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死者不是宋九月
  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那上面的头发本来就是死者的,同一个人的东西比对,肯定是吻合的,如果死者一开始就不是宋小姐的话,也许宋小姐现在真的没有死。”

  他的这些话刚说完,傅殃就“哗”的一下站了起来,失手打翻了一旁的汤,手上一红,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在乎这个,一双眼睛直直的看向了喻初原。

  “你确定吗?”

  喻初原点点头,最开始的时候他就和墨一开过这样的玩笑,如果有人故意想让他认为死者是宋小姐的话,肯定会做好一切打算,包括缠在发丝上的头发。

  当时所有的人都去海滩上找宋九月了,别墅的防备根本不严,如果是顶尖的高手的话,绝对可以进入别墅的。

 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,饭也不吃了,马上带着两个人出去。

  不是喻初原故意打击这个人,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,假如死者不是宋小姐,说明宋小姐可能真的被卷进了海里,对方能够活下来的概率很低,如果没有被那样烧死,可能是溺水而亡。

  不管是哪个结果,老板肯定都不能接受,况且之前对方已经崩溃过一次了,要是这一次他猜错了,对方岂不是又要再崩溃?

  叹了口气,三人直接坐上直升机,召集了一些人,然后又去了那个海边。

  傅殃知道宋九月能够存活的几率很低,毕竟当时那样的暴雨,要是被海水卷进去,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也许对方运气好,被某个人救了,也许被一路拖拉到海底,已经淹死了。

  这两个结果都有可能,不过知道那具尸体可能不是宋九月以后,他在心里就在默默的祈祷,宋九月的运气那么好,肯定不会葬身海底的,一定是被人救了。

  可尽管这么想,他还是不敢大意,让人在海边打捞着,其实谁都知道,这样根本打捞不了什么,毕竟海太大了,如果尸体漂去其他地方了呢。

  这一次傅殃投进的人很多,大家都在海滩的周围找着,包括入海的那几个支流,甚至也有人去找了。

  傅殃站在海岸上,很害怕对方打捞到什么,假如大家都找不到人,也许宋九月现在还在某个地方活蹦乱跳着。

  海滩上的人依旧很多,一对小情侣正在上面拍着照片,女孩子拿着相机的手突然掉在了地上,指了指海面。

  “你看上面是不是有具尸体在飘着。”

  傅殃在旁边听到她这么说,心里一抖,抬眼看了过去,里面确实有个东西在漂浮着,他跑过去游向了那个东西,心里一直狂跳,游得近了才发现那是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冒出来的人体模型,一颗心又放了下去。

  将那个人体模型拖到了海上,这才发现自己的腿有些软,既害怕他们找到什么,又害怕他们这样永远找不到,一颗心矛盾极了。

  墨一带人在海上找着,喻初原为了让自家老板更加放心,在秋姨那里拿到了真正的宋小姐的头发,又跑去医院重新比对,结果出来的时候,他激动的手都在发抖,连忙给他家老板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“老板结果出来了,死者的DNA和宋小姐不符合,不是宋小姐,这一切肯定是有人故意设计的,也许宋小姐现在还活在某个地方,但也许已经死了,你还是做好准备吧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那具尸体不是宋九月已经是莫大的惊喜了。

  一想到宋九月现在可能还在某个地方活着,眼眶红了红,激动得浑身发抖,马上联系了电视台那边,如果宋九月还活着的话,一定要想办法联系到她,想到最近他和盛阑珊的事情,眉头皱了皱。

  如果对方真的活着,看到这些恐怕恨不得劈了他吧。

  傅殃想得很对,宋九月确实是看到了这些东西,而且还是在电视上看到的,照样是娱乐新闻,毕竟是关系到傅殃,火热程度自是不用说。

  大家都说盛阑珊可能是傅家的少奶奶了,宋九月想到那天自己看到的画面,眼眶红了一下,拿过遥控器,将电视一关。

  现在她确定,那天看到的画面是真的了,再也骗不了自己,嘴角扯了扯,起身上了楼,没有再管楼下的人。

  红莲看到那则消息的时候也惊呆了,本来在这之前,他觉得傅殃不可能做什么对不起宋九月的事儿,可是现在亲眼看到这样的照片,心里又不那么确定了。

  说起来他对傅殃并不怎么了解,对方的私生活是怎样的,没有谁知道,而且他一眼就看出来了,照片并不是P的,说明傅殃和盛阑珊确实是躺到一张床上了,就算没做什么事儿,他也算是背叛了宋九月的。

  况且说句难听的,男人和女人那么赤身裸体地躺在一起,怎么可能不发生点什么,这他可不相信,恐怕宋九月也猜到了吧,所以才上楼,现在估计一个人在伤心着呢。

  红莲起身想要上去安慰一下她,可是这种事情怎么安慰,只能叹了口气,重新坐了下来。

  司马钥在一旁摇摇头。

  “还以为傅殃对宋九月是认真的呢,阔家子弟果然都不可靠,那种一生一代一双人也就是里面的桥段而已,现实还是残酷的。”

  他的手里拿着水果,幽幽的说道,一旁陈亦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也学着司马钥那样,拿过水果,放在嘴巴里面嚼着,只要九月没事儿,他就高兴,至于其他的,他也理解不了。

  红莲也是第一次知道陈亦白居然是双重人格,现在看到这个人一脸痴傻的样子,嘴角勾了勾,伸出腿踢了踢对方。

  “以前我倒是也遇到过多重人格的人,但两个人格相差这么大的,还是第一次见,他的两个人格能够交流么,两个人格知不知道对方的存在?”

  司马钥摇摇头,真正的陈亦白知道那个傻子的存在,但是傻子却感受不到陈亦白的存在,还真是奇怪。

  陈亦白并不知道这两个人在讨论自己,吃饱喝足以后,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