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五十九章 猝不及防的相遇
  其实司马钥的话只是说说而已,毕竟他真的不知道,宋九月到底出了什么事儿,傅殃那边瞒得紧,他唯一知道的就是,那人最近似乎消沉下去了,很少再露面。

  直升机在岛上停下来的那一刻,他很敏锐的感觉到脑上有生人的气息,眉头皱了皱,这个岛是他私人买下的,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到这里来一次。

  远离洛城那样现代化浓重的大城市,这个岛上的风景显得尤其可贵。

  陈亦白就拖着个小箱子,一路跟在司马钥的身后,偶尔这里瞅瞅,那里瞧瞧,整个人都很兴奋。

  不过他依然没有忘了这次出来的目的,看到前面走着的人,将箱子丢在了一旁,似乎有些生气。

  “九月呢,你不是说要带我来找九月吗?你是不是在骗我?”

  司马钥的心里一抖,想着这人该不会又要撒泼了吧,他哪里知道宋九月去哪儿了。

  “陈亦白,你先别闹,待会儿就能见到宋九月了,你要是哭了,把她吓跑了怎么办?”

  司马钥这么安慰着,继续往前走,顺着那条小水沟,去了自己的别墅。

  岛上的气候比较湿润,林子里的地上布满了脚印,他更加确定,肯定有人闯进了他的地方,将枪拿在了手里,子弹上膛,时刻准备交战。

  到了别墅的大门,陌生人的气息更加的浓重,不过带着一个痴傻的陈亦白,他不可能这么贸然的闯进去,只能将陈亦白先留在这个地方,将枪拿着,一步一步的靠近别墅。

  当别墅的门打开的时候,他却是愣了一下,里面红莲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而厨房传来炒菜的声音,嘴角抽了抽,他见过红莲几次,还是认识这个人的。

  红莲听到开门声,没有想到会有人到这里来,抬头看过去,发现司马钥就站在门口,心里一抖,突然知道这座岛是谁的了。

  大概就是面前这个人的吧,对方现在找来了,也就说明他和宋九月可以离开了,心里瞬间有些酸。

  司马钥没有想到自己找了那么久的人居然会在他的岛上呆着,看到周围被人使用过的东西,眉头蹙了起来。

  这个时候,他的旁边探出了一颗脑袋,陈亦白睁大眼睛,把里面的情况盯着,看到红莲的时候,眼睛闪过一丝什么,但是那是东西飞得太快,他根本抓不住。

  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  司马钥问着这个人,听到厨房传来锅铲的声音,知道这里不止红莲一个。

  不一会儿,宋九月围着围裙从里面出来了,看到她的一瞬间,陈亦白的眼里闪过一丝光,将行李一丢,直接跑了上去。

  宋九月没有想到外面居然这么热闹,刚刚她全神贯注的炒着菜,根本没有听到什么声音,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陈亦白一把抱住了,差点撞到了墙上。

  陈亦白显然有些激动,眼泪哗哗的掉着。

  宋九月被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人惊了一下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懵了几秒过后,总算是发现这人的不正常了。

  “亦白哥怎么会变成这样?他不是已经恢复正常了吗?为什么现在又……”

  司马钥本来是不喜欢自己的私人住处被人打扰的,不过看到是这两个人,也就没有再计较,将行李放在一旁,向沙发走了过去。

  坐下来才发现自己珍藏的好茶已经被人泡了,嘴角抽了抽,这两人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见外啊。

  “听说你出事了,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,宋九月你躲在这岛上,小日子倒是过得挺潇洒,知不知道外面都快把你找翻天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抖了一下,除了傅殃,她不知道还有谁会找她,难道那个人在担心她吗?嘴唇抿了起来,但是那些事情,像是烙铁一般,狠狠的烙在心上,她要是现在回去,两个人之间难免有隔阂。

  陈亦白这个时候总算是止住了眼泪,将宋九月拉着,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九月,他们都说你死了,我不相信,还好这个人带我来找你,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。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死?什么死?她怎么可能死,难道外面的人都以为她死了吗……

  想到这儿,心里竟然慌张了起来!傅殃要是知道她死了,会不会伤心?不行!她得回去!

  刚这么想着,司马钥就说话了。

  “其实我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,不过傅殃看起来倒是一切正常,所以我也不能断定你是出了什么事儿,只有陈亦白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,听说你死了以后,就变成这副样子。”

  司马钥说这些话是无心的,毕竟在他看来,傅殃确实是一切正常,但是这话听在宋九月的耳朵里,就变了一番滋味。

  傅殃一切正常,也就是说人家根本没有担心她,也根本没有找她,哪怕是听说她死了的消息,人家也无动于衷,照样当他的洛城傅少……

  嘴角扯了扯,心脏那里似乎破开了一个大口,密密麻麻的虫子正啃噬着她的那颗心,疼得冒汗,她的唇色一下就白了起来,但又怕面前这几个人看出什么,只能强装镇定的坐下,鼻头发酸,很想哭。

  以前她觉得哪怕全世界都不关心她,但傅殃一定会担心她的,可现在听到司马钥的消息,她突然发现自己以前真是太天真了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自信。

  “不过我们既然也到这岛上来了,那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再回去吧,你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傅殃报一下平安,我猜你们的手机应该都不在身上了,不然早就回去了才对。”

  想到什么,他看向了一旁的红莲。

  “有另一拨人在找你,可能是秦墨湛的人,听说那个人对你的掌控欲很强,你在这里呆着真的没事儿吗?”

  红莲挑挑眉,那个人掌控欲强是他的事情,他让不让对方掌控是自己的事情。

  “我一直都不是听话的人,同意你的建议,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再回去,宋九月,你觉得怎么样?你现在想回去见傅殃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