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四十六章 无家可归
  还是说女人总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,将她的手拉着上了楼,推开卧室的门以后,把她抱起来,直接放到了床上。

  “好好睡觉,不要想东想西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自己往里面挪了一点儿,不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,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,可是刚把眼睛闭着的瞬间,她就已经睡过去了。

  傅殃看着她的睡颜,将房间里的温度调高了一些,在床上缓缓的坐了下来,宋九月今晚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说那些话的,是不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她误会了……

  眉头皱了起来,看来明天得好好去调查一下了,他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他和宋九月之间的关系,谁都不行。

  这么想着,去浴室洗了一个澡,出来的时候,发现手机屏幕一直亮着,拿着去了阳台,是墨一打过来的,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干净了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明天回来吧。”

  傅殃说完这么一句,挂了电话,想到刚刚宋九月的表情,心里烦躁的要命,那女人到底无缘无故的,为什么要说背叛离开之类的话,抽了一根烟出来,点燃后在阳台上静静的站了一会儿。

  应该是有谁在宋九月的面前说了什么话了,明明今天早上还好好的,看来对方是趁他不在,在宋九月的面前说了煽动性的话。

  宋九月一觉睡到中午,醒来的时候,傅殃居然还在旁边,只是还没有醒,静静地把她抱着,眼睑下面有些黑眼圈,看来昨晚没有休息的好。

  宋九月伸手淡淡的抚了上去,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看,这么久如梦如幻的生活,她都快忘记自己和他之间的差距了。

  他是高高在上的洛城傅少,愿意陪着她成长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,怎么会一辈子就她这么一个女人,世界上的千娇百媚那么多,难道这人真的不动心一下么?

  嘴角扯了扯,叹了口气,悄悄的起床,穿戴完毕后下了楼,发现秋姨已经做好早餐了,随便拿过两片面包吃了一点儿,摸了摸小黑的头,拿过车钥匙便出了门。

  想出去转转,她不想待在家里,只要面对傅殃,她就怕自己绷不住表情,把所有的委屈都倾泄出来。

  在洛城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圈后,已经是中午了,手机上有傅殃的几个未接电话,可是她不想接,最后直接将手机关机,把车停在咖啡厅的门口。

  她是第一次不想接傅殃的电话,以前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那个人的声音,可是今天,她却想自己好好的静一静,理一理昨晚发生的事情。

  看了一眼旁边的咖啡厅,走了进去,要了一个角落的位置,静静的坐了下来,傅殃和盛阑珊……

  傅殃眼光会这么差么?

  宋九月的眉头紧紧的蹙着,就算傅殃要出轨,也应该找一个德行兼备的女人吧,为什么会找上盛阑珊,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了?

  宋九月正这么想着,听到隔壁传来声音,浑身一僵,捏着勺子的手紧了紧,屏气凝神的听了起来。

  “傅少,你为什么要和宋九月在一起啊,大家都说她配不上你,洛城那么多大家族的女人,随便一个就甩了她十条街吧。”

  有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,不是盛阑珊的,今天似乎已经换人了,不过声音依旧娇滴滴的。

  宋九月抬头,,想要看穿面前这扇花墙,将视线投在一墙之隔的两个人身上,可是现在,她连站起来都不敢,生怕暴露了自己。

  “当初宋家的人不要她,宋妍处处让她背锅,我只是觉得她可怜罢了,像一只小动物一样,需要人的疼惜,所以我才把她带在身边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什么,淡淡的扭头看着窗外,这声音是傅殃的,以前无数个夜晚,都是这样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低语着,很低哑动听,像是优雅的乐曲,牵人心魄。

  可是这个时候,那声音却如同一把把刀子一般,狠狠的扎向她的胸口,疼的她浑身颤抖,心口发麻。

  “傅少,你会和她结婚么?我怎么觉得你很喜欢她呢?”

  “很期待她的改变罢了,那样懦弱的一个人,改变过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很期待,一个处在社会底层的人,最后是怎样逆袭的。”

  处在社会底层?是在说她宋九月么?

  宋九月低头嘲弄的笑了一声,比起傅殃那种大家少爷,她还真像是处在社会底层的人,不过现在正努力的向上爬而已,所以那个人其实只是好奇她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么……

  隔壁的声音响了一下,宋九月抬头,刚好赶到那个人站起来的背影,还有旁边娇俏的挽着他的女人,透着一丝灵气,看向他的目光有着赤裸裸的爱慕。

  宋九月就这样看着,没有起身追上去,也没有歇斯底里的大哭大闹,当一个人真的看的很明白的时候,大概心里便如同荒漠一般了吧,寸草不生。

  面前的咖啡已经凉了,她没有再喝一口,静静地把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看着,不知道他们是否也曾为了某个人烦恼苦闷,像现在的她一样。

  ……

  傅殃发现宋九月不接电话,最后竟然还直接关机,出门上车,想要将汽车发动,可是想了一会儿,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阳穴,那女人到底在别扭什么。

  外面已经在下大雨了,宋九月的手机关机,根本定位不到她的位置,他开车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圈儿,最后还是决定让他的人出去找。

  雨越下越大,洛城很少有这样大的雨,落在车窗上,甚至能够遮蔽视线,连雨刷也有些不管用了,整片天空都阴沉沉的。

  宋九月将车开到一个地方后,淡淡的叹了一口气,坐在车上发了一会儿呆,回过神来的时候,苦笑了一声。

  这个大雨倾盆的时刻,她竟然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了,离开了傅殃,她有些无所适从,像条无家可归的狗一样。

  她将手机开机,给亦白哥打了一个电话,如同一个没有家的人的最后一丝期盼。

  陈亦白总感觉这样的天气要出事儿,连游戏也没有打,心里一直狂跳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