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四十八章 海滩上有尸体
  “哈哈哈哈哈,这下那贱人还不死!!走走走!回去领钱!!”

  有男人嚎着嗓子叫了一声,撑着伞从车上走了下来,这才发现,雨竟然停了,这也太离奇了,刚把那女人弄死,雨就停了……

  “老大,要不我们还是过去确认一下吧,盛小姐不是说了么,一定要确认对方已经死亡。”

  旁边的人小声的说了这么一句,踩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,那辆汽车已经变形了,现在还在冒烟。

  但是当几个人走过去的时候,发现车里空无一人,低咒了几声,相互看了看。

  “那女人去哪儿了?难道我们追了大半夜,追的是辆空车?!艹!”

  “哗!”

  一个浪头打过来,几人直接被冲出去很远,狼狈的摔在了海滩上,今晚涨潮,海水看着竟然是黑色的,有些恐怖,尽管这里有灯光,旁边还有酒店,但是这样的夜晚,根本没有谁找死的来海上散步。

  几个男人腿有些发抖,现在向海面看过去,只觉得有双诡异的眼睛在盯着他们一样,黑暗,庞大,人在这样的自然面前,恨不得跪下去,这是发自本能的敬畏。

  “那女人恐怕是被这海浪吃了……我们该怎么办?盛小姐那里,交不了差了,她说过要女人死去时候的照片。”

  男人小声的说了这么一句,大家相互看了看,今晚的交易他们可是赌上了全部身家啊,做完这一笔就打算洗手不干了,可是这样看着,到嘴的鸭子竟然飞了,真是可气。

  “妈的!去找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女人过来,浇上汽油往车里一塞,拍个汽车爆炸的照片回去交给盛小姐就是了。”

  带头的人说了这么一句,大家的眼里厉光一闪,显然是同意了这个提议。

  有人悄悄的离开了这里,不一会儿,便抬了一个体型和宋九月差不多的女人过来。

  “她是谁?失踪了会不会引起其他人察觉?”

  带头的人还是小心的这么问了一句,要是伎俩被拆穿了,他们一分钱都拿不到。

  “嘿嘿,老大放心,这是这里的站街女,无父无母,浪荡的要命,上一次我过来,还翻了她的牌来着,你刚刚的办法刚说出来,我就想到她了,这女人就算失踪了,别人也只会觉得她去其他地方接客去了,她没有什么朋友,不会有人发现的。”

  “呵,既然这样,只能怪她自己倒霉了,扔上去,泼汽油,把汽车点燃,拍照片过后,我们快点儿离开这里,宋九月的身后还有傅少,恐怕对方已经追上来了,耽误不得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几人麻利的将女人抬进汽车里,因为刚刚下暴雨,汽车上面都是水,没有那么容易点燃,他们几乎用上了备用的所有汽油,还加了一点儿催化剂,火势这才凶猛了起来。

  “离开这里!!”

  带头的人拍了照片以后,几人马上钻进汽车,从另一条路上开回了洛城。

  海边的酒店里有人发现了这里的火光,还以为是闪电把树木劈穿了,正燃着火焰。

  因为雨已经停了,海边的能见度渐渐的高了起来,大家这才发现,那是一辆汽车,心里都抖了一下,是不是因为昨晚的暴雨,有人不小心把车开到海边来了,还撞上了巨石……

  傅殃已经赶过来了,打开车门,看到那还在冒着尾烟的汽车,脸上闪过一丝惊慌,直接跑了上去。

  “宋九月!!”

  汽车已经变得漆黑了,就连里面的女人也是漆黑的一团,根本看不清她原来的面貌,身上的衣服也像炭一样,紧紧的粘在一起。

  傅殃的腿有些发软,颤抖着手将车门打开,发现那车门竟然是卡死的,玻璃已经碎了,这辆汽车他改装过,不管什么都是最好的配置,玻璃的防弹性能也是国际上最拔尖的,可是现在那窗玻璃已经碎了,可想而知,当时的撞击到底有多剧烈。

  墨一也在后面赶了上来,看到车窗里的场景,吓了一大跳,走近这里才发现那种人肉焦糊的味道,恶心,泛酸,可那是宋小姐啊……

  他想要上前,却发现他家老板已经狠狠的脚踢向了车门,汽车损坏的很严重,他这么一踢,那车门竟然直接打开了。

  傅殃站在那具尸体的旁边,呆呆的回不过神来,最后才哆嗦着伸出手,缓缓的碰了一下对方,那尸体直接摔了下去,就倒在他的脚边。

  他的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,将那具女人的尸体抱在怀里,巨大的悲伤如一个个急促的拳头一般,砸的他的心闷疼。

  “墨一,她……”

  傅殃的喉咙里冒出这么几个字,她还有救么……没了吧……

  他也不想活了……

  “老板……”

  墨一的眼眶有些发酸,那具尸体已经烧的面目全非了,连身上的布料都粘结在一起,根本分不清她生前穿了什么衣服,感觉整个人都是炭做的一般,甚至还能闻到一大股的尸焦味。

  傅殃的眼神愣愣的看着这片海,喉咙发疼,心脏也疼,“哇”的一声,他直接吐了一大口血,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他的脚下颠倒一般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“救她……”

  墨一连忙将人扶了起来,发现对方已经晕了,眉头狠狠的一皱。

  不远处的喻初原狼狈的走了跑过来,老板把汽车开得太快了,刚下车,他就吐了个昏天黑地,差点儿把胆汁吐出来。

  “气急攻心,墨一,把老板弄到车上去。”

  傅殃的胸腔里一直翻涌着东西,又气又怒,他不想晕,他还要让初原救宋九月,可是身体这么不争气,根本容不得他怎么想。

  墨一把他扶到了汽车上,看到海边的酒店,最后还是去了那里,至于车祸的现场,他们的人已经封锁了那里,不会有人去破坏的。

  喻初原的医药箱都是随时备着的,给傅殃扎了两针后,眉头紧锁的思考着刚刚那具尸体。

  最后还是有些不确定一般,亲自去了现场,那具尸体还躺在湿软的沙滩上,浪潮已经退下去了。

  喻初原走过去,蹲在那具尸体的旁边看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