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八十四章 去你的把酒言欢
  宋九月毁了她,但江影这个人毁了整个盛家,她不会放过她们的!

  宋九月哪里知道会有人这么惦记自己,而且对于盛阑珊这个人,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每次出事都不知道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,一味的去责怪别人,这样的人注定成不了大事。

  她看了站在旁边的傅殃一眼,发现这个人已经换好衣服了,眉头蹙了起来,现在都快下午了,一般这个时候,对方不都应该在家吗?现在看起来似乎要出远门啊。

  “宋九月,今晚是千乌古镇的灯笼会,快换衣服,我带你去看。”

  千乌古镇?宋九月知道这个地方,似乎是在洛城的郊区那边,整条街都是古香古色的,是闻名全国的古镇区,整个景区都挂着大红色的灯笼,夜里看过去美极了。

  虽然她现在就在洛城,可那个地方还真没有去过,今晚又是灯笼会,每年的灯笼会都会上一次微博热搜,她怎么连这个都忘记了。

  马上欢脱的上楼去换了衣服下来,看到傅殃正在安慰小黑,有些好笑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小黑病好以后,整头豹蔫蔫不乐的,估计是熊猫被带走了,它没有玩的了吧,想来也有些好笑,果然什么样的人就养什么样的豹啊,国宝那东西是拿来玩的吗?

  宋九月这么想着,其实她也不想想,她自己也把国宝拿来玩几天了,要不是人家找上门儿,估计还不会还回去呢,这女人就和小黑一样的德行。

  傅殃安慰了小黑一会儿,带着宋九月出门了,汽车一路向着郊区行驶过去,还没有走近,宋九月就感觉到那一片天空似乎都是红色的,很唯美的红色,柔和得让人迷醉。

  下车以后,傅殃拿了口罩给她,两个人戴着口罩,戴了个帽子,简单的伪装了一下,然后混进了人群。

  这里今晚特别热闹,所有人的手中都提了一个红灯笼,就连这个地方的商店也都是古香古色的,穿着古装的女子站在店铺门口,拿着小扇不停的微笑,类似于现在的迎宾小姐。

  宋九月一直对古装都有很大的兴趣,现在看到周围很多人都穿了这个,拿出手机拍了几张。

  “别走丢了。”

  傅殃看这个人又要放飞自我了,连忙把她拉了过来。

  “这里人多,待会要是走散了,我可不管你。”

  宋九月挑挑眉,她又不是小孩子,就算走散了,也能自己回去。

  周围并没有人认出他们,宋九月站在一排排的灯笼面前,眼里有着细细碎碎的光,回头看了傅殃一眼,脸上挂着轻巧的笑意。

  傅殃的心瞬间柔和了下去,青石板街回眸一笑,你婉约,这句话突然就冒出了他的脑海,很应景,大红色的灯笼映衬着宋九月的笑脸,如一个逃不开的魔咒一般,将他的心层层包裹。

  “傅殃,这里的灯笼很漂亮,我们也买一个吧。”

  傅殃点点头,对于宋九月的要求他向来不会拒绝,更何况是现在,他的整颗心都在发麻,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。

  两个人的手里都提着灯笼,沿着这条长街不停的向着远处走去。

  而远处有人群缓慢的移过来,人群中有一顶红色的轿子,轿子很高,周围都是红纱遮掩,里面的人光是一个背影就已经让一群男人酥了心。

  宋九月这才想起,灯笼会上有一个活动,抛绣球,坐在轿子里的女人一身红衣,面上用红纱遮掩,只露出一双秋水美瞳,四周的红纱突然升了上去,女子就那样出现在众人的眼中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抽了抽,这女人也许别人不认识,但她可不会忘记,这不就是夏冰吗?灯笼会上能够坐轿子的女人,都是网友票选出的女神,真没有想到今年是夏冰。

  以夏冰的身份,按理说是不会来这儿的,毕竟这所谓的女神称呼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,她身上的光环太多了,本来就是当之无愧的女神。

  周围有古筝响了起来,是二楼某个房间里传出来的,宋九月紧紧的抓着傅殃的手,直觉告诉她,待会肯定有事发生。

  古筝一响,夏冰移动了起来,身上穿的红色裙子微微舞动,看着美好动人,又加上身段优美,下面顿时尖叫了起来。

  夏冰的手里抱着一个绣球,眼神看了一眼傅殃的位置,将手里的绣球抛了过去,周围的人哄抢起来。

  傅殃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东西朝自己飞来了,条件反射的接下。

  “哇,有人接住了,看来我们没有机会了,今晚本来还想和女神把酒言欢的,不知道这是哪里杀出来的程咬金。”

  “看样子应该是有钱人,女神该不会故意往他身上扔的吧?总感觉这个人很熟悉啊。”

  “在一起!在一起!在一起!”

  傅殃拿着这个球,眉头蹙了起来,他自然听到了周围人的讨论,刚想把球扔掉,一个中年男人就走了过来。

  “先生你既然接了这绣球,那就要上去和抛绣球的人认识一下。”

  一旁的宋九月挑挑眉,眼神看了一眼轿子上的夏冰,对方这个时候也正好看着她,眼里都是高傲,似乎在说看吧,我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,你什么都不是。

  宋九月低头,放开了傅殃的手,悄悄离开了这个地方,到了二楼弹古筝的房间,找了墨水出来倒在木盆里,房间里的人连忙过来阻止,却被宋九月躲开了。

  她拿着木盆走到窗户边,看了一眼夏冰的方向,嘴角勾了勾,将墨水泼了出去。

  根本没有人想到这个变故,夏冰也没有想到,反应过来的时候,整个身体上都是黑乎乎的墨汁,看着狼狈极了,连头发都粘乎到了一起,红色的裙子也惨不忍睹。

  宋九月冷哼一声,将木盆扔到了地板上,当着她的面和她抢男人,这女人以为她是死了吗?什么认识一下,什么把酒言欢!!都是狗屁!不过想抢傅殃罢了!傅殃是她的!

  这么想着,转身下了二楼,整个人都带着火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