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八十六章 江影和宋九月决裂
  蒙莎这么说着,满脸愤怒的看着宋九月,宋九月的脸上更加嘲讽。

  “不说别的,你既然知道我把江孽推下水,又怎么不过去救他?我当时只是口头上威胁了你几句,你就怂了吗?他们对你的好,估计都喂狗了吧?”

  她淡淡的看了这个人一眼,懒得再说话,反正这样的污蔑到现在已经经历的太多了,有些麻木了,这一次恐怕她又是挡了谁的路吧。

  蒙莎的眼里一愣,没有想到宋九月的角度这么刁钻,居然钻这样的空子,眉头蹙了起来,正想开口再说点什么,走廊尽头却已经有人过来了看样子是带监控过来的人。

  毕竟医生已经说了,这一次子涉及到刑事案件,没有人敢大意。

  监控视频就摆在几个人的面前,但没有谁上去将它打开,还是宋九月自己上去把视频打开了。

  因为许愿池那里的光比较黑暗,根本看不清什么东西,最开始的时候里面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行人,后来宋九月的影子进入了画面,她向着许愿池走过去,将一个人推进了水里,画面到这里就没有了。

  宋九月愣了一下,看了蒙莎一眼,发现对方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她这才意识到,原来从一开始,她就被人算计了。

  “宋小姐,你敢不敢承认里面的人是你?”

  蒙莎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,似乎不把宋九月的狐狸尾巴扯出来就不会罢休一般。

  宋九月叹了口气。

  “这确实是我。”

  无可反驳,视频里的人确实是她,那个时候她发现许愿池那里有一个黑糊糊的东西,还以为那是什么,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人形的花灯,她想伸手去碰那花灯,花灯却自己掉进了池里。

  可是当时那里只有她一个人,这些动作被监控拍下来,看着就像是她把一个孩子推下了水,毕竟监控隔的远,只能把她大致的动作拍下来,又加上那花灯是人形的,和一个小孩子那么高,这一切都不是巧合,她钻进了人家精心设计好的局里,并且现在才知道。

  江影看了宋九月一眼,脸上有些嘲讽。

  “真没有想到你会做这样的事情,宋九月,枉我把你当朋友,你倒是会往我身上戳刀子。”

  宋九月抿着唇不说话,假如现在她说那个只是花灯,可能么,谁家的花灯会是人形的,大家都会觉得她在说谎。

  “江影……”

  盛琅在一旁不赞同的说了这么一句,虽然有监控在,但他还是相信宋九月不会做出这些事的,他相信傅殃的眼光,傅殃不会把这样的一个女人捧在手心里。

  “够了!!你们都给我滚,这里不需要你们陪着!!”

  江影沙哑着嗓子吼了这么一句,去了江孽的病房,宋九月连忙伸手拉住了对方,却被江影一下子挣脱开了。

  “宋九月,算我认错你了,你明知道江孽在我心里意味着什么,可你还是对她出手了,我们的友情走到尽头了,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身边。”

  “不是我……”

  宋九月嗫嚅着说了这么三个字,但是江影明显一副拒绝交流的姿态,看着她目光很冷漠,冷的她的心发凉。

  “江影,你……”

  傅殃刚想开口说话,却被宋九月拉住了,宋九月摇摇头,眼里闪过一丝挣扎,看起来痛苦极了。

  傅殃有些心疼的将人抱了起来。

  “他们不相信你,我信,别哭,真傻,我们一起去找证据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宋九月眼眶微红的“嗯”了一声,被傅殃拉着离开了这里。

  等两人离开后,江影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蒙莎,眼里有些疲惫。

  “这两天我会在这里守着他,你去别墅收拾两件衣服出来。”

  蒙莎点点头,看到宋九月已经被赶走了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马上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宋九月和江影之间有了误会,她的任务也算完成了,这一次步步算计,总算是让宋九月跳进了那个圈套里。

  当时的人形花灯是他们故意放在那里的,也知道宋九月会从里面出来,当宋九月的手指伸出去的时候,躲在不远处的人用弹弓将人形花灯打下了水,这在别人看来,就是宋九月把一个小孩子推下了水,利用视觉效果,让宋九月背这个锅,对方无话可说。

  蒙莎离开了医院后,手机响了起来,拿出来一看,是盛阑珊打来的,嘴角勾了勾。

  “盛小姐,事情已经成了,你承诺我的钱是不是应该打在我的账上了?”

  盛阑珊吐了一口气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牙印,是江孽咬的,那个贱种反抗的挺厉害,她不得不把对方按进了水里,直到他不再反抗了,她才匆匆的离开那个地方。

  现在想起手都还在发抖,那个小孩子这一次要是死不成,不知道会不会把她供出来,不过当时她是从后面袭击的,对方应该没有看到她的样子才对,想到这里,松了一口气。

  后来她又马上收买了蒙莎,那个一直跟在江孽身边的女孩子,对方开口要一千万,她便给了,两人合伙把罪名扣在宋九月的脑袋上。

  现在听对方说宋九月已经和江影闹掰了,别提有多激动了,那两个女人都毁了她,她要一步步的把两人送下地狱。

  她既然从地狱活着出来了,就一定要把这两个贱女人拉进去。

  盛阑珊的脸上都是疯狂,心里被什么东西涨的鼓鼓的,只要一戳破,整个人就要失去理智一般,她的眼里只有复仇,只有宋九月和江影,仇恨已经完蒙蔽了她的眼睛,至于盛家的死活,干她什么事。

  即使她现在落魄了,但是一千万还是拿得出来的,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她的个人资产可不止这么一点儿,总得好好利用一下。

  “你放心,钱已经转过去了,现在你只要继续在中间添油加醋就行,一定要让宋九月和江影彻底决裂,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  蒙莎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低头勾了勾嘴角,呵,这女人还真是傻,真以为宋九月会被这种小事击垮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