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八十八章 让这孽种死
  特别还是这群自以为是的喷子,你要是怼他一句,他能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拖出来。

  宋九月虽然说了不要去镇压这些评论,但有人似乎在故意跟她作对一般,不一会儿网上就汹涌了起来。

  “居然删评,不要脸!!宋九月你去死吧!!!”

  “我的评论也被删了,有背景真是无敌了,呵呵哒。”

  “你越是镇压,我们越是绝地反击!”

  宋九月看到这些评论,眉头蹙了起来,瞄了一眼旁边的傅殃,傅殃有些无辜的眨了眨眼睛。

  “不是我,我要是镇压的话,他们还能蹦哒的这么厉害?”

  傅殃说了这么一句,宋九月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傅殃要是出手绝对没有一个人敢吭声,哪里还敢大言不惭的说绝地反击的话,在傅殃的面前,没有谁有反击的勇气。

  “看来人家这又是自导自演了一出啊,给那边的工作人员说一下。”

  傅殃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,伸出手指捏了捏宋九月的手心,这个人的手心真的很软,像猫的肉垫子一样,柔乎乎的。

 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,眼里闪过一丝暗色,背后的人先是设计了她,再把事情曝光到网上,现在又恶意删评,就是为了激起网友心中的愤怒,所谓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事实,大概就是这样了,恐怕现在整个网络都认为这件事和她有关系吧。

  宋九月觉得自己真是憋屈死了,什么都没干,惹得一个全网黑的骂名,这次要是把背后的人查出来,她非得扒下对方一层皮不可。

  “别着急,慢慢来,有我在。”

  傅殃拍了拍宋九月的背,害怕这个看到那些评论心情不好,连忙出声安慰。

  宋九月低着头,她倒不是担心这个,只要真相大白,背后的人自然会付出代价,只是这一次整她的人不惜向一个小孩子下手,还真是良心泯灭。

 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,墨一回来了,将蒙莎的账单信息调查了出来,发现她的卡里确实是无缘无故的多了一千万,不用说,这人绝对是被人收买了。

  “墨一,汇款人的信息呢?”

  傅殃问了这么一句,看到墨一蹙起眉头,嘴唇抿了起来,难道事情没有进展?

  “老板,汇款的人似乎和盛阑珊有点关系,那人是跟在盛阑珊身边的一个保镖,盛阑珊已经被人救走了,不过酒吧瞒下了消息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。”

  一旁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蹙,盛阑珊再怎么说也是盛琅的妹妹,这件事要是盛阑珊做的,恐怕盛琅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盛阑珊这一次自以为自己很聪明,没有自己亲自汇款,而是让跟在身边的保镖去办的这件事,但是不想想,傅殃想要查什么事情,怎么可能查不出来,恐怕就连她今天喝了几口水都知道。

  但是盛阑珊并不清楚这些啊,她还在沾沾自喜着,只要这一次让宋九月和江影决裂,她便可以一个一个的慢慢收拾。

  然而她留在医院的人却告诉了她一个不好的消息,说是江孽已经脱离危险了,过不了多久就能醒了。

  盛阑珊瞬间就慌张了,她根本不知道江孽到底有没有看清她的样子,虽然她是从后面袭击的对方,但要是江孽知道了呢……

  她不敢赌,不行!一定得让那个贱种再也醒不过来!

  他要是醒来的话,自己岂不就完了……

  盛阑珊急的不行,一定得想个办法让江孽永远睡过去,牙齿一咬,拿出手机打了蒙莎的电话,然而蒙莎并没有接,知道这个电话是盛阑珊打来的后,直接将她拉进了黑名单。

  “这女人还真是蠢,到这个地步了才知道慌张,她恐怕还不知道,这一次我们想对付的其实是她吧。”

  蒙莎对着面前的女人这么说道,面前的女人不是夏冰又是谁,夏冰的手里端着一杯红酒,听到这个人说的话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所有觊觎傅殃的人,我都不会放过,那盛阑珊对江孽出手,迟早要被他们发现,她已经废了,我们从中推一把,有什么不好的,盛阑珊这样的女人,愚不可及,成天只会做梦,已经没什么价值了……”

  夏冰说着,视线在酒杯上面逡巡着,红色的液体像是猩红的血液,泛着诱人的波光,涟漪微动,说不出的妖娆美感。

  原来蒙莎竟是她的人,盛阑珊将江孽按进许愿池的事情被蒙莎撞破,惊慌之际收买了蒙莎,而蒙莎也承诺了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,盛阑珊便以为蒙莎是站在她那边的,却不成想,从事情被蒙莎撞破的时候开始,她就已经踏进一条死胡同了。

  “现在她估计已经跳脚了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她估计是想对江孽出手了,因为她怕江孽记得她的样子……”

  夏冰的声音轻飘飘的,似乎一切都胜券在握,这一次的事情,她根本不想扯上宋九月,毕竟盛阑珊做事漏洞百出,傅殃只要稍微一查,就能为宋九月洗清嫌疑,不过宋九月敢泼她墨水,她总得让对方头疼一下的。

  “借着这个机会,把盛阑珊那个花痴女人一网打尽,一想到这样的女人还在妄想着嫁给傅殃,我整个人都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蒙莎说了这么一句,离开了这里。

  而另一边,盛阑珊确实如夏冰想的那样,打算对江孽下手了,因为联系不上蒙莎,她只能自己亲自动手。

  摸索着去了那个医院,穿上护士服装的时候,她的手发抖的厉害,江孽的病房外现在都是保镖,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,除了换药的护士,其他人根本近不了对方的身。

  盛阑珊这是已经被逼到绝路了,不然也不会这么犯险的自己亲自去,进了江孽的病房以后,她听到了病房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应该是江影,对方恐怕在这里守了一夜了。

  机会只有这么一次,盛阑珊今天算是拼了,拿过一旁的枕头,狠狠的蒙上了江孽的头,她今天要让这孽种死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