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六十八章 是不是你干的
  现在想想,当时会去外地是因为湛的人突然捣乱,对方可能就是调虎离山之计吧,故意把他引开,然后让一个相似的人在宋九月的面前演了一出戏。

  “你没有回家的那一天发生了什么?后来又去哪里了?我看到你的车停在海边的巨石旁边,里面有一副焦黑的尸体,他们都说那是你……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一抖,听到傅殃这么说,更加意识到布局人的可怕之处。

  如果她因为这个误会永远的离开了傅殃,而傅殃又以为她已经死了,两个人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,竟然觉得有些恐怖。

  傅殃显然也猜出一些东西了,拳头紧了紧,伸手捏了捏上宋九月的脸。

  “能回来找我,说明你对这事也有疑惑,不是吗?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她在岛上呆两天以后,脑子就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了,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,假如傅殃真的是那样的人,又何必要对她那么好呢。

  傅殃是谁呀,他的身份和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,世界上可怜的人那么多,他凭什么要可怜她一个?说起来还不是因为她宋九月有特别之处吗……

  想到这儿,心里一下就释然了。

  另一边,司马玥一行人已经坐车去了别墅,回的是陈亦白的地方,他看了旁边的人一眼,嘴角勾了勾,伸手摸向了红莲的胸部,果然如他想的那样,一片平坦。

  “所以……你是男人?”

  在岛上的时候,他并没有问,因为他发现了,宋九月似乎并不知道这人是男人。

  红莲一把拍开了他的手,打开车门下了车,司马玥的眉毛挑了起来,在这之前,他真的以为杀手之王是个女人,还挺崇拜对方的。

  那个时候他可是经常听到对方的传说啊,什么单枪匹马的闯组织杀自己的猎物,接单从来没有失败过,唯一失败的一次可能就是在宋九月的身上了,这人该不会是看上宋九月了吧?

  想到这儿,眼里意味深长的起来。

  陈亦白乐呵呵的跟着红莲下了车,打算将车门关上,不过司马玥及时的阻止了他,自己也下了车,杀手之王是个男人,还是个这么漂亮的男人,他挺感兴趣的,所以今晚决定就在这儿不走了。

  红莲也看出对方的想法了,嘴角扯了扯,他对男人可不感兴趣,等司马玥下车以后,他趁对方不注意,直接跳上车,油门一踩,把车开了出去。

  “这辆车我征用了,什么时候心情好,再还给你吧。”

  司马玥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看到自己的爱车已经被别人开着走了,叹了口气,瞥了旁边的陈亦白一眼,不知道这个傻子什么时候才会恢复正常,看来还是得找人在这里照顾对方,他可没什么兴趣当保姆。

  红莲把车开离这里以后,直接去了湛的别墅,这一次的事情肯定和这个人有关,他刚警告对方,不要杀宋九月,接着两人之间就有了这么大的误会,那人确实是做到了没有杀宋九月,但这样和杀了她有什么区别?

  那个人还真是会转换概念!红莲差点将车开飞出去,足以见得他的愤怒。

  “哧!!”

  汽车停车时发出尖锐的声音,别墅周围的保镖“哗啦”一下冒了出来,还以为是谁开车来找茬儿了,不过看到这个人下车以后,惊喜的差点痛哭出声。

  最近整栋别墅一直都处于低气压中,所有的人连屁都不敢放一个,就是因为没有找到这人,没有想到对方倒是主动上门来了。

  “嘭!”

  红莲将车门一关,直接走了进去,依旧是那个黑漆漆的房间。

  在他刚刚将车开到别墅周围的时候,湛就知道这个人来了,现在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下来,怀里抱着那只猫,眼神清淡的把面前的人盯着。

  这些天对方是不是和宋九月在一起?因为他听说宋九月也回来了,那个人还真是命大,那样的夜晚被卷进海里都没有死,估计这人费了很大的力气吧,嘴角扯了扯,红莲对她还真是用情至深啊……

  这让他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儿,摸着猫咪的力度突然大了起来,猫发出了一声怪叫,逃离了他的怀抱,在远处瑟瑟发抖的蜷缩成一团。

  动物都是有灵性的,最近它的日子一直都不好过,知道这个人不好招惹,但凡他有一点生气,它就不敢再呆在他的周围,只能在不远处一直小心翼翼的徘徊着。

  “宋九月和傅殃的事,是不是你干的?”

  红莲的眼里闪过一丝愤怒,如果那晚上没有他,宋九月绝对已经死了,想到这,心里就痛的跟什么似的。

  他一直都觉得宋九月那样的女人应该长命百岁,应该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,如果可以的话,他甚至想把他的所有寿命都给对方。

  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宋九月这个人,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索然无味,苍白空洞,他估计又会像以前那样,盲目的猎杀着一个又一个目标,拿着一笔又一笔的巨款,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。

  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  他看着湛的目光闪过一丝杀气,所有对宋九月不利的东西,他都不想放过。

  湛的脸上逐渐染了笑容。

  “怎么,为了一个宋九月,你想杀我?”

  “我告诉过你,不许动她的!”

  红莲整个人如一头暴躁的狮子,浑身都炸了起来。

  湛的脸上有些嘲讽。

  “我让宋九月和傅殃之间有误会,对你来说不是更好吗?你才有机会不是么?不然这两天你怎么可能待在宋九月的身边,跟她朝夕相处感觉很棒吧,明明自己心里很开心,这个时候倒是怪起我来了,红莲,你果然是变了呀。”

  湛和红莲说话从来都不客气,甚至不知道客气是什么东西,既然这个人都已经有了杀心,他又何必要忍着自己的脾气。

  红莲的脸上闪过一丝苍白,他承认这个人说的都是真的,这两天确实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两天,可梦总是要醒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