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七十五章 狗死不能复生
  宋九月知道这个人中了沈白的毒,叹了口气,将人拉着离开了这个地方,是谁说的爱情本来就是含笑饮毒酒,还真是这样。

  走到外面以后,苏小小松开了她的手,指了指不远处的地方。

  “我的车就在那里,我也要回家了。”

  宋九月点点头,刚刚的事儿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人,只有真正爱过的人才明白那种滋味,是真的不好受。

  “别想多了,那你自己回去吧。”

  她这么说着,上了一旁自己的车,将车往家里开,心里一直都在想着苏小小和沈白的事情,不知道这两个人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,不过沈白应该不会喜欢苏小小这样的女生,他爱夏冰爱了这么多年,怎么可能突然喜欢上别人?

  苏小小的情路,还很坎坷。

  到了家以后,她将车停在了外面,刚打开客厅的门,就看到秋姨在沙发上坐着,眉毛挑了挑,按理说这个点秋姨应该在做饭了才对。

  在玄关换鞋以后,她缓缓的向着沙发走了过去,一抬头就看到围着粉色蕾丝围裙正在做饭的傅殃,脚步一顿,眼角抽了抽。

  或许是她今天打开门的方式不对,不然怎么会看到这一幕,抬手擦了擦眼睛。

  那个围着粉色蕾丝围裙的人真的是傅殃吗?不可能啊,傅殃和粉色蕾丝这种东西可是搭不上边儿的,宋秋月直接顿在了原地,恨不得自戳双目。

  而傅殃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,声音温柔。

  “给你做了煎蛋还有其他东西,洗手吧。”

  宋九月觉得一只威武高大的老虎,突然变成了萌萌哒的猫咪,这让她怎么受得了,整个人几乎是飘着,飘到了傅殃的面前,看了一眼他的粉色蕾丝围裙,别说,这个人围着还挺好看。

  傅殃的脚边,小黑嫌弃的撇开头,觉得主人今天的装扮还真是刺瞎了它的豹眼。

  傅殃伸手摸了摸宋九月的头,将自己做好的几个菜端上了桌,发现这个人依旧云里雾里的不在状态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明早我会去外地开会,今晚就在公司不回来了,你别再跟我闹什么别扭,知道吗?或者可以跟我一起去。”

  宋九月摇摇头,这个人应该是最近的工作堆得太多了,所以还得去外地开会,不过她要是跟着去就显得太黏人了一些,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对方。

  吃了饭以后,两个人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傅殃一直都在诱哄着她。

  “宋九月,那边很好玩的,跟我一起去开会,见见世面也好。”

  不过不管他什么时候哄,宋九月都无动于衷,傅殃无奈,起身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把糖,放在了宋九月的面前。

  “现在还不去吗?宋九月,我的糖可都给你了。”

  宋九月的眼角抽了抽,他都多大的人了,还吃什么糖呀?

  傅殃没有办法,看这个人的态度这么坚决,将人直接抱上楼,毫不犹豫的就压了上去,一点一点地啃着对方,既然这个人说了不跟他去,那么他要把这几天的东西通通都讨回来,不然总感觉亏了。

  所以一直折腾到大半夜他才放过这个人,宋九月累得眼睛都睁不开,醒来的时候,傅殃已经不见了,估计是和墨一大清早的就走了。

  她穿着睡衣去浴室洗漱完毕后,觉得有些渴,下楼去喝水,秋姨坐沙发上看早间新闻。

  宋九月端着水杯从厨房出来的时候,发现秋姨的脸色惨白,而新闻里正在播放一则消息。

  “早间报道,二十分钟以前,黑色迈巴赫与大货车撞在一起,货车司机负有全部责任,车祸原因正在调查,死伤尚不清楚,本台记者正赶往现场。”

  宋九月的手一抖,抬眼朝着电视看了过去,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,这个时候秋姨开口说话了。

  “宋小姐,那辆车,就是傅先生的,傅先生出车祸了……”

  宋九月手里的杯子一下掉在了地上,整个人都慌张了起来,也顾不得自己穿的是睡衣了,着急的连拖鞋都没有换,出门上车,直接将车开向了车祸现场。

  整个心一直七上八下的,到了现场后,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了,她将车停在一旁,穿着睡衣就挤了进去。

  迈巴赫已经侧翻在那儿了,这个地方还有很多血迹,宋九月当时就觉得腿软,那么大的货车,要是里面还有人的话,这个时候,要么受伤,要么死了……

  她看到医务人员抬了担架过来,担架上有白布,白布正盖着东西,宋九月的眼眶瞬间就红了,挤开在面前阻碍着她的人,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,殷殷切切的哭了起来。

  医护人员有些奇怪的看了这个人一眼,想把担架抬着离开这里,却被宋九月拦了下来。

  “能让我再看他一眼吗?”

  宋九月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,医务人员摇摇头。

  “小姐你还是节哀顺变吧,它已经没救了。”

  宋九月顿时觉得天昏地暗一般,不过周围的人看到她的装束,还是忍不住吐槽了几句。

  “这谁呀?怎么穿着睡衣就出来了,脚上的拖鞋还跑掉了一只,一个女孩子怎么过得这么糙。”

  “我的天哪,该不会是个精神病吧?”

  宋九月一直低头哭着,前不久她才出了事,怎么现在傅殃又出事了,命运怎么这么折磨人?

  “傅殃,你不能离开我?呜呜呜……”

  “我爱你,你不能死。”

  周围的人看她哭的这么伤心,也不好再继续奚落她,只能开口安慰道。

  “小姐,狗死不能复生,虽然它可能是你的爱犬,但死了就是死了,别哭啦。”

  “是啊,再怎么舍不得也得接受事实。”

  宋九月哭着哭着,突然停了下来,什么狗死不能复生,她伸出手将白布扯开,发现上面躺着的确实是一条狗,心里抖了一下,马上将睡衣的帽子盖在了头上,害怕周围的人看出她是谁,那可就太丢脸了。

  这个时候,一辆车在她的旁边停了下来,车窗打开,露出傅殃那张冷硬的脸,看到她的装束,嘴角扯了扯。

  “上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