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五十五章 忘了她吧
  傅殃趴了一会儿,才红着眼眶抬头,袖子上面湿了一大片,嘴角扯了扯,重新启动汽车,这个时候,汽车倒是移动了。

  将车开回家,停在了院前,打开车门,看到那栋和以没有区别的房子,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。

  下了车后,他直接进了屋,秋姨还在里面待着,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看到他回去以后,好奇的往他身后看了看,发现并没有宋小姐的身影,眉头皱了起来,宋小姐离家很久了,至少在她看来是很久了,还以为傅先生带着宋小姐出去玩了,可是现在看来,似乎并不是这样的。

  “傅先生,宋小姐呢?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。”

  傅殃换鞋的动作一僵,眼眶又红了红,换好鞋后,直接上了楼。

  “她有事,暂时不回来了。”

  秋姨听到这个人这么说,也就没有再问了,反正宋小姐不可能出什么事就对了,有傅先生在,不会让宋小姐出事的。

  傅殃进了卧室以后,直接躺在了床上,满屋子都是宋九月的味道,淡淡的香味,他拿过枕头,抱在了怀里,眼角酸涩的要命,梦里噩梦纠缠,梦醒她已不在,最灼心的事情大概就是这个了吧。

  傅殃的眼泪顺着眼角,缓缓的流了下去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听到敲门声,连忙将眼睛擦了擦,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才起床。

  门外是墨一,宋小姐的尸体不可能让她就摆在医院,总得来问这个人怎么处理,可是看到他家老板微红湿润的眼眶,心脏似乎被闷锤了一下,不敢再问那个问题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傅殃开口,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这么沙哑。

  “老板,秋姨做好了午饭,你下来吃一点儿吧。”

  墨一最终还是将那个问题吞了下去,等这个慢慢走出来了,他再问吧。

  “我不饿。”

  傅殃关了门,转身看着房间里的一切,突然想到什么一般,大踏步走过去,将阳台关了起来,就连窗帘也被他拉上了,整个房间一下子暗了下去,似乎这样,属于宋九月的味道就会消散的慢一些。

  做完这一切,傅殃才呆呆的坐在床上,想到刚刚那张白布下露出的焦黑的手臂,心脏如同被一把锉刀反复的磨着,疼的烧心烧肺,拿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巴,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嘴唇咬破了,满嘴的鲜血,铁锈的味道瞬间充斥着鼻腔。

  宋九月……

  他每想到这三个字,眼眶就会红一次,最后趴在床上,肩膀抖动了起来,她怎么就死了呢,他该怎么办……

  守在门口的墨一不敢下去,害怕他家老板出什么事儿,想到刚刚那双泛红的眼睛,心脏便一阵颤抖。

  老板他是哭过了吧……

  想到这里,他拿出一根烟,有些苦闷的抽了起来,宋小姐的事大家都没有想到,别说老板了,就连他都接受不了,好端端的人,转眼就变成那副样子,毫无声息的躺在那里,命运还真是一种磨人的东西。

  墨一抽了一根烟,咳嗽了两声,发现这烟的味道也是苦的,叹了口气,抬脚下楼,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。

  不一会儿,喻初原也来了,看到房间里的场景,坐在了墨一的身边,墨一这才有了个说话的人。

  “你说宋小姐怎么会……初原,你真的确定那尸体是宋小姐的吗?”

  喻初原的眉头皱了起来,那DNA他都已经比对好几次了,怎么可能不是宋小姐,虽然事情很残酷,但大家总不能这样,一直陷在里面出不来。

  “墨一,我亲自拿了别墅里宋小姐的头发和那具尸体比对的,不可能出错,除非是有人特意设计了这样一个局中局,将头发事先换成了那个死者的。”

  喻初原这话本来实在说笑,可是一旁墨一却认真了起来,他实在不忍心老板那样,所以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,也要争取一下。

  “也许那头发真的不是宋小姐的呢?初原,我们是不是应该再比对一次。”

  喻初原直接一个枕头砸了过去,人死不能复生,这人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。

  “墨一,老板失望一次就够了,假如现在他又满怀期待的希望着,结果却再一次打击到他,那他恐怕比这一次更加无法接受吧,老板会挺过来的,别想这些有的没的,也别瞎带节奏,早点把害宋小姐的人找出来,这样对方死也死得瞑目。”

  死这个字一出来,墨一的身体就抖了抖,这两天他刻意的去回避这个字,可这个时候被面前这个人残忍的揭开真相,就像是把快愈合的伤口重新崩开一般,疼的身体一抖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良久,他还是说了这么几个字,有些叹气的闭上了眼睛,虽然很想宋小姐还活着,可是正如喻初原说的,人死不能复生,他们总不可能丢开面前的现实不看,自己欺骗自己。

  喻初原起身,抬眼看了楼上的方向,看到紧闭的卧室门,嘴唇抿了抿,抬脚走了出去。

  刚打开门,就看到了同样失魂落魄的人,叹了口气。

  “她是真的死了,你们还是早点走出来吧,老板也是,你也是。”

  陈亦白的眉头蹙了起来,九月怎么可能会死,那副焦黑的尸体怎么可能是她,一定是这些人把九月藏起来了。

  喻初原迈开他,想要上车,关车门的时候,看到还愣在原地的人,眼里闪了闪。

  “老板也很伤心,但事实就是事实。”

  他是医生,见惯了生死,不过这个时候还是挺难受的,宋九月那个女人他不讨厌,他看着她一步步的努力变强,努力成为配得上老板的人,那样的女人是值得别人喜欢的。

  所以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,他都愿意救她,可他怕的是,再一次给这些牵挂她的人造成打击,既然事情已经摆在眼前了,他希望他们能够早点接受,早点走出来。

  这么想着,他直接发动了汽车,将车开离了这里。

  陈亦白愣愣的看着那栋别墅,有些灵魂飘飞的上了车,直到回到自己的地方,心脏才刺痛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