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每个人都有面具
  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老板没有那么脆弱。”

  他这么说了一句,转身将房间里的空调调高了一些,虽然外面有阳光,但天气还是很冷。

  老板没有醒来,墨一根本顾不上其他的,又因为喻初原已经说了,确认死者是宋小姐,所以他刚刚过来的时候,把人都撤回来了。

  昨晚的暴雨估计在很多人的心里都留下了阴影,那可能是洛城下得最大的一场雨了,以往的洛城,最多只是在夏天的时候下几场雨,从来不会秋天了还出现昨晚那样的暴雨。

  但对于盛阑珊来说,那无疑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天气,因为下雨可见度低,路上的监控肯定不会拍得那么清晰,而且一路上的很多足迹都会被抹掉,傅殃想要调查起来没有那么容易。

  盛阑珊淡淡的勾了勾嘴角,将钱打去了那几个男人的卡里,心情很好。

  照片她已经看过了,宋九月开的车起了那么大的火,车门又被封死,肯定不会活着出来的,听说人在烧死的过程中很痛苦,五脏六腑都会逐渐变得和炭一样,这样想想,那女人还真是惨呢,眉毛挑了一下。

  她本来是没有打算这么快就对付宋九月的,但有人找上她了,说是会为她提供一切条件去对付宋九月,最开始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,毕竟吃过这么多亏,要是还不涨记性的话,估计没救了。

  直到一个和傅殃长得很像的人出现在她的身边,她才真的惊呆了一下,那个男人和傅殃像到哪一步了呢,他的动作,声音,甚至是样貌,和傅殃只差了那么一点点,就连她站在对方面前,也差点儿以为那是傅殃了。

  宋九月和傅殃不是情比金坚么,好啊,她就让两人之间出现裂痕,让宋九月以为傅殃出轨了,宋九月心性那么倔强的一个人,一时间肯定是接受不了的。

  盛阑珊不知道帮她的人是谁,但隐隐的能够感觉到,对方真的很强大,光是能找出一个和傅殃那么相像的人就已经很恐怖了,对方竟然还能把一切都设计的那么完美,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。

  洛城这样的地方,还真是是卧虎藏龙啊,也不知道宋九月是招惹到谁了,敌人竟然这么强大,这一次她恐怕是翻船了吧。

  盛阑珊想到这里,低头笑了起来,一直在宋九月的手里吃亏,如今竟然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,那女人现在估计是死得彻底了。

  这洛城没有了她以后,空气都好了一些,今天还出现了双彩虹,是不是预示着以后她要开始走好运了。

  帮助盛阑珊的,除了湛没有别人,上一次毒品线的事情,他一直记到现在,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他是最不喜欢吃亏的,但凡吃亏了,不管怎样,都要不顾一切的还回去。

  上次失去了那么好的一条线,他怎么可能让宋九月继续逍遥快活,尽管红莲威胁过他一次,但这件事可并不是他出手的啊,对方就算要怪,也怪不到他的头上。

  想到这里,嘴角勾了勾,怀里依旧抱着那只猫,只不过它已经睡着了,一人一猫正坐在花园的椅子里晒太阳。

  花园的花已经开了,味道香香的,头顶的玻璃向两边展开,阳光如细细的金线一般,洒了进来。

  他一抬头,就看到了天上高挂着的彩虹,眼里闪过一丝柔和,宋九月坠海,他没有再派人继续去刺杀,那样肯定会被红莲察觉到什么的。

  昨晚去追击宋九月的并不是他的人,都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亡命之徒,听说那么高额的奖金,自然会尽全力,宋九月注定了那个结果。

  她坠海的事情,他是知道的,因为他的人当时就混在里面,把那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汽车里没有宋九月的影子,那群人用了站街女来代替,不过是想从盛阑珊那里拿到那几千万罢了。

  他也就顺势再帮盛阑珊一把,派人潜进了傅殃的别墅,因为那个时候傅殃的人已经赶去海滩了,别墅里的防卫没有那么严,他让人将那个站街女的头发丝缠上了宋九月的发梳,喻初原拿那样的头发丝去对比,得出的结果肯定会是吻合的,因为都是那个站街女的东西。

  湛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将脸上的面具摘下,丢在了一旁,很英俊的脸庞,宋九月要是在这里的话,肯定会觉得熟悉,因为当初就是这个人在花店给她打杂,笑容阳光明媚。

  秦墨,秦墨湛……

  这世界果然远比看到的复杂啊,当初在花店里,面对那么多女孩子表白还会脸红的男孩子,会惊喜的叫她“九月姐”的男孩子,没想到背地里却是这样的面孔。

  每个人都有几副面具,白天的精英人士,也许摘下面具后,是混迹情场的撩妹高手,人前衣冠楚楚,人后荤话连天,面具在这样的时代里,是每个人都有的一种东西。

 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秦墨湛这样,能够把自己掩藏的这么好,当初他进花店,只是想体验一下那种生活,没有想到会遇上宋九月,看到那个叫单容的女人在她的面前表演姐妹情深,他当时还好心的提醒了对方几句,那时候觉得,宋九月大概是他见过最没有心机,最单纯的女孩子了。

  她懦弱可爱,心里守着一份善良,男人都想要把她呵护着。

  可是别墅里的时候,他又遇到了另外一个不一样的宋九月,她果敢大胆,但依旧是那样的纯粹。

  不过对方抢了红莲,这就让他很不开心了,他最在乎的一样东西被别人抢走了,悄无声息的就被抢走了,换成是谁,估计都会不高兴吧。

  湛静静的闭着眼睛,红莲是他的弟弟,可是他的心里不只是想要对方当他的弟弟啊,尽管这个想法肮脏不堪,每每午夜梦回都会折磨着他的神经,可是……有什么办法呢。

  那是一开始就闯进了他世界的少年,那双像狼一样不服输的眼睛,总是出现在他的脑海,桀骜,张狂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