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五十六章 激发另一人格
  司马玥这个时候刚好进了这个房间,看到陈亦白微红着眼眶坐在沙发上眉毛挑了挑,走过去踢了踢对方。

  “怎么,今天运气不好,遇到小学生了?男子汉大丈夫居然能输哭,不就是一个破游戏么。”

  司马玥还以为这人是像往常那样十连跪了,想要安慰对方,但一眼望进他深沉的眼底,眉头蹙了一下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这个时候他发现是真的出事了,陈亦白这个样子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,眼底开满了一种名为苍凉的花,悲伤又痛苦。

  “九月死了……”

  陈亦白的眼里闪着泪花,不知道该怎么发泄自己,就好像身体里藏着一种东西,挣扎着想要出来,脑袋很疼,最后疼的他的身体发抖,伸手抱住了头。

  “你怎么了?陈亦白?”

  司马玥连忙站起身,发现这个人已经痛的满头大汗了,吓了一大跳,他突然想起,陈亦白是双重人格的,假如受到巨大的刺激,人格之间会争夺对这个身体的执有权。

  司马玥慌里慌张的去拿了医药箱,想要给这个人注射镇静的药物,可是抬头的时候,对上一双陌生的眼睛。

  司马玥的手一抖,注射器从指缝间滑下去。

  “陈亦白?”

  他不确定的这么叫了一声,心里闪过一丝不安,陈亦白的病情很严重,以前他便带着这个人几乎跑遍了欧洲的所有医院,所有有名气的医生他都见过了,但对陈亦白这种情况都束手无策。

  很多人都不相信多重人格的存在,但是学医的人都知道,这种情况是存在的,现在医学一般认为是癔症,分离转换障碍的一种,他第一次见到陈亦白的时候,当时只是观望的态度,后来对方展现了惊人的能力,他便把他带在了身边。

  多重人格的人在受到巨大的刺激时,身体本能的会产生一种保护机制,陈亦白抗拒宋九月死的这个事实,想要把自己保护起来,所以这个时候,另一个人格就占上风了,陈亦白他是沉寂下去了么……

  司马玥的眼神突然深邃了起来,将镇定剂放在一旁,发现这个人的眼神空洞痴傻,叹了口气,将医药箱重新关了起来,放了回去。

  陈亦白大概又变成以前那个陈亦白了。

  司马玥在一旁坐了下来,现在该怎么开口呢。

  “陈亦白,宋九月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,你先别自暴自弃,我现在就出去帮你找,你先回来。”

  司马玥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安慰着,看到这个人依旧是痴傻的状态,眉头皱了起来。

  “九月死了?”

  陈亦白抬头问了这么一句,瞳孔突然放大,司马玥心里暗道一声不好,这个傻子唯一亲近的人就是宋九月,现在要是知道这个消息,肯定会撒泼的。

  “呜呜呜呜……”

  果然不一会儿后,这人就哭了起来,司马玥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阳穴,去柜子里翻出了一把糖,有些烦躁的丢在了这个人的面前。

  有了糖以后,陈亦白依旧是边吃边哭,司马玥调了几个人过来照顾对方,然后自己避难去了,不过奇怪的是,今天竟然没有看到红莲,对方去哪儿了?

  虽然不知道宋九月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还是派人出去打听了消息,不过傅殃把消息封的很紧,就连同一个别墅里的秋姨都不知道,更何况是其他人。

  所以司马玥不管怎么打听,都打听不出半点,最后没有办法了,知道红莲跟宋九月还有一点儿牵扯,让找宋九月的人放弃,先把红莲找到再说。

  不过找红莲的不止他一个,湛派出的人已经快找疯了,只是怎么都找不到对方,大家只能瑟瑟发抖的低头站在房间内,不敢看那个人的眼睛。

  湛静静的摸着猫,找不到是什么意思?红莲丢下他走了是么?

  “红莲知道宋九月的事情么?”

  他的心里马上有了一个想法,但是转瞬又否定了,红莲应该是不知道宋九月发生了什么的,不然这个时候已经来质问他了。

  “继续找,找不到他,你们就不要回来了!”

  湛起身,怀里的猫受到了惊吓,落地后跳出很远,躲在不远处不愿意再过来。

  红莲从来不会消失这么久的,以前对方就算不愿意来这个房间,他也会知道他在哪里,可是这个时候,他却连他的具体位置都不知道,心里闪过一丝恐慌。

  红莲是不是以为宋九月已经死了,所以离开了洛城这个伤心之地,再也不愿意回来……

  秦墨湛的心里抖了一下,拳头捏紧,这个时候竟然该死的后悔,后悔对宋九月出手,比起那条毒品线来,红莲重要太多了。

  怕他的人找的不仔细,最后他亲自跟了出去,猫托付给了别墅里的佣人,然后拿过外套,看样子找不到红莲,他是不会善罢甘休了。

  红莲知道自己要是失踪了,湛一定会竭尽全力找他的,所以当时看到这座孤岛的时候,像是解放了天性一般,把手机什么的通通关机丢进了海里,任凭对方怎样,估计都找不到这个地方来的。

  嘴角勾了勾,看了一眼旁边晒太阳的宋九月,发现这个人也很惬意,走过去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。

  “那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追你的人是谁?”

  宋九月正眯着眼睛,听到这个人这么问,缓缓的睁开,她一直怀疑追杀她的是湛的人,红莲和湛有点关系,她要是这么说出来,红莲恐怕又要去理论吧,她看得出来,这人还是很关心她的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是谁,得罪的人太多了。”

  说完这句,正打算问这个人,想不想来顿海鲜盛宴,但是红莲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没了心思。

  “不是湛,上一次的恐怖袭击确实是他指使的,但我已经警告过他了,他既然答应我不会出手,那就真的不会,所以追击你的另有其人,宋九月,说起来,为什么傅殃不在你的身边,你不是和他形影不离么?”

  红莲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神看向了海面,发现浅水处的湖面是蓝色的,如梦如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