  “宋九月,你害了宋家还不够,难道现在还要杀我吗?我告诉你,你会遭报应的,表姐一定会回来收拾你的,她一定会为我报仇!你这个贱女人,你今天要敢动我,宋家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宋家?这洛城哪里还有什么宋家。

  宋九月以为这宋骄骄是被吓魔怔了,不过仔细回忆她话里的内容,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。

  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,她记得自己当初是把宋家送到交通闭塞的地方去了,在别人的眼里,宋家应该完了才对,可这宋骄骄信誓旦旦的,似乎对宋家还有极大的信心。

  “宋妍想回洛城?”

  宋九月问了这么一句,发现宋骄骄的脸上有着震惊,嘴角勾了勾,看来她猜的没错啊,宋妍到现在还不死心,居然还想回洛城。

  她站了起来,将枪收进了包里,看着宋骄骄的目光有些轻蔑。

  “假如她真的能回来,我倒是不介意在洛城等她,宋骄骄,两天之内不还钱,就等着警察上门吧。”

  宋九月说了这么一句,转身就进了车里,将汽车启动以后,不再搭理还留在原地的两个人。

  宋骄骄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仿佛捡回一条命一般,“哇哇”的大哭起来,狼狈的想要上前去抱住盛珏的腿,却被盛珏一下子躲开了,有些嫌恶的看着她。

  宋骄骄一愣,眼里闪过一丝愤恨,都说男人翻起脸来比翻书还快,她算是见识到了。

  这男人现在的样子,看来是想甩了她啊,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。

  宋九月,你得意不了太久的,表姐早晚会回来收拾你的……

  盛珏蹙眉看着还在原地坐着的女人,脸上有错嘲讽,并不是他讨厌女人,而是讨厌这种自作聪明的女人,没有摸清情况就贸然去招惹,和作死有什么区别。

  他倒是有些理解傅殃为什么会喜欢宋九月了,很聪明,很果断,至少不是这些蠢货能够相比的。

  司机在一旁静静的等着,看到这里的一切已经差不多结束了,马上打了电话。

  不一会儿就有另一辆车来接他们,车厢里很贴心的放了新的西装。

  盛珏上车以后,眼里一直沉浮着,想到刚刚宋九月泼完水后小人得志的样子,心里就憋着一口气,不吐出来,还真是不痛快,最后那人离开的时候,眼白都没有给他一个,真是可气。

  另一边,宋九月似乎反应过来了,宋骄骄叫那个男人珏,而司机又称呼那个男人盛先生,原来就是最近接管盛家的盛珏。

  真没想到,两人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,不过从今以后那个男人算是被她划进黑名单里了。

  轻浮阴沉,不好招惹。

  得出这么个结论以后,她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,将车停在了盛腾大楼下面,刚上顶层,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,就发现桌上放着一张纸条。

  ——迟到两个小时,罚。

  看这字迹,肯定是傅殃的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拿过笔在上面写了“么么哒”这三个字,末了在下面添了一句话。

  ——还罚吗?

  写完这些后,她讲纸条捏进手里,起身推开办公室的门,看到傅殃没有在里面,嘴角勾了勾,把纸条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。

  正打算转身离开,就看到休息室里出来一个人,不是傅殃又是谁,这大白天,大早上的,堂堂老板居然睡大觉?

  宋九月挑挑眉,眼神看了看窗外,发现今天有阳光,现在的阳光洒在身上,只会感觉到温暖。

  “天气不错。”

  她说了这么一句,看到傅殃已经在看那张纸条了,眼里闪了闪,她本来想悄悄放在这里,然后自己转身走的,这么被他当着面看,还真是挺尴尬的。

  “是啊,天气不错,适合一起睡觉。”

  傅殃说了这么一句,将宋九月拉了过来,抱在怀里,声音带着初醒的沙哑。

  早上看不到这个人,文件也懒得处理了,所以干脆去休息室睡了一会儿,他突然发现,看不到宋九月,对一切都没有兴趣。

  “迟到这么久,干嘛去了?”

  宋九月觉得傅殃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警告,毕竟昨晚才发生那样的事儿,傅殃现在肯定是把她看得更紧了。

  “车被一个讨厌的人刮了,去了一趟修理厂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傅殃将她抱了起来,朝着一旁的休息室走去,反正上午的时间已经废了,还不如好好的睡一觉。

  宋九月被他放到床上才反应过来,大白天的,傅殃怎么会这么困,眉头皱了一下。

  “傅殃,你昨晚睡得很晚吗?”

  傅殃闭着眼睛不说话,他不会告诉这个人,昨晚被那一束蓝色妖姬整得心情郁闷,翻来覆去的想了一晚上也猜不到送花的人是谁。

  一想到有人在暗地里觊觎宋九月,他还哪里睡得着,恨不得把那个人挖出来,先杀再鞭尸。

  宋九月看傅殃不说话,转身窝进他的怀里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也睡了过去。

  两个人堕落了一个上午,宋九月总算是开始工作了,不过刚打开电脑,qq上就收到一条陌生人发来的消息,眉头蹙了蹙,似乎是一个视频,她毫不犹豫的点开。

  视频中是一个男人在弹钢琴,她盯着这个场景,精神正高度集中的时候,里面突然传来一声可怕的女鬼尖叫,整个画面也突然变成了一片血红,一个狰狞着脸的人出现在视频中,不停的尖叫,整个顶层办公室都听到了。

  她的心里惊了一下,承认自己被吓到了,马上关了视频,整颗心似乎要跳出胸腔一般,牙齿咬了咬。

  “宋九月,你没事吧?”

  路过的人看到她脸上发白,停下来关心的询问道。

  宋九月摇摇头,看着qq上那个陌生的号,点进主页,发现里面什么线索都没有,qq等级也很低,似乎是一个新申请的号,至于目的,自然是为了吓她。

  宋九月的眼神眯了眯,手指在键盘上面不停的敲击着,不一会儿,那个qq的关联qq就被她翻出来了,跟着亦白哥学了这么久,这种事做起来还是不难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