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接近事情的真相
  他一直觉得宋九月没有死,不愿意相信那具焦黑的尸体是对方,既然她都没有死,那他更加不能死,总得等到她亲自回来的那一天。

  盛阑珊这一次算是踩着他的底线了,这次应该能够满足她对男人的需求了吧。

  墨一和喻初原做事向来麻利,第二天的时候,直接把盛阑珊带去了酒吧,给她注射了药物,让她只能躺在床上,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儿,那可不是他们能够管的。

  酒吧这样的地方本来就鱼龙混杂,就算是沈白旗下的酒吧,也不见得有多干净。

  盛阑珊的颜值不差,又出身大家,身上的气质比一般家庭的女人高了不知道多少,而且还是明星,普通人哪里有机会见到明星,现在知道这个酒吧能够和明星共渡良宵,完全跟发疯了一样。

  大家都给了钱,就等着酒吧里的工作人员给他们安排时间和明星见一面,好好谈谈人生理想,至于在哪里谈,自然是在床上。

  盛阑珊睁着眼睛,浑身都软绵绵的,动不了一下,她知道这是傅殃在报复她,眼眶红了红。

  她想过无数种被报复的方法,但都没有想到对方会用这么恶劣的手段,看到一个流里流气的陌生男人走进来,她想说话,却发现自己完全开不了口,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看着对方火急火燎的扒下了她的衣服,拳头紧了紧,眼里有些愤恨。

  男人本来进来之前并没有多大的期望,只听说里面是个明星,还以为是个十八线,但这个时候才发现对方居然是盛阑珊。

  盛阑珊不是大家族的小姐吗,居然会来做这种事儿,嘴角勾了勾,更加欢快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朝着对方扑了过去。

  “盛小姐,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背地里做这样的事情,刚开始我还觉得那个价格太高了,现在想来还真是挺划算的。”

  男人说完这句话,直接开动起来,房间里不一会就是暧昧的声音,混杂着女人有些痛苦的声音,听着诡异的很。

  整整两个时辰,男人将她翻来覆去的折腾,直到自己爽完了,才提起裤子走人。

  出了门以后,发现外面还有很多人在排队,脸上瞬间骄傲了起来,他现在可是睡过大家小姐的人了,而且还是大明星盛阑珊,说出去格外的有面子。

  这个酒吧在洛城算是有格调的,为了保证客户的体验,并不会让一个,女人一天接很多单。

  盛阑珊现在狼狈不堪,浑身又酸又软,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,她突然有些后悔那么对的傅殃了。

  对方是谁,是洛城的傅少,从来吃不得亏,恐怕还没有人敢把他砸晕吧,她想知道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,居然敢对傅殃出手,现在遭到这样的报复,也真是活该。

  傅殃估计是真的气着了,才会用这么下流的手段来对付她。

  不一会儿就有工作人员进来,将盛阑珊送进浴室,用上好的精油好好的打理了一番后,换了一个房,继续接客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盛阑珊就是重复这样的生活,每天都如同在地狱里煎熬着,她想脱离这样的生活,想回到以前的日子,可招惹傅殃以后,这些注定是不可能了。

  当一个又一个男人从她的身上离开,她突然觉得自己现在脏得不得了,眼神有些恍惚地看着天花板,麻木的感受着身上男人的动作,完全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男人也觉得无趣,花那么多钱可不是为了和一条死鱼睡的,所以这一次过后,也再没有来找过她。

 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盛阑珊的生意,她是所有女人中最受欢迎的一个,容貌,身份和背景让所有的屌丝疯狂,毕竟能够和这个人共渡一晚,说出去都是件很有面子的事情。

  傅殃可不管这些,别人怎么对他,他就会双倍的奉还回去,盛阑珊既然敢那么做,就要承担后果。

  他也丝毫不害怕盛家的报复,毕竟盛家现在的掌管人是盛珏,对方不会为了一个盛阑珊和傅家过不去。

  秋姨在下面做好了饭,墨一和喻初原在沙发上坐着,看着他家老板从楼上走下来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还害怕这个人因为做了对不起宋小姐的事儿,想不开呢。

  傅殃坐上桌,这才发现秋姨的手上戴了一串佛珠,眉头皱了一下,秋姨一向不喜欢这些东西。

  以前他送过她礼物,可是对方说硌手,习惯手上什么都不带,现在对方为什么带佛珠?难道她知道什么事情?或者是知道宋九月已经……

  想到这儿,眼眶红了一下。

  “秋姨,最近怎么想起戴佛珠了?”

  秋姨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问,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东西,怕说出来这个人生气,但她对傅先生从来都不会说谎,只能叹了口气。

  “傅先生,你也别怪我神神叨叨的,上一次喻医生过来的那一天,我明明已经把你和宋小姐的房间收拾好了,可喻医生走以后,我在发梳上又看到了几根头发,对傅先生你和宋小姐的屋子,我是最用心的,在喻医生来以前,我就已经打扫了好几遍,绝对不会有头发落下,但是才转眼,发梳上又多了头发,我觉得诡异的很,事后便去买了这串佛珠带着。”

  傅殃并不觉得这段话有什么奇怪的,拿起筷子正打算吃饭。

  旁边的喻初原眉头却是皱了起来,心里隐隐地有了一个猜测,看了他家老板一眼,或许事情的真相快要出来了。

  “老板,我有件事儿想告诉你,在这之前,你一定不要激动。”

  傅殃的嘴角扯了扯,现在还有什么事儿能够让他激动的,不过接下来喻初原说的话,差点让他手里的碗掉在地上。

  “老板,我那一次过来是拿宋小姐的头发和死者进行比对的,刚刚听到秋姨那么说,突然有了一个很大胆的猜测,秋姨既然说了在这之前已经将浴室打扫的干净,绝对不会有一根头发,那么我怀疑,发梳上的头发是有人故意缠上去的,并且知道我会去拿头发和死者的DNA进行比对。”

  喻初原说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