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五十八章 带陈亦白去度假
  不过人家看到他那稀有的车牌时,灭了想要纠缠的心思,交警最开始是在后面跟着的,但是接到自己领导的电话后,灰溜溜的回去原地方待着,没有再跟在傅殃的身边。

  傅殃不想去公司,那个地方显得枯燥无味,最后漫无目的的转了一圈儿,将车停在了电影院的面前。

  这是以前他和宋九月来看电影的地方,拿出钱把接下来的场子都包了,让片方给他放了一部经典的电影,《罗马假日》,看到那黑白的屏幕,他拿出了一根烟,点燃后,夹在手指上。

  整个电影院里只有他一个人,显得有些冷清,可他现在只想把自己藏起来,不见任何人。

  声音很小,他几乎听不见里面在说什么,当看到男女主相遇的场景时,嘴角扯了扯,烟雾熏的眼睛有些疼,最后没出息的擦了擦眼眶,起身离开了这里。

  他不想看接下来的场景了,那对他来说,无异于是一种折磨,上了外面停着的车,小心翼翼的将车启动,最后不知道该去哪里,停停转转的,还是去了公司。

  顶层的人看到自家老板来了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除了宋九月那个女人不在老板的身边外,一切似乎都挺正常的。

  傅殃进了办公室以后,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,拿过一旁的文件草草的看了两眼,便觉得眼睛疼,起身去了拐角的休息室,抱着枕头睡了起来。

  期间墨一走了进来,知道老板这个时候恐怕是没有什么心思处理文件了,只能他帮忙代劳,将所有的文件都搬去了他的地方,批阅好以后,才发给了高层。

  傅殃又做噩梦了,梦见宋九月满眼陌生的看着他,眼里什么感情都没有,似乎他傅殃从来不曾走进过她的内心一般,怎么会这样……

  傅殃拳头捏了起来,今天一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,他根本分不清现在是现实还梦境,只觉得宋九月那样的眼神太伤人了,比中了十几枪都难受。

  宋九月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,他做错什么事情了么?

  宋九月,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……

  傅殃问了这么一句,发现那个人越走越远,周围一下子黑了下来,似乎是暗无天日的海底,巨大,深邃,黑暗,触不到底……

  他的身体还在无限的下坠着,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,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牢牢的吸引着他。

  傅殃“哗”的一下就醒了,看到面前的场景,知道那都是自己在做梦,心里松了一口气,汗水已经把睫毛润湿,他起身去浴室洗了个澡,出来后,发现外面的天竟然已经黑下去了,拿过手机一看,才发现自己晚上七点了,嘴角扯了扯,现在的日子还真是浑浑噩噩的,完全不知道今夕何夕。

  他站在落地窗前,发现洛城的灯火繁华,迷醉又美好,带着浓浓的堕落的美感,不过比以前总少了那么一些味道。

  叹了口气,今晚也不打算回去了,反正哪个地方都没有宋九月,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。

  这么想着,喝了一杯水便上床休息了。

  和傅殃一样难过的,大概就是陈亦白了,不过现在他的脑袋痴傻,根本不知道悲伤是什么东西,只是想哭。

  所以他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,在别墅里哭着,不管司马玥怎么用糖哄骗,都阻止不了他的哭声。

  最后没有办法了,只能去买了隔音的耳罩,带在脑袋上以后,世界瞬间清净了不少。

  司马玥的眉头一直紧紧的蹙着,他的人没有找到红莲,还真是奇怪,宋九月找不到,红莲也找不到,而且最近他的人在找红莲的时候,似乎是遇上了另一伙人,对方也是在找红莲,不知道是不是湛的人,毕竟和对方交过手,知道红莲在为他做事。

  至于傅殃那边,还真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风平浪静的,陈亦白既然变成了这个样子,那说明宋九月应该是出事了的,傅殃竟然都没有走漏什么消息,司马玥在这个时候,对傅殃的势力又有了新的认知。

  对方能够把消息瞒得这么好,足以说明自身的强大了,不愧是洛城的强龙,在洛城这样的地方,应该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对方。

  傅殃涉黑,黑道上的事情掌握的透彻,本身又是傅家的子弟,自然在白道上也是风生水起,所以他的势力,应该悄然无声的已经渗透到了各个地方。

  司马玥想到这里,眉头皱了一下,看了旁边的傻子一眼,突然觉得让这人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,反正对方现在的智商只有几岁的孩子水平,要不带他出去转一圈儿。

  左右找不到红莲,傅殃又把消息封锁的那么紧,待下去也没有什么用。

  “陈亦白,你想要出去玩么?别哭了,我们出去找宋九月好不好?”

  陈亦白听到宋九月这三个字,心情瞬间好了起来,马上上楼开始收拾东西,难得一个傻子竟然还知道出去要带衣服。

  司马玥看到认认真真收拾行李的人,不知道为什么,很想笑,有些不能理解这个人了,最开始的时候嚷嚷着要杀了宋九月,结果没过多久,就把对方当妹妹一样宠着,难道他接受了那个傻子对宋九月的感情,对那人莫名的好感?

  似乎也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解释了,对于这个傻子人格来说,宋九月是他唯一的亲人,毕竟以前在小镇上的时候,只有宋九月照顾着这个人。

  而后来宋九月工作的时候,又把这人接来洛城,每个月那么多医药费在医院供着,她出了事,陈亦白着急那是应该的。

  陈亦白还在兴冲冲的收拾着东西,箱子里都已经被零食塞满了,司马玥趁对方不注意,将里面的零食拿了一半出来,最后把人哄骗着上了直升机。

  直升机起飞的那一刻,陈亦白兴奋的一直瞪着眼睛,知道马上就能见到宋九月以后,整个人总算是变成了真正的傻子,无忧无虑的乐呵呵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