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六十九章 钻心的恨意
  而且他生气的是假如那晚上宋九月没有碰上自己,肯定会被海浪一路卷到海底,恐怕现在听到的就是对方死亡的消息吧,这让他怎么可能受得了。

  一脚踢开了旁边的椅子,直接和湛动起了手,守在门外的人听到里面的声音,心里抖了一下。

  湛没有想到红莲会这么直接的动手,脸上直接挨了一下,嘴角瞬间有了鲜血,抬手擦了擦,指尖湿润,眼里闪了闪。

  红莲挑挑眉,他忍这个人已经很久了,这一次宋九月的事情算是触及到了他的底线。

  湛也没有客气,一个拳头便挥了上来,红莲偏头躲开,狠狠的一个侧踢,朝着湛的肚子踢了去,两个人直接在里面交手。

  停下来的时候,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,两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,不过都没有多在意,相互看了对方一眼,然后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红莲心里的焦躁总算是平息了,并没有在这个地方多停留,出门上车,直接回了陈亦白的地方,想到傅殃现在正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,心里就一阵不爽。

  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,宋九月爱的是那个人,光是这一点,他就已经不能对对方做什么了。

  如红莲想的那样,傅殃现在确实挺高兴的,或者不能用高兴来形容,是激动,误会解开以后,整个人都神清气爽,把宋九月按在床上狠狠的折腾了一番,抱着对方不肯撒手。

  秋姨已经被他招回来了,现在就在下面做饭,看到宋九月并没有多惊讶,因为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以为这个人真的只是在外面耽搁了一会儿。

  但墨一和喻初原就不一样了,大早上的推门看见这个人,还以为见鬼了,但看到自家老板一脸餍足的表情,嘴角抽了抽,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墨一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很疼,不是梦,宋小姐现在真的就在他的眼前,怎么说呢,像是被人打了当头一棒,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  连他们两个都这样了,更不用说当时见到宋九月的傅殃,智商确实掉线的厉害。

  “老板,这……”

  墨一想要开口说什么,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吐不出来,倒是旁边的喻初原比较淡定。

  “让还在海边打捞的人都回来吧。”

  墨一点点头,马上打了一个电话,觉得这一切都挺戏剧性的,但宋小姐没事,皆大欢喜。

  宋九月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,怎么可能善罢甘休,虽然另一个人她不知道是谁,但这其中肯定有盛阑珊的参与。

  不过当她问面前的几个人盛阑珊去了哪儿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回答她。

  墨一的脸上有些不可描述,他该怎么告诉宋小姐,盛阑珊现在还在接客呢。

  傅殃本来打算只让盛阑珊在那个地方呆一个月的,但听宋九月说了中途发生的那些事儿,知道盛阑珊恐怕全程都参与了,牙齿咬了咬,看来对方应该在那里呆得更久一些。

  盛阑珊失踪了这么久,盛珏怎么可能不知道她被送去了哪里,但是他不可能为了一个盛阑珊,和傅家过不去,也不可能为了一个盛阑珊,去找傅殃的麻烦,对方这次闯的祸挺大的,既然做了错事,自己就要想办法承担。

  不过这对盛阑珊来说,承担的东西显然太重了,她是盛家大小姐,从小便要风得风,要雨有雨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。

  一个随随便便的男人,只要交了几万块就能跟她上床,她无法反抗,身体软绵绵的,知道那些人给她注射的药物和她给傅殃注射的是同一种,那人这次还真是报复的彻底。

  躺在床上,麻木的忍受着身上男人对她做的一切,眼里从最开始的生无可恋,到后来疯狂的恨意。

  她恨宋九月,这一切都是拜对方所赐,还好那个人已经死了,不然她一定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!比这一次更惨。

  “盛小姐的技术不行啊,按理说你经历了这么多男人,床上功夫应该有长进才对,怎么每次过来你都像条死鱼一样,这样有什么意思?”

  男人掐着她的下巴,缓缓的说了这么一句,知道这个人被人下了药,可是那又怎样?他已经交了钱。

  而且酒吧背后的主人是沈白,是沈家的人,人家既然敢这么做,那就一定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的,根本不用害怕盛家的报复。

  盛阑珊的手紧紧的把床单捏着,床单上面一片血迹,因为她的手心里已经流血了,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,泛着钻心的疼痛,可尖锐的痛并没有让她的身体恢复力气,依旧软绵绵的。

  只是让她更加清醒地感受着男人的动作,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,不知道是第几回了,她无比后悔当时去招惹了傅殃。

  不过他并不后悔让那两人之间产生误会,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她都不会在两个人在一起的。

  盛阑珊现在并不知道宋九月回来了,不然早就已经崩溃了,她活下去的勇气,就是因为宋九月已经死了,她要比对方活得久。

  所以被这么多男人对待的时候,她从来没有想过死,只要能够从这里出去,她一定要把生活过得漂漂亮亮的,至少要比宋九月那个死人过得好。

  宋九月不知道盛阑珊的这些想法,也不知道这个人正遭受着什么,只是听墨一说对方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,也就没有再追究其他的了。

  她刚到家的第二天,苏小小就又上门了,不过依旧只是在外面徘徊,根本进不来,要不是宋九月开车出去,恐怕还不知道。

  苏小小看到这个人,眼里闪过一丝激动,她都已经来好几次了,每次都只是见到傅少。

  宋九月觉得这个人变了,可具体哪里变了又说不清楚,视线瞄到对方的耳垂,眼里闪了闪,如果她没有记错,这耳钉应该是沈白的吧。

  沈白是娱乐圈里当之无愧的影帝,穿着打扮又是走在时尚的前沿,加上他本人是那种妖艳的美,戴耳钉根本不奇怪,她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时候,也是被对方的耳钉吸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