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七十一章 原来是妹妹
  盛珏的眼里有些戏谑,弯身仔仔细细的看着苏小小的那张脸。

  苏小小心虚的左躲右躲,就是不敢看对方。

  盛珏扭头,在她的耳边轻轻开口。

  “晚上回家,我有话问你。”

  一旁的宋九月根本听不到这些话,因为盛珏是俯身在苏小小的耳边悄悄说的。

  苏小小支支吾吾的“嗯”了一声,拉着宋九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。

  宋九月疑惑的看了盛珏一眼,又看了苏小小一眼,这两个人肯定有什么猫腻,不过她现在还不知道罢了。

  两人上了车以后,宋九月本来是想要问的,但想着谁没有点秘密呢,也就罢了,没有再问。

  苏小小将她送回家后,方向盘一拐,直接向着盛家开了去,她知道那个人肯定在那里等着了。

  到了地方以后,她推开门,盛珏果然已经在里面坐着。

  盛珏看到这个人,淡淡地将手里的杯子放到茶几上。

  “你都不解释一下吗?亲爱的妹妹。”

  苏小小像蜗牛一样爬了过去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盛珏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她的纱巾,一把扔到了她的脸上,脸上难得的有些愤怒。

  “骗妈说得了怪病,整天用纱巾蒙着脸,结果在外面倒是混的风生水起,给你一分钟时间,有什么苦衷就说出来,如果没有的话,这件事我会告诉妈,让她来好好治治你,装神弄鬼这么久,知不知道他为了你的事儿,跑了多少家医院?”

  盛晓苏,苏晓,苏小小……

  这化名还真是用的可以。

  苏小小哆嗦了一下肩膀,她还是挺害怕妈的,对方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强人,当时被盛家赶出去以后,拉扯着他们两人长大。

  而且当时她也不知道自己又怀孕了,怀着孕的她每个月还要做几份工作,自学所有关于大公司里的事情,甚至还教会了哥。

  所以哥来到盛家以后,根本用不着盛家的人教他什么,他什么都知道。

  盛家的人当初那么对他们,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  苏小小准确的说是盛晓苏,垂着脑袋,不敢反驳这个人半句,这件事儿她比较理亏。

  追着沈白进入娱乐圈的时候,她就没有打算用自己的本名,毕竟沈白和盛家有点关系,稍微查一查就知道她的身份。

  而且娱乐圈有个规矩,刚刚打算踏入这个圈子的艺人,可以决定要不要改名字,毕竟有时候名字也会影响一个人的名气,她当时借着这个机会,选了苏小小这个艺名,其实就是把她的名字稍微颠倒了一下而已,不过很少有人这样细心的观察到。

  她不可能把沈白的事儿告诉面前的人,不管是妈还是哥,都不希望她跟洛城的大家族有其他的牵扯,她的那个妈妈还偏执的认为洛城的大家族没有一个好人,大概是当初被盛家伤透了心吧。

  “哥,你能不能别问这个问题了?”

  盛珏的眉头蹙了起来,这个妹妹一向都很听话,但从大学毕业以后,心思就开始慢慢的偏了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不过他对这个妹妹向来疼爱,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,自己心里有点数就行,别让自己受委屈。”

  盛晓苏听到他的话,眼眶瞬间就红了,她现在在做的事儿似乎一直都在让自己受委屈,连忙低了头,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狼狈。

  盛珏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,说完这些话后,上官蓉刚好从屋外走了进来,看到盛晓苏的脸,眉头皱了一下,缓缓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  “为什么隐瞒?”

  淡淡的问了这么几个字,却是让盛晓苏的心里一抖,她知道这个人一向很严肃,最容不得的就是欺骗,而现在自己的所作所为相当于已经欺骗了对方,嘴唇抿了起来,不管怎样,她都不会把沈白的事说出去的,这是她的秘密。

  上官蓉看她不说话,没有再继续逼问,这个人已经是大人了,应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

  盛晓苏松了一口气,知道今天这一关算是过了,以前她还担心,被人发现她说谎了会怎么样,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,不过想想也是,MV一旦发出去,她的名气就会往上涨,这两个人早晚都会知道的。

  “听说你是沈白的疯狂粉丝,小苏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

  上官蓉的这些话刚说完,盛晓苏的心里就一抖,她怎么就忘了,她是沈白粉丝的这件事,整个网络上的人都知道,以这个人的敏锐程度,不可能看不出一些什么。

  她顿时就慌了,清楚这人对洛城大家族的怨恨,肯定不会让她和沈白纠缠在一起的。

  一旁盛珏的眼里也深邃了起来,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这个妹妹,当初对方想要进入娱乐圈,该不会就是因为沈白吧。

  盛晓苏在这两种目光下,顿时败下阵来,但无论这两个人怎么问,她都一直保持沉默。

  盛珏和上官蓉也不想步步紧逼,看到对方的表情大概也猜出一些事情了。

  上官蓉的脸上有些漠然,来洛城之前,她就已经警告过这两个人,不能和洛城的大家族纠缠在一起。

  因为大家族之间的水太深了,他们只要牢牢的握住盛家就好,至于其他的,还是别想了,虽然人都是贪心的,但有时这种贪心会要了命。

  “哥,妈,你们放心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  她说完这句话,起身上了楼,这种拒绝交流的姿态,让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盛晓苏进了房间以后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看到镜子里面的自己,抬手摸了摸耳垂上的耳钉,想到沈白的耳朵上有个和她一模一样的,就止不住的开心。

  不过从那天以后,她就没有再见过对方了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把耳钉取下,以那个人的性子,应该早就把耳钉扔了吧。

  盛晓苏的嘴角扯了扯,那个人总是让她失望,失望到现在,似乎已经习惯了。

  不过这一次她猜错了,沈白并没有将耳朵上的耳钉取下,虽然只有一颗了,他却依旧戴着。

  夏冰也发现这个人的耳钉只剩下一边,眉头蹙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