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四十四章 她要听他解释
  房间里面传来男女暧昧的声音,不用说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。

  宋九月的脸上苍白,抬眼看去,发现男女正纠缠在一起,男人是背对着她的,但是那背影很熟悉,熟悉到她想哭,因为无数个夜晚,她也是这样攀着他的背,只是现在将双腿缠在他腰上的人,却变成别人了。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,她竟然觉得有些羞耻,房间里都是香水的味道,这个味道她很熟悉,是盛阑珊最喜欢的一款香水,香奈儿五号,呵,多么有情调啊。

  盛阑珊正娇软的叫着,抬头看到宋九月,先是一愣,然后眼里浮现出一丝笑意,更加用力的攀着男人的腰,叫的更加的开放。

  “小声一点儿。”

  男人开口说了话,狠狠的堵住了盛阑珊的嘴,两人就这么缠绵的吻了起来。

  宋九月的浑身都没有力气,刚刚她还麻痹着自己,想着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脸,不能就这么认定他是傅殃,这样对傅殃太不公平了。

  可是那个男人开口的一瞬间,她所有的幻想和侥幸都被击的粉碎,那人分明就是傅殃啊,背影还有声音……

  傅殃……

  傅殃他和盛阑珊这样的女人上床……

  宋九月的眼眶通红,心脏如同被什么撕开了一般,滴着血,疼……

  傅殃对她来说是什么呢,是灯塔,是信仰,是她这辈子最美好的期盼和追求,可是这座灯塔,这个时候倾倒了,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在嘲笑她一般,嘲笑她有多么的天真。

  宋九月的浑身发抖,将门关上以后,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疼,心脏那里疼的快要死去一般,她拿出手机,想要给傅殃打个电话,可是颤抖的手指根本不能准确的按键,到最后有些没出息的顺着墙壁缓缓的蹲了下去……

  酒店的隔音很好,她再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了,哈,真好……

  宋九月的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,紧紧的抱着自己,喉咙堵的发疼,只能紧紧的咬着牙关,不让哭声溢出来。

  江孽那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的身边了,手里抱着刚刚前台给他的玩偶熊,看着抱着身体坐在地板上的宋九月,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纸,放到了对方的面前。

  “宋九月,别哭了。”

  人有时候就像一个孩子,你拼命压抑着悲伤,假如没有人来问你,也许你会一直把自己压抑着,可是一旦有个人这么关心问候,你就会觉得那悲伤已经沸腾到压抑不住的地步了。

  宋九月的哭声慢慢的传了出来,用力的擦了两下眼睛后,她将江孽抱进了怀里,嗓音沙哑。

  “今晚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,连江影也不要说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江孽扭头,看到宋九月通红的眼眶,小手拿着纸巾,给她擦了起来。

  宋九月的鼻头一酸,眼泪唰唰唰的又掉了下来,咬着牙齿哭了一会儿,才牵过江孽的手。

  “不晚了,回家吧。”

  江孽扭头,看到一旁紧闭的房门,不知道宋九月在里面看到了什么,想来应该是很不好的画面吧,今晚看到傅叔叔搂着一个女人的时候,他也吓了一大跳。

  因为妈妈说过,宋九月喜欢傅叔叔,傅叔叔是宋九月一个人的,别的女人不可以靠近他半步,所以他才打了宋九月的电话,可是现在,他不知道自己打这个电话对不对,宋九月是他的朋友,他不想让她伤心。

  宋九月的眼眶一直红着,将江孽牵到了楼下,嘴角扯了扯,弯身捏了捏他的脸。

  “记得我刚刚给你说过的话,回家吧。”

  江孽点点头,还是有些担心她,刚刚他上楼的时候,感觉整个走廊都溢满了一种名为绝望和悲伤的东西,宋九月的心里肯定不好受。

  江孽垂头丧气的抱着怀里的熊,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

  “少爷,回去吧。”

  阿大将他抱上了车,看到这个人心情不好,难得的柔和了一下脸上的表情。

  “少爷,你还小,以后就懂那种感觉了,宋小姐现在肯定是不好受的,但是她已经是大人了,知道怎么去解决这件事。”

  江孽点点头,想到刚刚宋九月告诉自己的话,脸上突然严肃了起来。

  “今天的事情,不要告诉别人。”

  阿大看到这个人的表情,有些好笑,但也恭敬的点点头。

  “少爷,你放心,我不会告诉别人的。”

  江孽这才松了口气,看着怀里的熊,突然觉得它似乎没有那么可爱了。

  而另一边,宋九月已经上了车,扭头看了酒店一眼,眼里泛酸,强迫自己不再去看,将车启动,回了家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,现在再看到这栋房子,她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将汽车停下,看到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坐在路口的小黑,眼里又热了起来。

  她刚下车,小黑就扑上来了,伸出爪子想要跟她击掌,但宋九月却将它的爪子握在了手中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小黑一愣,伸出尾巴甩了甩她的腿,很轻,它知道,这个女人应该是心情不好了。

  主人不在,它一头豹能怎么办,正想着怎么哄这个女人开心,它就被人一把搂住,差点儿窒息而亡。

  宋九月把小黑搂着,刚刚努力压抑的委屈和恐慌这个时候才完全的爆发了出来,放开嗓子哭着。

  小黑浑身的毛都快立起来了,但是这女人把它抱的紧紧的,它只能这样站着,任由她把眼泪和鼻涕抹在它的身上。

  “小黑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可怜,傅殃他怎么是那样的人……”

  小黑的尾巴甩了甩,算是回应,偶尔低吼一声,似乎是在帮着宋九月骂它家主人。

  宋九月哭了半个小时,心里的堵着的东西才算完全消失了,她低头擦了擦眼睛,拍了拍小黑的头,然后拿出手机给傅殃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她要听他解释。

  傅殃现在还在远离洛城的地方,因为湛的人突然袭击这个位置,他只能亲自过来看看,这些年他和湛交手过几次,那个人十分狡猾,每一次快被抓住的时候,都会金蝉脱壳的溜走,然后下一次再出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