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相见恨晚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完全疯了一般
  盛阑珊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,凭什么说她是盛家的耻辱,盛家的耻辱分明是那个私生子,那条恶心的臭虫。

  “哥,看看,这个女人压根儿就不相信你,你还留在她身边干什么,你以前睡过那么多女人,我不信你真的会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。”

  睡过那么多的女人……

  江影的脸上一白,抬头看了盛琅一眼,发现对方的脸上都是惊慌,知道盛阑珊讲的都是真的,她以前只觉得盛琅和别人都是逢场作戏,没有想到原来人家场场都是真枪实弹的演练,哪里像她啊,这辈子就耗在了这么一个男人身上,午夜梦回,都是两个人说不清的纠缠,可是那个时候,盛琅在跟着一个又一个女人上床。

  她觉得胃里一阵翻涌,失望,痛苦……

  “江影,我……”

  盛琅想要上前去抱住江影,却被对方一把推开了,江影的脸色白的像一张纸,这个人背着她和盛家人联系也就算了,原来曾经还和那么多的女人纠缠过,是真的纠缠过,他那段时间还说想自己,笑话……

  男人的话果然听听就是了,当不得真的……

  江影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,想到这个男人一边说想着自己,一边和其他的女人纠缠,胳膊上便冒出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。

  “江影……”

  盛琅想要靠近她,伸出手想要捋一捋她耳边垂着的发,却被江影一把推开了。

  “别碰我!!”

  盛阑珊在旁边看着,低头笑出声来,心里说不出的畅快。

  “还以为你们两个人之间有多信任呢,所谓的爱情也不过如此,轻飘飘的几句话都能击败你们之间的信任,真是讽刺。”

  江影的手里还拿着枪,枪口还指着盛阑珊的脑袋,但是盛阑珊丝毫不在意,反正她今天也没有想过活着出去,事情已经这样了,她不好过,大家都别好过!

  “哥,这个女人根本不值得你的喜欢,你看到了吗?她打从心眼里就不信任你,你们把一切都想得太天真了,还以为真的只要两个人在一起,所有事情就能迎刃而解了是吗?”

  江影听到盛阑珊的这些话,手上发抖,抬眼看了她一眼,一种名为恨的东西在她的心里瞬间长成了参天大树。

  “盛阑珊,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还活在世界上呢?当年的那场车祸你还记得吗?我的爸爸和哥哥因为你,在那场车祸中走了,盛家所有人都为你兜着,警察局说我爸是酒驾,盛阑珊,这些你该不会都忘了吧,你让我恶心,让我觉得整个盛家都恶心,你欠我的太多了,我恨你,恨不得你现在就去死……”

  盛阑珊的心里一抖,眼睛缓缓的睁大,那场车祸她当然还记得,那是她整个青春时代的噩梦,第一次撞出人命,甚至还是两条,那个时候惶恐极了,可是爷爷告诉她,盛家家大业大,没有人敢把盛家人怎么样。

  一个月以后,警察局果然没有找上门来,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了,哪怕她犯了再大的错,爷爷都会给她摆平身后的一切,她压根不用担心这些,所以连最开始的愧疚都没有了。

  不过每每做梦的时候,都会梦到两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站在她的旁边,那段时间她睡不着觉,夜里常常被吓得尖叫,不过也只是那段时间而已,后来她意识到自己盛家小姐这个高贵的身份,便不再把那些人放在眼里了。

  他们都是肮脏的,低贱的,死了就死了,反正活着也是浪费空气,每个月拿着几千块的工资,挣扎在生活的最底层,还活着干什么?

  洛城这样的地方,每个月几千块连温饱都难以维持,他们还开着那样破烂的车出去,看着是去郊游,穷人的世界,难道都那么乐观吗?

  她记得那个车祸中的女孩,那双带着恨意的眼睛,她也让爷爷帮忙找过,可是没有找到。

  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想到斩草除根了,想把那个女孩一起送下地狱,可是爷爷的人没有找到,所以让对方躲过了一劫。

  真没有想到啊,原来那个女孩就是江影,命运还真是转了一个圈,转来转去又转回来了,江影现在和盛家的人纠缠,这是报应!

  盛阑珊想到这,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,最后变成了狂笑。

  “江影,你活该!盛家的人让你失去爸爸,失去哥哥,结果你倒好,你还爱上了盛家的人,甚至还为盛家生下孩子传宗接代,真是讽刺啊,你的哥哥和爸爸恐怕在黄泉之下都不能原谅你吧,难怪你不敢死,你愧对他们,你不敢去见他们!”

  盛阑珊到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丝毫的悔意,不过是两个普通人的命罢了,这样的人在洛城不知道每天死多少,她凭什么要感到愧疚?她生来就是高高在上的,生来就注定了把大部分人踩在脚下。

  江影的嘴角扯了扯,突然觉得和这样的人不能讲道理,眼里一深,想要扣动扳机,但这个时候已经有警察过来了。

  警察将她拦住,把手铐铐在了盛阑珊的手腕上。

  盛阑珊看了盛琅一眼,声音无比的嘲讽。

  “江影,你看到了吗?我猜这次又是哥报的警,他怕我死在你的手里,他想救我,不管怎样,他都是盛家的人,你还期盼和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吗,难道心里就不膈应的慌?”

  这个时候的盛阑珊,哪怕拼了所有的力气,都想让这两个人之间有隔阂。

  现在她也不想盛琅好过了,毕竟这个哥哥可是彻底和她断绝关系了呀,眼里一直噙着笑意。

  “里面的那个贱种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你的儿子恐怕要完了,不过说起来那是盛家的种,肮脏不堪,你不是讨厌盛家人吗?应该也一样讨厌他吧。”

  警察把盛阑珊押了下去,但是盛阑珊一直笑着,笑到最后哭了起来,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  警察惋惜的摇摇头,年纪轻轻的恐怕是疯了吧,现在已经精神完全错乱了,把人押去警察局,想要审问对方,但盛阑珊一直发出笑声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