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四十一章 恶劣的报复
  做完这一切以后,宋九月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刚刚抬头的瞬间,看到那个男人坐在隔板的上面,差点没被吓得半死,要是胆子稍微小一点的女孩子,恐怕当场就得尖叫出来。

  她庆幸自己当时并没有叫,不然这个时候,洗手间外面肯定就有人了。

  眼神垂了垂,伸出手指在男人的鼻间探了一下,发现对方并没有死,还有气儿,也就不再管。

  打开洗手间的门,将缴来的枪拿在手上,自己的那把枪被放进了包里,毕竟没有消音,如果子弹射出去肯定会被楼上其他的人发现。

  想到什么?她的脚步顿了顿,回到洗手间,在男人的身上摸了摸,很庆幸的摸出来一个手机,马上打了傅殃的电话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赶到商场的楼下了,捡到了宋九月的那部手机,但并不确定她的位置,所以这个时候有些焦躁。

  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,拿过一看,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,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打电话的是宋九月。

  这么想着,马上按了接听键,里面的女声传来,果然是宋九月的声音。

  “你在哪儿?”

  傅殃问了这么一句,眼神四处看了看,宋九月压低着声音和对方说了几句,发现这个商场的二楼全都是玻璃,而且是双面可视玻璃,从里面能够看到外面,从外面也能够看到里面,嘴角一勾,从一旁走了出去。

  示意傅殃的声音小一些,然后她转去了商场的角落,这个角落对着停车场,假如外面的人要攻进来,这里无疑是最好的地方。

  商场是圆形的设置,只要傅殃在外面绕着走一圈,肯定能够发现她的位置。

  这么想着,立马低头告诉了傅殃这些信息,傅殃的眉头蹙了起来,很想让这个人去找个地方躲着不要出来。

  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,二楼还有多少歹徒,她这么大剌剌的走出来,肯定会成为对方的目标。

  但是他知道宋九月心里的想法,那个人想要变强,想要脱离傅殃这两个字,至于脱离,并不是说要离开他的身边。

  而是众人在想起宋九月的时候,并不是害怕她背后的傅殃,而是害怕宋九月这三个字,假如有一天她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,也就证明她是真的成长了。

  外面还在枪战,但对于傅殃这样的人来说,这种场面见得太多了,心里根本毫无波澜。

  他的身边又跟着墨一和其他人,对着他们这个地方的枪口,早就已经被解决掉了,所以他现在如同逛后花园一样,在商场的周围转了起来。

  站到停车场位置的时候,他看到了楼上的宋九月,对方的手里拿着枪,就靠在玻璃上,脸上很严肃,不过在看到他以后,还是绽开了一抹笑意。

  傅殃的心里安了安,示意了一下跟在他周围的人,不一会儿,就有人拿来了绳子,扔进了二楼。

  宋九月将绳子绑在了一旁的柱子上,傅殃拿过绳子,打算上去二楼,抬头的时候,脸上的神色瞬间变了。

  “宋秋月!!趴下!”

  他有些目眦欲裂,声音带着几分颤抖,宋九月往旁边一滚,抬手往后开了一枪,背后想要偷袭的人,瞬间被倒在了地上。

  宋九月的脸上染了血,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,她很讨厌这样的味道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已经上来了,看到还躺在地上的宋九月,以为她受伤了,连忙跑过去,仔细的给她检查身体。

  “这不是我的血。”

  宋九月淡淡的说道,拿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东西,眼里无比的淡漠。

  傅殃一惊,抬眼看着这样的宋九月,残酷,冷静,甚至是冷静的过了头,缓缓的将人搂进怀里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一下。

  “我没事儿。”

  傅殃的眼里有些幽深,不知道她这样的成长对不对?似乎有些残酷了。

  墨一和其他人这个时候已经都上来了,拿着枪开始去收拾残局。

  傅殃将宋九月拉了起来,眉头一直淡淡的蹙着,宋九月不再依赖他,感觉真是很不好。

  楼上的歹徒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突击进来,被打的措手不及,整个商场这个时候才算是安全。

  宋九月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傅殃,不知道对方这又是怎么了,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沉默。

  “下一次别做这么危险的事儿。”

  傅殃说完这一句,将她的手拉在手里,缓缓地向楼下走去。

  宋九月点点头,最开始的时候,她也是想着找个地方一直躲到事情结束的,可没有想到被那两个男人赶了出来。

  这么想着,去了一楼的那个杂物间,发现里面还有声音传来,嘴角勾了勾,眼睛闪过一丝邪恶。

  拿出枪,在杂物间旁边开了一枪,里面瞬间传来男人的哀嚎声,甚至是哭喊声

  傅殃的嘴角抽了抽,不懂这个人的恶趣味到底从哪里来的。

  宋九月可不管这些,刚刚自己好心提醒这两个男人,没想到他们倒好,抢占了她的位置,还把她赶出去,这不就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么。

  她又何必对这两人客气,这么想着,子弹上膛,又开了一枪,依旧听到里面的声音。

  两个男人在里面哭着,宋九月的心里却想笑,说她恶劣也好,变态也罢,刚刚她就想着事情结束以后,一定要给这两个人好看。

  这个时候听到两个男人悲悲切切的哭声,嘴角一勾,恶劣的拍了拍门,里面的声音瞬间停止了。

  两个男人蜷缩在这样小的空间,本来就已经很憋屈了,现在心脏又被这样折磨着,神经已经处于紧绷的状态,听到外面的敲门声,哭声好歹是停止了。

  他们竖着耳朵想要再听听外面的动静,但是除了敲门声什么都没有,两个人憋着气儿不敢说话,也不敢回答,就那样紧紧的把门拉着,防止外面的人推开。

  宋九月眉毛一挑,将傅殃的手拉着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傅殃这个时候才看到了她手上的伤口,眼里闪过一丝心疼,拿过她的手,放在手心里看了看。

  “别管这里了,我们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