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五十四章 唯独她是情之所钟
  宋九月系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围裙,正在里面做饭,红莲眼里愣了愣,低头看了自己的伤口处,奇迹般的觉得那里好像没有那么疼了,嘴角一勾,靠在沙发上欣赏了起来。

  这个岛的主人应该属于很有钱的那种,不然这里距离洛城那么远,想要供电可不容易,还好岛上阳光充足,他刚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外面的供电器,是上个月欧洲那边出现的新器材,国内目前还没有普及,毕竟价格太贵了,但这岛上还不止一个,背后的人也算厉害了。

  宋九月给两个人收拾了几个菜出来,端上桌,连忙擦干手,过来扶红莲。

  红莲想说自己没有那么脆弱,毕竟经常受伤,都已经习惯了,但是看到宋九月这个样子,竟然该死的受用,也就坦然的接受着。

  宋九月给他舀了一碗鱼汤,害怕这个人的伤口出现什么问题,只能先做些清淡的东西出来。

  红莲这是第一次吃到宋九月做的饭菜,怎么说呢,三生有幸?反正就是那种心上开了花的感觉。

  他甚至没出息的连手都有些抖,努力压制着兴奋,脸上装的一派当然。

  宋九月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厨艺不错,但是看到红莲这副不可言说的表情,眉头蹙了起来。

  “不合胃口么?你喜欢什么口味的,待会儿我给你做吧。”

  红莲摇摇头,默默的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汤,宋九月短暂的怔愣过后,脸上有些笑意。

  两个人吃完,她又去外面转了一圈儿,发现这岛是真的孤立,周围都没有什么东西,像是海中央莫名其妙的多了这么一座岛一样。

  她的想法和红莲一样,这座岛肯定是被谁买下来了,而且主人应该是经常来这里的。

  转了几圈后,宋九月叹了口气,回了房间,看到红莲还在房间里,缓缓的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  “红莲,我们好像被困在这里了,要是没有船过来的话,肯定回不去了。”

  不过她想到当时的游艇,抬眼看了这个人一眼,那晚上她还是有些轻微的意识,知道他们乘坐的是游艇,刚刚她在岛上转了一圈儿,并没有发现游艇的踪迹。

  “红莲,我记得有游艇的,游艇去哪里了?”

  红莲的拳头紧了紧,视线转向了一边。

  “风浪太大,把你拖上岸后,它就飘走了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原来是这样,可是这个地方,没有那个东西,他们根本回去不了。

  红莲不说话,眼神垂了下去。

  其实……他是故意把游艇放走的,想和宋九月多待一会儿,因为离开这里以后,宋九月的名字就只能和傅殃纠缠在一起,也只有在这个地方,他才能和她近一点……

  “我们只能等别人来救援了,不过这个地方的东西很多,不会饿死的,你早点好起来吧。”

  红莲点点头,抬手摸了摸自己腹部的位置,他的伤口恢复的一向很快,用不了几天,应该就结疤了。

  两个人现在算是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,不过两人的心境不同罢了。

  宋九月想到这一次的事情,心里便如同结了个疙瘩一般,到最后她甚至想着这一次失踪了,傅殃会不会担心她,还是说失踪了后,正如对方的意了,他不用可怜自己……

  傅殃不知道宋九月的心里有这么大的误会,因为现在还昏迷着,他一直做着噩梦,梦见一张很大的嘴巴将宋九月吞了进去,黑暗,恐怖,心脏皱缩。

  他的额头上缓缓的溢出了汗水,整个人像是被放进了一张保鲜膜里,层层包裹,透不过气来。

  “宋九月……”

  傅殃哑着嗓子叫了一声,发现没有人应,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被这一片白光刺的又闭上了眼睛,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看到雪白的天花板,心里抖了抖,连忙从床上坐起。

  墨一他说什么,那具尸体是宋九月的?他是不会相信的,宋九月那么美好的一个人,怎么会是那种结局。

  傅殃起身,将手上的针头拔了下去,刚下床,脑袋里便一阵晕眩,这才发现手腕上有一个小小的口子,眉头皱了一下,没有管,等那股晕眩过了,才打开病房门。

  喻初原刚好从外面走进来,看到这个人,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,上来扶着对方。

  “老板。”

  傅殃推开了人,不过是被狮子鱼刺了而已,他没有那么弱,不过心脏的地方疼的要命。

  “你说那具尸体是宋九月?”

  他还是这么问了一句,似乎不亲耳听到答案,就不会罢休一般。

  喻初原看到这个人的精神状态没有那么差,点点头。

  “我已经比对过几次DNA了,与宋小姐的完全吻合,老板你还是……节哀顺变吧……”

  虽然这句话有些残忍,但是这个时候还能怎么办,宋小姐已经不在了,老板总不能一直陷在过去不出来,那样多伤人。

  傅殃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,昏迷之前,他以为那是自己出现的幻听,可现在听到这个人又说了一遍,他觉得心脏那个位置疼的要命,那颗赤红的东西似乎一下子从高高的地方摔了下去,支离破碎。

  他连忙转身,害怕对方看到他狼狈的样子,沙哑着声音问了一句。

  “她在哪儿?”

  “特殊停尸间,里面只有宋小姐的尸体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腿软的朝着那个地方走去,开门的时候,手抖得不像话,最后还是红着眼眶,将门打开。

  里面只有一张床,这里是特殊停尸房,通常不会有太多尸体放在这里的,床上的白布盖着,白布一侧露出焦黑的手臂。

  傅殃有些狼狈的出了房间,不敢去看那具尸体一眼,他怎么可能相信,前不久还撒娇的女人会变成那个样子,不会的……那不是宋九月。

  他上了车,想要启动汽车,可是今天的汽车似乎在故意跟他作对一样,无论他的手怎么拧,都毫无动静。

  傅殃红着眼睛趴在方向盘上,微微颤抖着肩膀,发出小声的声音。

  这世上有千娇百媚,唯独她是他的情之所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