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七十九章 所有的不幸都是因为她
  宋九月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两只动物,心里异常的柔软,美滋滋的上了床。

  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旁边躺了一个人,睁开眼就看到傅殃的那张脸,没有想到这个人回来的这么快,看了一下时间,才早上7点,估计他又是连夜赶回来的吧。

  离对方更近了一点,赖在他的怀里不肯起床。

  “宋九月,别闹。”

  傅殃沙哑着声音说了这么一句,将人都在怀里,继续睡觉。

  傅殃再醒来,下楼就看到宋九月正坐沙发上逗着熊猫,嘴角抽了一下,刚吃过早饭,警察局的人就找来了。

  因为小黑可是有案底在,他们知道小黑是谁的豹子,现在大家都怀疑小黑把国宝吃了,他们必须得来调查一下,虽然小黑是傅少的宠物,但这事儿要是真的是那头豹子做的,他们也不敢姑息对方,这可是犯法的啊。

  傅殃听到外面的人说话,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阳穴,看了旁边还在和小熊猫玩着的女人,声音软了下来。

  “宋九月,乖,把小熊猫送回去,以后你可以经常去找它玩儿,但这东西可不能养在家里,这是犯法的,懂不懂?”

  宋九月也当然知道这是犯法的,毕竟法律上面可是写的清清楚楚,这算偷猎行为,有些不舍得,伸出两只手将熊猫抱了起来,打开客厅的门,发现动物园的工作人员愁眉苦脸的站在外面,正和墨一交谈着什么。

  墨一也很无奈呀,他怎么知道宋小姐这次胆子居然这么大,都敢纵容小黑去偷熊猫了,现在他们还得把事情给兜着,不能让外界的人知道。

  动物园园长已经亲自过来了,看到宋九月拎在手里的小熊猫,激动得差点哭出来,这家伙要是真的被吃了,估计他们也不用活了,这年头国宝比人可重要多了。

  园长有些心疼地接过了小熊猫,发现这家伙居然长胖了,状态还挺好,这才放下了心。

  傅殃在一旁有些无奈,这次的事情他们可是完全理亏,人家在外面找了这么久,宋九月倒好,跟小熊猫玩的不亦乐乎,良心的估计都被狗吃了吧,叹了口气。

  “我会弥补动物园的损失,熊猫你们带回去,至于这个女人,我会好好的看着,不会让她再犯这样的错误。”

  园长能有什么办法,人家傅少的身份可是摆在这里,况且这只熊猫被照顾得很好,他们除了上头的人批评两句,不会有其他的惩罚,只能嘴上说了一些好话,然后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不过刚到动物园,就听说傅少为动物园捐了七千万的款,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,这些钱够把整个动物园都好好装饰一番了。

  园长低头看了一眼小熊猫,不得不说还真是个招财的小宝贝,恨不得亲对方一口,不过小熊猫很嫌弃的撇开了头。

  一旁的工作人员偷偷摸摸地笑了起来,园长将小熊猫放到他的手上。

  “得了,东西回来了,下一次注意点,特别是那头叫小黑的豹子,再到我们动物园来的时候,一定要时刻盯紧它,绝对不能让他再把国宝偷走。”

  工作人员点点头,谁能想到那头豹子胆子那么大,不过人家的背后是傅少,也是有这个底气的,这年头连豹也不好招惹了呀。

  小熊猫没了,宋九月还挺可惜的,不过也知道那是国宝,不敢贪心的真的把它留太久。

  抬眼看到傅殃是笑非笑的脸,嘴角抽了一下。

  傅殃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,低声笑了起来。

  “小黑不懂事,你也跟小黑一样不懂事吗?那玩意儿是能随便偷的吗?宋九月,你这女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  宋九月低声叹了口气,两人进了屋,小黑知道那只黑乎乎的东西已经被接走了,非常激动,因为它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又高了。

  傅殃看到小黑,抬脚踢了它一脚,不过并没有用力,这玩意儿真会给他惹事儿,想想从小黑在他身边,都不知道惹事了多少次了,每次都是他给对方擦屁股,这该死的豹子,早晚把它炖了。

  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宋九月很自觉的窝进了他的怀里,想到今早刚醒来就看到这个人,眉头蹙了一下。

  “下次你要是再去开会,不用急着赶回来。”

  傅殃挑挑眉。

  “那你就对我多一点信任,别总是觉得我会出轨,对你自己也要有信心。”

  宋九月眼角抽了抽,这个人就抓着上一次的事情不放了,不过想到什么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你到底对盛阑珊怎么样了?我怎么感觉她比以前更加恨我了?”

  傅殃的身子顿了一下,这人要是不说,他还真把盛阑珊忘了,对方敢伤他,他自然让要让她付出代价,算起来那个人已经接了很久的客了吧。

  “没干什么,她缺男人,我就把她送去了一个男人很多的地方。”

  宋九月的心里抖了一下,盛阑珊那么高傲的性子,流落到这个地步,也难怪会那么恨她了,不过说起来这干她什么事儿啊,那人还真是好笑,所有的锅都会往她的身上甩,这一次要不是对方招惹了傅殃,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结果,自作自受罢了。

  盛阑珊这一次确实是自作自受,不过她自己可没有意识不到这一点,在她看来,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宋九月,她的不幸也是因为宋九月,所以哪怕现在身处地狱,她也想着什么时候出去能够给宋九月致命一击,她不会让那个人好过的。

  盛阑珊每天这么期盼着,因为盛家已经被盛珏掌管了,她的哥又已经离开了盛家,她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医院里的爷爷,希望对方早点醒过来,发现她不在,然后派人出来找她,那个时候她绝对能够从这个地方脱离出去。

  盛阑珊的期盼并不是没有效果,大概两天左右,盛凌就已经从昏迷中醒过来了,药物蚕食了他的身体,不过醒来之后,他的脑子里面清醒了不少,隐隐的猜出了那件事是谁做的。

  他在洛城这个地方打拼了这么多年,自然是留有一些底牌的,身旁站着的几个保镖都是他的人,他绝对能够信得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