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六十七章 误会解开
  宋九月有些气愤的走上前,敲了敲车窗,眼睛闪过一丝愤怒。

  “把我叫回来,难道你就不打算解释什么吗?”

  傅殃蹙眉看着面前的人,觉得自己可能魔怔了。

  “你不过是幻觉而已,我能跟你说什么……”

  淡淡的说完这句,打算将车开离这个地方,真是奇怪,最近他快被出现这些的影子折磨的疯了。

  宋九月被对方气笑了,叹了口气,低头看了一眼还在她周围打转转的小黑,打开车门上了车,在傅殃的身上摸索了一下,总算是把别墅的钥匙摸出来了,不再看这个人,直接下车,领着小黑打开了房间的门。

  傅殃看着面前空空荡荡的地方,眉头蹙了起来,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发现钥匙是真的不见了……

  疑惑的下车,在原地转了一圈儿,都没有发现钥匙,原谅他吧,这个时候智商掉线的厉害,刚刚完全是云里雾里,想想找了这么久的人,在他开门就见到了,不是幻觉是什么。

  找到一半的时候,身体突然僵了僵,愣愣的看着别墅,刚刚似乎有点儿不对劲儿……

  这么想着,走到了房门前,还好门没有关,他一推开,就看到了坐沙发上的宋九月,腿软的走过去,一脸严肃的坐在了沙发上,掐了宋九月一把,宋九月疼的“嘶”了一声,抬眼看着这个男人。

  傅殃听到她的声音,嘴角扯了扯,眼眶瞬间就红了,声音也很沙哑。

  “宋九月,你还舍得回来……”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一下,看到这个男人满脸痛苦,手中的遥控器“啪”的一下落到了地上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宋九月,以前我怎么跟你说的,心里有事一定要说出来,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解释,你就这么不相信我?”

  宋九月本来在回来之前,已经想过了,再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,一定要狠狠的谴责对方,三心二意,不守夫道,可是现在面对他的指责,她竟然觉得自己像个罪人一样。

  傅殃将她搂进了怀里,感受到这个人真实的温度,鼻头一下就酸了,他感觉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抱过这个人了,在这之前甚至以为她死了,嘴角扯了扯。

  “宋九月,你这算什么意思?不打一声招呼就对我发脾气,我是不是哪里让你受委屈了?”

  宋九月本来想要推拒的手顿在了空中,这个人让她受委屈了吗?当然受了,背着她和其他的女人卿卿我我,这让她怎么受得了。

  好,对方既然说了要摊开了说,那她今天就把所有堵在心里的事儿都说出来。

  傅殃看她的表情,知道她有话要告诉自己,将地上的遥控器捡了起来,把电视一关,这栋别墅瞬间安静了下去。

  因为在这之前,他已经把所有的人都遣走了,包括秋姨,现在别墅里面就只剩他们两个。

  空气一下变得静谧,偶尔只有躺在落地窗那边的小黑尾巴甩在地上的声音。

  宋九月定定地看着这个人。

  “傅殃,你和盛阑珊是怎么回事儿?”

  傅殃的眉头蹙了起来,就知道这个人会问盛阑珊的事儿,想到这儿,心里便有些郁闷,他从来都不知道那个女人居然敢对他动手。

  又加上那晚上他和沈白喝多了,防备自然没有那么高,所以轻松的让盛阑珊得逞,最后还是墨一和初原去找的他,想起来便觉得脸上无光。

  “我以为你死了,那晚上和沈白去喝酒,喝多了,被盛阑珊袭击,晕了过去,然后她拍了照片,宋九月,我保证自己和她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,不过……也是我的身体被他摸过……”

  傅殃说这些话的时候毫无底气,在他看来自己已经背叛这段感情了。

 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,傅殃说的话只能解释照片的事,他和盛阑珊那晚上在酒店的事儿,这人该不会失忆了吧?

  “傅殃,那晚上你和盛阑珊在酒店做的事,你怎么解释?”

  那晚上在酒店?傅殃满脑子问号。

  “你说的是哪一个晚上?如果是你开始不正常的那一个晚上,我想告诉你,那晚上我在外地,挂了你的电话后,我自己开车回来的。”

  宋九月的瞳孔一缩,这个时候也发觉到不对劲儿了,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才抬头看着这个人。

  她知道傅殃不会说谎的,对方根本不屑说谎,他做了的事儿一定会承认,但没做的,他也绝对不会背锅。

  那晚上她在酒店里闻到了香水味儿,后来在傅殃的外套上也闻到了,如果这是有人精心设计的局的话,背后设局的人未免太强大了,一环扣着一环,把他们所有人都算计了进去。

  “那晚上你回来的路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?我在酒店亲眼看到你和盛阑珊做那种事情,晚上你回来的时候,我又在你的外套上闻到了酒店的香水味儿,怎么可能不多心……”

  宋九月的眼眶红了一下,接着开口。

  “傅殃,我一直觉得你爱我,从来没有想过你有一天会和别的女人在床上纠缠,这两天也许你很难过,但那个时候,我比你更加难过,难过的快要死了……”

  傅殃的眼里柔和了下来,将人缓缓的抱进了怀里。

  “我不知道你的心里有这么大的误会,宋九月,下次千万不要这样一个人生气,最恐怖的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,为什么误会,如果你一开始就说出来,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情。”

  “傅殃,这不是我误不误会的问题,而是背后有人在算计我们,那个人的声音,背影,和你真的太像了,后来我在咖啡厅又见到一次,他和另一个女人在谈论我,说让我跟在身边只是因为可怜我,我实在想不到谁有这么大的本事,能够一步一步的设计这些。”

  傅殃的眼睛闪了闪,难怪那晚上他觉得宋九月很不对劲儿,但并不知道中间有这么多事儿,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  宋九月看到他在酒店和盛阑珊纠缠,而那个时候真正的他又因为一些事情去了外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