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让她去接客
  每个草丛都没有放过,找到最后眼睛泛酸。

  沈白在下面坐了一会儿,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后,缓缓的走上了楼,不知道为什么,他去了阳台那里的落地窗,掀开窗帘看了一会儿,发现那女人还蹲在下面找耳钉,叹了口气,伸手想把耳朵上的另一枚取下来给对方扔下去。

  可到最后他还是没有这么做,把帘子掀开了一条缝,确定对方不会看到自己,才在那里站了一会儿,说实话,他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傻的女人。

  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傻了,但没有想到会遇上一个比他更傻的人,他喜欢夏冰,但从来没有觉得伤自尊,毕竟只是暗恋。

  而且转为明恋的时候,他也没有如此死皮赖脸的扒上去,不过对方说的一些话,让他觉得有些心伤罢了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沈白拿出手机看了看,发现已经晚上十一点了,可那女人还在下面一点一点的找着,嘴角扯了扯。

  自己为什么要关心这个?她愿意找那是她的事儿,打算将窗帘合上。

  不过这个时候,苏小小应该是找到了,已经起了身,将耳钉放在手里端详着,她跟着他这个人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收到他送的礼物,宝贝似的放进了口袋里,条件反射的抬头,朝窗帘那里看了过去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心虚,沈白马上躲在一旁,做完这个动作,才懊恼的拍了拍额头,刚刚他只是把帘子掀开一条缝,对方应该看不到他,他怕什么?而且就算看到了又怎样,难道他还怕这女人不成。

  苏小小确实是看不到沈白的,找到耳钉以后,她就离开了这个地方,看起来心情应该不错,可遗憾的是她并没有耳洞。

  这个时候已经十一点过了,她在洛城像个傻子一样到处转悠着,最后总算是发现一个可以打耳洞的地方,尽管她很害怕针头,但是为了能戴上这枚耳钉,还是咬咬牙,让店里的人给她打了耳洞。

  出了店的时候,苏小小差点哭了,从小最怕的就是针头这种东西,大概叫尖端恐惧症,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打耳洞。

  蹲在大马路上哭了一会儿,摸了摸有些疼的耳朵,擦擦眼睛后,上了一旁停着的车。

  她特意买了个小盒子,将沈白的那枚耳钉装了进去,想到那个人的耳朵上也戴了一枚,心里竟然有些幸福感。

  说她轻贱也罢,反正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,别人管不了,也没资格管。

  沈白在这个人走了以后,去了卧室的镜子前,想要把剩下的另一枚耳钉取下,但是手刚摸到耳垂的位置,他就犹豫了。

  他挺喜欢这耳钉的,带着也是带着,又不损失什么,为什么要为了一个苏小小将耳钉摘下来,这么想着,也就任由那枚耳钉在耳朵上挂着。

  ……

  网上关于傅殃和盛阑珊的消息还炒得火热,傅家自然也看到了这些,傅老爷子直接联系了傅殃,发现对方手机关机,气的将杯子砸在了地上。

  傅雪雅在一旁手一抖,按理说哥和其他人传出绯闻,这个人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嘛,毕竟他一直都不怎么待见宋九月的,可现在对方似乎是真的生气了。

  老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猜,猜来猜去都猜不明白。

  “雪雅,联系你哥,这件事要是不给我好好解释一下,就让他滚出傅家,再也不要回来了。”

  傅雪雅连忙点点头,可是打遍了所有人的电话,发现都没有人见到那人,叹了口气,自己开车出去,亲自找了起来。

  傅殃现在还昏迷着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如果知道的话,恐怕恨不得杀了盛阑珊这个女人。

  不过墨一和喻初原很给力,在微博发出去的时候,就直接去了盛阑珊的别墅,让人把别墅围了起来。

  盛阑珊开门,看到周围那么多的陌生保镖,知道傅殃的人找上来了,不过她也不怕,反正消息已经传出去了,所有人都知道她和傅殃在一起,这就已经够了,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。

  “老板呢?”

  墨一问了这么一句,不过喻初原可不像他这么有耐心,直接带人冲了进去,在一楼找了一圈,没有发现他家老板的踪影,让人去了二楼,打开卧室的时候,看到他家老板睡在床上,嘴角抽了抽。

  不得不说盛阑珊这女人的胆子还真是大,他们已经能够猜出发生什么事儿了,老板要是醒来,估计会把这栋别墅炸了吧。

  盛阑珊在一旁没有说话,被其他的保镖押着,走出了房间。

  墨一的整颗心脏都在抖,不过看他家老板没有其他的问题,只是被注射药物昏迷,松了口气。

  喻初原去楼下找了一下,翻出了盛阑珊的医药箱,拿了一点比较刺激的东西,直接塞进了傅殃的嘴巴里。

  十分钟以后,傅殃总算是醒来了,看到陌生的天花板,眉头狠狠的蹙了一下,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想到昏迷前的状况,牙齿咬了咬。

  “盛阑珊呢?”

  “老板,我们已经把她抓起来了,你还是先看看网上吧,现在关于你和盛阑珊的绯闻已经满天飞了,这事儿还得等你下命令,我们才能处理。”

  毕竟他家老板性子阴晴不定,谁知道会怎么管这件事呢。

  傅殃穿上喻初原带来的衣服,拿过自己的手机,看了看微博,嘴角扯了扯,直接将微博删了,有些烦躁地把手机放进了兜里,根本不想管这件事儿。

  倒是盛阑珊那个女人,这次胆子挺大的,他看了看这个房间的构造,不用说,肯定是在盛阑珊的房间。

  “她既然那么缺男人,就让她去沈白的酒吧接客吧,不要让盛家的其他人知道。”

  傅殃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恶心,下楼上车,以火箭的速度回到家,将衣服直接扔进垃圾桶,进浴室上上下下的洗了一遍,才穿着睡衣出来。

  心里有一种很愧对宋九月的感觉,叹了口气,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,酒后误事,要是这一次的人不是盛阑珊,而是其他想杀他的人,估计现在他早就已经尸首异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