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女人作起来
  两人听到这话,差点儿笑出声了,还以为这人真的是来找盛琅的,原来是眼红苏小小拿了MV的女主角啊,这盛阑珊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。

  以前她怎么骂江影的都不记得了么?江影怎么可能找她当女主角,况且嫉妒一个才刚刚打算冒头的女艺人,这度量未免也太小了一些吧。

  宋九月和江影相互看了一眼,眼里都有些怜悯,这盛阑珊年纪轻轻的就傻了,真是可惜。

  工作人员接收到江影传来的信号,立即把盛阑珊的胳膊拽住,将人拉着,不让她再靠近,完全是一副对待犯人的姿态。

  盛阑珊走到这一步,算是脸上无光了,被工作人员这么拽着,直接被拽了出去,玻璃门一关,世界瞬间安静了。

  宋九月有些好笑的摇摇头,盛阑珊就是太高看自己了,以为所有人都得把她捧着,结果踢到铁板了吧。

  “我说,盛琅他真的不打算管盛家的事么?那个盛珏可是已经接管了盛家啊,再过不了多久,恐怕盛家就已经彻底的是他的了吧。”

  “盛琅他有我和江孽就够了。”

  江影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,示意了一下在场的人,然后自己跟着宋九月往外面走去。

  “盛琅他待在盛家那么久,应该早就知道盛家已经歪了,翻开那层华丽的毛毯,下面是肮脏不堪的蛆虫,为了维持表面的繁华,他们已经昧着良心做了很多事情,换一个接班人也好。”

  江影淡淡的这么说着,宋九月突然有些羡慕这两个人了,江影为了盛琅,放弃了仇恨,而盛琅为了她,彻底的脱离盛家,两个人这般毫无芥蒂的在一起,足以说明爱情的伟大。

  江影突然抬头看着宋九月,眼里有些慵懒的笑意。

  “你也不用羡慕,傅殃愿意为你放弃更多。”

  江影这么说是有原因的,盛琅告诉过她,傅殃是一个为了宋九月可以放弃一切的人,只是这个人目前还没有发现而已。

  宋九月直到上了车,还在回味江影的那句话,脸上突然有了笑意,她有了傅殃,似乎就已经富可敌国了,确实不用去羡慕任何人。

  将车开回了家,打开家门的时候,看到傅殃正在和小黑玩击掌的游戏,小黑最近似乎胖了。

  傅殃抬头,看到进来的宋九月,嘴角勾了勾,握住小黑的爪子,捏了捏它软软的肉垫。

  “干嘛去了,下午不上班,又到处乱跑,宋九月,你每个月拿着工资,良心痛不痛?”

  宋九月将包丢在了一旁,盛腾所有员工的工资都是计财处统一发放的,所以她的卡里每个月都会收到钱钱,虽然一个月并没有去过几次公司……

  “傅殃,你会不会嫌弃我?除了卖萌,我什么都不会。”

  傅殃摸着小黑的手抖了抖,本来以为宋九月是在开玩笑,但是抬眼的时候,看到她一本正经的在那里胡说八道。

  有些好笑的将她的手拉了过来,像刚刚捏小黑一样,在她的爪心揉了揉,很软,很舒服。

  “会卖萌就够了,不用其他的。”

  宋九月得意的挑挑眉,窝进了他的怀里,似乎还是不确定一般,决定继续作下去。

  “你真的不嫌弃我么?我看很多故事里面都是女人在家里当全职太太,然后每个月还要向老公拿生活费,仰人鼻息,看人脸色,你以后不会也这样吧?”

  傅殃的眉头皱了起来,一把抓住了宋九月脸上的肉,揪的她的脸发红,眉头深深的皱着。

  “那怎么能叫生活费呢,应该换个词,那是上交给老婆大人的月供。”

  宋九月看到说的一本正经的傅殃,满意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,看看这……

  那些男人要是有傅殃一半会说话,想追什么样的女人追不到啊。

  傅殃松了口气,低头拍了拍一旁小黑的头,突然觉得女人矫情起来,真是恐怖。

  “傅殃,我再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爱。”

  宋九月的问题还没有出口,傅殃就淡淡的吐出了那么一个字,连语气都没有变一下。

  宋九月一愣,这个人怎么知道她会问那个问题,有些不高兴了,他是不是在敷衍自己啊,眉头蹙了起来,刚想抬头质问这个人,就被对方一把捂住了嘴巴。

  眼神一抬,看到他带着几丝笑意的眼睛,心里狂跳了起来,没出息的眨了眨眼睛,表示自己不会再乱问了。

  “乖。”

  傅殃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,收回了自己的手,很淡定的说了下面一句话。

  “虽然小黑天天洗澡,不过我刚刚的手摸它的屁股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脸上一僵,低头看了看甩着尾巴一脸无辜的小黑,牙齿咬了咬,朝着傅殃直接扑了过去。

  傅殃很乐意的把她接住,转了个弯,把人压在身下,直接去亲了上去。

  宋九月出口的话瞬间变成了娇嗔,拳头砸在他的胸口,但这对傅殃来说,不痛不痒,反而还有一些刺激。

  在她的脖子上留了几个红印,挑眉看着对方。

  宋九月这下老实了,被人压制着根本动弹不得,只能脸色羞红的看着他,眼里水润羞怯,嘴唇也亮晶晶的。

  “别闹了,宋九月。”

  傅殃说了这么一句后,将她拉了起来,像抱着一只猫一样,抱进怀里。

  宋九月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  小黑在一旁有些看不下去了,抖了抖身子,伸个懒腰以后,缓缓的上了楼,尾巴一甩一甩的。

  不是它说啊,主人真的有些过分了,都把它晾多久了,一直只和那个蠢女人在床上玩,经常把床弄得很响,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在玩什么游戏,居然时常玩到半夜,有这么好玩么……

  小黑作为一头资深的单身豹,自然不懂有对象的好处,所以傅殃肯定不会怪它的,不过提了这么久的母豹,到现在都没有影子,也难怪小黑这么抱怨了。

  两个人就在下面抱着,宋九月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,傅殃将她放到床上后,自己则去了书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